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俞老先生

  看到这个小女孩儿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,还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,吓的我以为看到了脏东西,差点从墙头上摔下来!


  反应过来之后,我急忙笑着说道:“小妹妹,你别怕,哥哥不是坏人!”


  “喂,你在跟谁说话?”岚莺喊了我一声,我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她,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,再回头,那个小女孩儿已经不见了!

  “怎么会……刚才还在那里的!”我惊讶的说道。


  “这养老院里面怎么会有小妹妹,王权,别玩了,你想吓我们对不对?”马玉颜问道。


  “没有没有,我……小莺,你干嘛?”忽然看到岚莺搬了一辆上了锁的自行车过来,我以为她想偷车子,惊讶的问了一声。


  “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干嘛?”她不答反问,然后把自行车放在了墙根处,踩在上面,爬了上来。


  接着马玉颜也爬了上来,岚莺接过我手中的小瓶子一看,露出了吃惊的表情:“大哥,你用了多少?”


  “没多少啊,我就随便这么一倒……”


  “没多少?天呐,你是要气死我吗!你知不知道这蛊虫有多珍贵,只需要一条就能够了,可你却……你却倒掉了大半瓶!”


  看着岚莺想发火却又舍不得冲我发火的表情,我想笑,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恋爱了。这蛊虫珍贵,我是知道的,刚才因为手抖所以倒的多了点,这要是别人,估计岚莺当场就得骂人了,换做我,她可能不忍心。


  “好了好了妹妹,大不了以后让他给你多找几条就是了。你们养蛊的我不太懂,但我从书中了解过,听说蛊虫是很难得的,有人可以用它医治顽疾,也有人用它做坏事,这次王权确实做的太过分了,要不你回去再慢慢收拾他,现在该干正事了吧!”马玉颜说道。


  院子里现在没人,刚才我看到的小女孩是怎么回事,我也说不清楚,但我感觉她不应该是脏东西,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脏东西啊。我虽然理论上开了阴阳眼,可却是比不得真正的阴阳眼,这玩意儿就是时好时坏的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看到那些玩意儿。


  马玉颜凭着梦里见到的场景,带领我们爬窗子进入了养老院内部,这里居然也有监控,可能已经拍到了我们。不过既然已经来了,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,只需要找到当年的法医问清楚就行了。


  我想,既然李先生会提到法医,那么一定是跟怨鬼有关,我们的目的也是很明确的,就是找出那个怨鬼,想办法解决它。


  可是这么久了,别说是解决怨鬼,我们连它的真面目都还没有见到,我开始对自己没有信心了。


  没多大一会儿,就找到了那个俞老先生,原来他也是中国国籍,母亲是泰国人,年轻时在中国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,后来跟着母亲来到了泰国,从此就在泰国定居了。


  早些年,俞老先生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惯,不仅输光了全部家当,母亲也被他气的旧病复发,没多久就离开了人世。


  或许是母亲的离世,让俞老先生大彻大悟了,从此他戒掉了赌瘾,开始重操旧业,做起了法医鉴定的工作。


  通过俞老先生的自我介绍,能够感受到他心中压抑已久的痛苦。他说自己的大半生都在虚度光阴,做法医虽然赚了点钱,但母亲的离世,一直是他心里不能释怀的伤痛。


  他不能做任何事弥补,只是在退休之际,将自己所有的积蓄捐给了慈善机构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不愿意受人接济,即便穷困潦倒,沦落到街头行乞,也绝对不会接受别人施舍。


  后来他的事迹被媒体曝光,然后政府才给他安排到了养老院。他说自己在这里过的很开心,养老院里的老人都跟他的家人一样,但也有的时候,看着生命的流逝,他会不自觉的落泪,不自觉想起自己的母亲。


  “俞老先生,您不必感到悲伤,作为晚辈,我没有资格去评价您的人生,但我想说,人生在世,有几人是真正快乐的。您就不要想太多了,既然在这里生活的很开心,就不要再想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了。这次找您,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这件事牵扯到麻风病医院,听说您曾在那里验过尸体,我想……”


  “麻风病医院,那里又死人了吗?”俞老先生听我提起麻风病医院,忽然变的很紧张,浑浊的双眼忽然间好似清澈了许多。


  “那里没有人死,老爷爷,我们找您,是想了解一下麻风病医院曾经发生过的事情。”岚莺倒了一杯水,递给老人,蹲在他身边温柔的说道。


  俞老先生看了岚莺一眼,微笑着接过了茶杯,然后从床上坐起来说道:“麻风病医院,我确实去过,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你们问这个干嘛?”


  “俞老先生,我就不瞒您了,既然您曾经做过法医,相信多少经历过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吧?”我扶着他躺在床头,给他垫高枕头问道。


  “古怪的事情……”俞老先生微闭双眼,似乎在回想,过了一会儿,他抬起头来说道:“确实有,做法医的,什么样的尸体都见过,也经历过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,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麻风病医院发生过的事情。”


  俞老先生喝了几口茶,继续说道:“也是那件事之后,我决定不再做法医了,我能活到今天,说起来还要感谢它的不杀之恩呢!”


  “它?”岚莺瞪大了眼睛。


  俞老先生点了点头:“不错,你们这一代人,可能理解不了,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如果你们真想知道,希望不要以此来谋利。”


  “不会不会,俞老先生,其实你说的那些东西,我们都知道是什么。而且这次找你,是真有急事,我的朋友被麻风病医院里的东西缠上了,如果不救他,他会死的!”我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