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撞鬼

  一听到这句话,我吓的打了个冷颤,急忙问道:“李先生,有情况吗?”


  “还不知道,阴气很重,你们俩跟紧我,别跟丢了。”说完他就打开了手电筒。


  而且我注意到他手里有一个不大的罗盘,这罗盘上面的针一直转个不停。罗盘这玩意儿我也有研究,看这个情况,应该是真有脏东西在附近,而且在哪个方向我都已经看出来了。


  不过在大师面前,我就不显摆了,给他留点面子,关键时候还得看他的,指望我肯定是不行。


  这层楼黑漆漆的,只有走廊里的应急灯开着,走廊很长,这里的房间也比较空旷,不像下面那几层,热闹的让人分不出白天黑夜。


  “大师,咱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一路上谁都没有说一句话,气氛难免有些紧张,岚莺受不了,最先打破了这沉重的氛围。


  李先生背对着我们,依旧保持警惕,不时看一眼手中的罗盘,压低声音对我们说:“不要说太多话,生气外泄,很容易把那玩意儿引过来。我身上的铜钱不多了,来的少还好,来的多,你们就自求多福吧!”


  “不会吧,听你的意思,这里还不止有一个……”岚莺问道。


  “废话,这么大一栋楼,怎么可能只有一只,只是寻常人看不到罢了,真算起来,可能比人还多!”


  李先生语不惊人死不休,我自问见识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,但是关于鬼魂这方面的东西,还是知道的很模糊。听李先生跟我们解释,他说其实我们身边或多或少都会有阴磁场,有些鬼魂就是靠着阴磁场游荡在人间的,白天太阳大,阴磁场很少,这时它们就会躲在黑暗的地方,到了晚上才敢出来。


  不过通常来讲,人身上的阳磁场完全能够压制住它们,即便是人在熟睡当中,阳磁场也足够让它们胆怯。只是也有例外,有些人可能心情或身体欠佳,在入睡后,阳磁场就会相对减弱,这个时候很容易做噩梦或者遭遇鬼压床。


  虽然科学解释了鬼压床,不过有些东西也不是靠着科学就能阐释清楚的,关于鬼压床,信者自然会信,不信的人,就算别人说一千次一万次他也不会信。


  “这个我知道,鬼压床嘛,我就遇到过,不过我爷爷以前跟我说过,遇到鬼压床不要怕,人身体里有一种自我保护机制,在受到威胁时,会自动醒过来,就像人的直觉一样。”岚莺说道。


  “不错,早时的人类拥有天眼,据说能够沟通神灵,后来用多了,泄露了天机,神灵就收回了人类的能力。当然这只是传说,听听也就算了,不可全信,不过我要说的是,这层楼可能有鬼,罗盘已经感应到了,你们俩等会儿看到了可千万不要叫,鬼不喜欢被人看到。”李先生回过头对我俩说道。


  我点了点头,关于看到鬼的禁忌,他不说我也知道,越是害怕越不能表现出来,因为鬼跟人不一样,它们是灵魂,只要你表露出害怕,它们就能察觉到。人表现的越害怕,鬼就越凶,遇到恶鬼,能直接附在人身上,做出一些伤害到身体的行为,有时候只是为了好玩,玩过头了甚至可能危及生命。


  果然如李先生所说,没走多远,忽然听到其中一个房间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,但是对方说的是泰国话,听不懂说的什么。


  李先生放慢了脚步,示意我们悄悄的过去,不要说话。走近一些,已经能听清楚了,好像是打麻将的声音,而且人还不少。


  走近一看,果然是在打麻将,这是一个麻将室,里面摆了好几桌,一群人在搓麻将,玩的不亦乐乎。


  看到是人,我就松了一口气,然后跟着李先生准备进去,可他却拦住了我们,然后脱掉了自己的鞋子,并且要求我们俩也把鞋子脱了。


  岚莺皱起了眉头:“为什么要脱鞋子啊,他们都没脱啊!”


  我也觉得奇怪,这里本来就是打麻将的地方,里面很多人在抽烟,甚至还把烟头扔在地上,他们都穿着鞋子,一点也不讲卫生,为什么我们进去要脱鞋子。


  李先生也没有跟我们解释,只是对我俩说:“这么快就忘了我说的话吗,进来这里,一切都要听我的,快脱了吧,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。”


  我虽是疑惑,还是听他的话把鞋子脱了,然后我们三个人鱼贯而入。进入麻将室,看到的是各色各样的人,他们无一例外,都是特别喜欢赌博,而且还在赌钱。


  岚莺问了一句:“大师,泰国可以赌钱吗,这种地方,怎么也会有赌场?”


  “别问那么多,跟着我就是。”李先生好像发现了什么,从进来那一刻我就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。


  我轻轻捏了岚莺一下,给她使了个眼神,她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。


  这时李先生仍在低头看着手中的罗盘,这罗盘上面的针还在动,但是动的频率没有那么快了,而且是指着他自己的。


  我看出了端倪,罗盘在感知阴磁场方面,确实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,可是人身上怎么会有阴磁场呢,难道李先生有问题?

  发觉这点,我急忙指了指李先生手中的罗盘让岚莺看,好让她提防着点,等会儿要是真有什么情况,也不至于手忙脚乱。


  岚莺看到后眼睛瞪得很大,悄悄的问我:“他不会……不会是那个吧?”


  我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这谁能说得清楚,一切都有可能。这个李先生的来路我们都还没有摸清楚,只知道他是秋云介绍的,是不是本人,那我就不知道了!

  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不能相信啊,那个怨鬼应该已经看到我们了,它要是想弄我们,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来弄我们,变成一个活人骗我们也不是难事。


  “兄弟,借个火儿。”忽然李先生拿出了一支烟,凑近正在打麻将的一个中国男子面前,笑着说道。


  那人也很有礼貌,立刻拿出了打火机给李先生点烟,可是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那火苗居然怎么都点不着烟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