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地下隧道

  听俞老先生说完,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这时俞老先生忽然间身体好像出现了状况,他开始呼吸困难,有点像是喘不过气。


  我吓坏了,急忙把养老院的值班人员叫了过来,他们拨打了急救电话,俞老先生很快就被送去了医院。我们也跟着去了,经过一番抢救,医生说暂时脱离了危险期,不过不能受刺激,还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。


  在这段时间里,俞老先生告诉我们,他大限将至,不能帮我们什么了,并且告诫我们,不管怎样,千万不要去那家麻风病医院。


  俞老先生说完这句话,就断气了!

  一切都是那么突然,我愣了很久,想不明白,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,只是把深藏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,顷刻间生命就受到了威胁。


  难不成这是一种诅咒,还是说,俞老先生本来身体就不好,他知道自己没多少日子乐活了,所以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们。


  “走吧,他已经走了!”马玉颜叹了一声,对我们说道。


  医院的工作人员把我们留了下来,希望我们可以帮忙安排俞老先生的后事,可俞老先生早已没有家人,要不然也不至于在养老院孤独终老。


  我们实在帮不了他什么,况且也没有时间,于是马玉颜亲自掏腰包,留了几千块人民币给他们,让医院帮忙处理。


  离开医院,天已经亮了,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打听麻风病医院的事情。


  找人询问不如上互联网查资料,马玉颜懂泰文,很快就查出了那家麻风病医院的具体位置。原来医院距离我们所在的酒店并不远,坐车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。


  我们决定去那里调查一下,在出发之前,我们准备了必要的物资,绳索和手电筒,备用电池和蜡烛。


  麻风病医院已经废弃很多年了,灵魂出窍时我们已经去过,如果当时看到的都是真的,那么此刻的麻风病院里面应该有很重的怨气。


  那些藏在黑暗中见不得光的东西最惧怕光亮,别的东西都可以不带,照明设备是必须要有的。


  半个小时后,我们抵达了麻风病医院,见到院墙外面攀爬的那些树藤,我便已经知道,灵魂出窍时经历的所有事都是真的。


  进入医院内部,眼前的景象更是让我们惊讶,只见大厅里密密麻麻全是藤蔓,比灵魂出窍时看到的更多。


  “怎么会这样,那棵树不是已经被雷劈过了吗,为什么……”岚莺诧异的望着眼前的一切,惊骇的扭过头看着我。


  我也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,只能告诉她不要担心,既然来了就什么都不要想,反正我们是来见鬼的,不管发生多少稀奇事,都不要让自己感到恐惧。


  恐惧一旦占据心头,会影响人的正常思维,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,严重时,也会影响人的体能。怨鬼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,如果一定要见到它,恐怕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
  我们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来了,原本就不是明智的决定,本来我还想请教一下秋云,到底该不该来这里,后来想想还是算了。以前我没有仰仗别人,现在也不会,天大的事我相信自己也有能力去解决它。


  “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树枝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怪的房子,这些树枝该不会……该不会成精了吧?”马玉颜打开手电筒,四下打量着,语气中透着一股不安。


  “管它那么多呢,反正现在是白天,咱们先到处看看吧,要是那个怨鬼不肯出现,那就只能等到晚上了。”


  岚莺这么一说,马玉颜似乎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。她会感到奇怪,也在情理之中,寻常人恐怕没机会见到这离奇的一幕,她能有机会见识到,已经是难得的机遇了,总之跟我们在一起的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。


  一楼没有什么值得探索的,匆匆找了一遍,我打算招呼她们去楼上继续检查。这时岚莺却忽然喊了一声:“快过来,这里有个洞!”


  我急忙跑过去查看,果不其然,在一件堆放药物的房间里,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洞窟,一看就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。


  药房里货架上摆着许多药品,大部分都已经发霉了,瓶子上长满了绿色的霉斑。这个房间里也有许多树藤,密密麻麻的树藤已经伸进了洞窟里面。


  洞窟看起来好像很深的样子,我把脑袋伸进去看了看,感觉像是一条长长的隧道。


  “这里是医院,按理说……医院不该有地道啊,难道是那些病人挖的?”岚莺托起下巴分析着。


  我摇了摇头:“要不进去看看?”


  “不好吧,还不清楚里面有什么,就这样进去,我怕……”马玉颜此刻显的有些胆怯。


  “怕什么,不进去看看怎么能知道里面有什么,马姐,你要是实在害怕,要不我先送你出去,在外面等着?”岚莺看了她一眼,询问道。


  马玉颜说:“算了算了,我没你们经历的怪事多,可我觉得关键时候,我也是能帮上忙的,进去就进去!”


  于是我打头阵,猫着腰钻了进去。地下通道很长,但是高度不到一米,猫着腰都难以行走,只能蹲在地上慢慢往里面挪动。


  “真是奇怪了,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?”岚莺跟在我身后,疑惑的询问道。


  我想,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想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用的,就必须得亲自进去看看。


  说来也奇怪,这家医院并不是建在闹市区的,而是距离城市很远的一个山坡上。大概是因为麻风病人情绪不稳定,害怕大吵大闹影响到附近的居民吧。


  来的时候,我已经对附近的风水进行了初步观察,这家医院坐南朝北,医院前面是一处很高的断崖,不知道当时盖楼时是怎么想的,偏偏要弄出这么一个煞口来。山崖下面的风直接灌入医院,下大雨还可能会被水淹,这种建造方式,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的格局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