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山谷野人

  刚才因为在上方距离比较远,看不到绳子究竟有多长,此刻看到,除了感到惊讶,更多的是担心害怕。以我们俩的体能,攀爬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,绳子突然到头儿了,如果没有绝对把握,谁也不敢徒手往下继续攀爬。


  这个时候要爬上去,就显得更加困难,我们都知道,下坡路比上坡路好走多了,攀岩也是如此,恐怕我们俩现在想爬上去,也根本没有那个体力了!

  “怎么办,要不给小莺打个电话,找人营救吧?”马玉颜满头大汗,喘着气问我。


  我不置可否,也怪我太大意了,总是把事情想的很简单,真的面临困境时,却又想不出对策来。


  “算了,那样一来太浪费时间,而且这悬崖下面很危险,营救队一来,肯定不会让咱们继续下去搜寻了。我看如今只有一个办法,硬着头皮下去吧,你跟着我,小心点,体力不支就告诉我一声。”


  我想了很久,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危险程度我是很清楚的,一个不小心,小命可就丢在了这里,我自己倒是有那么一点信心,只是带着马玉颜,我这心里多少有些忐忑。


  峭壁我已经观察过了,岩石绝对坚硬,只要小心点,应该不会出差错。只是有一点,这峭壁在南边,刚好不向阳,上面或多或少有些青苔,有绳子的情况下,倒还不会那么担心,没了绳子,这个问题就必须得考虑。


  我们手上没有工具,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爬。我在下方寻找借力点,然后每行动一步,就会停下来指导马玉颜该怎样攀爬。


  她一个女孩子,能撑到现在,体能确实比一般人好太多了,可即便如此,她也说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,双手都在颤抖。


  我让她尽量不要往下看,越是紧张就越容易出差错,这个时候集中精神比什么都重要。


  或许是上天眷顾我们,在经过了两三个小时的漫长攀爬,我们终于有惊无险的下到了悬崖下面。这时马玉颜已经精疲力竭,刚一下来就站不住,一下子坐在了地上,然后躺下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
  “王权……我……我们做到了!真不敢……不敢相信,我们做到了!”马玉颜似乎很兴奋。


  的确,这对于常人来说,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就如那些爱好攀岩的人,每一次攀岩成功,那种愉悦,那种成就感是无法形容的。


  这次虽然是有惊无险,此刻回想起来,我却一阵后怕。不是怕自己会掉下去摔死,而是怕马玉颜会出事,她是我带来的,我必须以性命担保她的人身安全,一旦出事,且不说她的家人会不会追究我的责任,光是自责感都能把人折磨疯!

  “马姐,刚才真是吓到我了,幸亏没事,要是有个闪失,我可负不起责任!”我喘了几口气,抽出一支烟来,点着吸了两口。


  马玉颜把我的烟夺了过去,虽然不会抽烟,还是使劲抽了两口。


  “咳咳……呛死我了!”马玉颜把烟还给我,捋了捋头发说道:“我不会怪你的,至于我的家人,如果没机会告诉他们真相,说不定他们会为难你……这样吧,等我们回去,我就告诉他们,万一我出事了,让他们不要怪任何人,因为这次是我自己要来的,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
  “呸呸呸,说什么傻话呢,吉人自有天相!这么危险,我们还不是克服了,你千万别有压力,这种场面,说实话我经历的多了,我还不是好好的活到现在。不过话说回来,马姐,我的命可能不太好,也不知道命里犯了什么东西,今年时运特别低,这次回去之后,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走的太近了,我怕会把霉运传染给你!”


  “你才说傻话呢,我要是害怕你把霉运传给我,就不会跟着你们来了。而且我来这里,有一个目的,本来没想过会经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,刚开始的时候,确实吓到我了,不过后来想想,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。”她坐直了身子,喘着气说道:“我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也能像电视里的冒险家一样去外面冒险,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!”


  “感谢我什么?”


  “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啊!”她天真的看着我说道。


  这句话把我逗笑了,真是对她无语了,这么危险的工作,她不但不害怕,还说要感谢我,真不知道怎么想的!


  休息了半个多小时,才算是缓过劲来,看了看天,时间好像也不早了,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,我们得赶快行动起来。


  这林子看起来也挺大,虽然我们还不清楚自己究竟来找什么,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,那就是今天晚上怕是只能在这里过夜了。


  正好,晚上怨鬼可能会出现,我不确定它在不在这里,反正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,说不准会有意外收获。


  如此在附近搜寻了一番,什么都没有发现,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树林子,顶多是树木长的比外面的高大,林子里的蛇虫鼠蚁多了点而已。


  找了半天,我们也累了,必须要解决吃饭的问题。于是我想找找看林子里有没有野果子什么的,先把肚子填饱才是王道。


  可是野果子没有找到,反而发现了一堆燃烧过的篝火!

  这一发现让我特别惊讶,有篝火说明这个地方有人。而且看火堆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,山林里面湿气重,如果隔夜,火堆不应该还是这么松散。我抓了一把,感觉到还有余温,这让我更加肯定,对方肯定还没走远。


  不过很快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不知道马玉颜从哪里找到一块儿兽皮,并且肯定的告诉我,这种兽皮,应该是用来做衣服的,看样子还被人穿过,不知道什么原因遗落在了这里。


  我当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说有鬼我一点都不怀疑,说有人我也信,可我接受不了人穿兽皮,貌似只有原始人才会穿这玩意儿吧?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