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引雷

  都到了这个地步,再傻都能看出来,一定跟那敲门声有关,看来有些事还是不能想的太简单了。我们不去招惹那个怨鬼,不代表怨鬼不会找我们麻烦,看来我得出去看看了!

  可是我刚刚站起来,准备去开门,岚莺却抓住了我的手:“不要……不要出去!”


  “小莺,你放开我,我再不出去,你恐怕要被女鬼弄死!”


  “我没……没事……”她依旧死死抓着我的手,就是不撒开。


  我知道她是为我好,不想让我舍身冒险,可我看到她这么痛苦,自己又不能为她做些什么,我的心里更难受。


  犹豫了一下,我还是握住了门把手,准备开门,这时忽然却听到了秋云的声音。


  他念了一段咒语,然后我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惨叫,那女鬼好像受了伤,已经逃走了。


  这时岚莺好受了一些,扶着墙站了起来。我急忙搀扶着他对着空气问道:“秋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我们出不去,快想办法让我们回去!”


  “走正门是出不去的,这个地方怨气冲天,不止有一只怨鬼。你们想办法去楼顶,那里有一根避雷针,想个办法把雷引致大树上,我才能带你们回来,否则天一亮,你们俩就变的跟它们一样了!”


  “牛鼻子,你把话说清楚,外面都是鬼,你让我们怎么出去!”岚莺听完,立马质问道。


  但是秋云已经不再回答我们的问题,看样子是断了跟我们的联系。但我相信,他一定时刻在窥视着我们,要不然也不会在需要的时候及时伸出援手。


  “小莺,没事的,我想秋云应该在看着咱们,真有麻烦,他不会坐视不理的!”我抓着她的手,慢慢的打开了房门。


  门外面什么也没有,出去看了看,走廊里也什么都没有,可我还是不敢放松警惕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不干净的东西蹦出来。


  “话是这么说,我还是不太放心。他要是真有那个能耐,他自己干嘛不来,非得把咱们俩拖下水,真不知道怎么想的!”岚莺抱怨着,似乎对秋云的意见很大。


  这话像是在说给我听,也可能是说给秋云听的。我不敢苟同,只是笑了笑说:“先不讨论这个了,赶紧去楼顶吧,但愿不要再出什么差错才好!”


  我俩手牵着手,小心翼翼地往楼顶跑去,出乎意料的是,一直来到楼顶,也没有看到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。


  我很快就找到了秋云说的避雷针,不过看起来时间太久没有更换,都已经锈迹斑斑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。


  很幸运,我在楼顶找到了一根电线,应该是以前用来晾晒衣服的,检查了一下,还能用,于是把电线绑在了避雷针上面,另一头儿打算绑在大树上。


  来到楼顶边缘,才注意到这棵大树是真的高,竟然有六层楼那么高!

  要知道,这么高的大树,在城市里可是极为罕见的,一般只有原始森林才有可能目睹如此高的树。


  “哇,这就是那棵树呀,它可真大!”岚莺惊讶道。


  “可不是嘛,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树,小莺,你见过吗?”


  “没有,管它呢,把电线绑上去就行了!”岚莺找来了另外一根电线,抛到了距离楼顶最近的那根树枝上。


  “你干什么?”我好奇的看着她。


  这时刚好又是一道闪电划过,岚莺勉强笑了笑说:“试试能不能把树枝拉过来啊!”


  “不用那么麻烦,直接上去就行了。”


  “什么?我没听错吧?”岚莺听到我这么说,显的很惊讶。


  也是,她对我并不是很了解,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,轻功的造诣越来越精炼了,而且这东西只要研究透了,轻易就忘不了。我曾在私底下练习过,能够保证零失误使出轻功。


  而且这玩意儿也不允许失误,一般轻功都是用在常人不能到达的地方,飞檐走壁什么的都弱爆了,雁捕头教我的可不止是逃跑。她教我的轻功,能够向上飞至少三层楼,已经完全脱离了地心引力,如果是平行飞,二十米左右不在话下。


  “以后再跟你解释,交给我吧。”拿着电线,我就施展轻功飞到了树枝上。


  岚莺还以为我掉下去了,大叫一声:“王权……你没事吧!”


  看到她站在楼顶探着头往下看,我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傻瓜,这又不是现实中,难道我还能真的摔下去不成!”


  “你……天呐,你是怎么做到的?我也能过去吗?”岚莺惊讶的看着我。


  “别,你可千万别过来,等会儿雷引下来,可别劈到你!”我急忙阻止了她。


  这可不是因为灵魂状态才能做到的,我一开始就察觉到了,虽然我们俩目前是灵魂,但是仍旧无法脱离地心引力。我刚才是使用了轻功才过去的,她可能以为是我们本身就具备的能力。


  绑好电线,我就再次使用轻功飞到了楼顶,刚刚站稳脚跟,忽然就感觉背后一阵发麻,头发都竖起来了。


  我迅速把岚莺按倒,这时一道闪电落了下来,伴随着一团火花,隐约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。而且恍惚中,还听到了一阵凄惨的叫声,只是那声音听起来很奇怪,不像是人能发出的音节。


  等到闪电过去,身上那种发麻的感觉消失后,我扶着岚莺起来一看,那颗大树上面居然着火了。火势太大,竟然连雨水也无法将火焰熄灭。


  “你看,它在动!”岚莺忽然指着那棵大树,下意识的躲到了我身后。


  她不说我还真没有发现,原来这棵树真的在动,就好像被火焰烧疼了似的,树枝在来回的扭曲着,如黑夜中巨大的恶魔一般。


  火焰很快让大树停止了挣扎,那些树枝软趴趴的垂了下去,大火持续燃烧了两三分钟,这才慢慢熄灭。我俩急忙下楼,一看屋子里的藤蔓也冒着白烟,这时医院的大门已经打开了,地上的铁锁链也变成了一根藤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