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祭祀场

  我拿着兽皮反复打量,越看越觉得像是一条xìng  gǎn的超短裙,它很短,短到让人怀疑这玩意儿穿在身上能不能遮羞。


  为了证明我的猜测,我让马玉颜穿上给我看看,起初她还不愿意,好说歹说才算是同意。穿上一看,果然是短裙,但却不是缝制出来的,而是用某种丝线穿起来的,好像是蚕丝之类的东西。


  “王权,咱们不会跑到野人窝了吧?”马玉颜急忙把短裙脱下,四下里打量,然而这个地方除了我们俩,什么人也没有。


  我不敢说她的猜测是否正确,大千世界的确是无奇不有,见识过鬼魂未必什么都懂,鬼只是一种存在于人生活中的怨念而已。但是野人,如果真的那么倒霉碰见了,那可是比鬼还要可怕的。


  据说野人没有受过教育,思想依旧停留在未进化阶段,甚至传言说,原始森林里居住着食人族,他们便是不折不扣的野人。


  真是越想越觉得害怕,我又不敢把这些东西告诉马玉颜,即便真的有野人在,只要对方不主动招惹我们,就用不着害怕。怕就怕我们会无意中闯入野人的地盘,到那时对方可不会手下留情。


  他们虽然思想未开化,但是都具备捕猎的技巧,相比专业的猎人有过之而无不及,我可不想当猎物。


  趁着天还没黑,我对马玉颜说:“别担心,可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咱们四处找找吧。”


  现在找主要是为天黑之后做打算,既然决定了今天晚上要留在这里,就有必要熟悉一下树林里的地形,这样一来,万一遇到什么突发事件,也好顺利撤退。


  关于野人,我不敢断言,却也不敢不信,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,免得真的碰上了不知道怎么应对。要是对方不主动招惹我们还好,如果招惹我们,怕是只能以武力解决。


 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希望与人发生冲突,哪怕自己身怀绝技,对方人多的情况下,也是很容易吃亏的,况且我还带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。


  我找到了一些比较常见的野果子,这就是我们俩的午餐,草草解决了食物的问题,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搜寻关于怨鬼的蛛丝马迹了。顺便也搜寻一下野人留下的痕迹,尽快确定一下是否真有野人存在。


  本来马玉颜提议我俩分头行动的,我没有答应,我想过了,两个人在一起会比较安全,虽说现在是白天,但也不能有一丝松懈。


  “王权,你快来看,那里在冒烟啊!”马玉颜忽然发现了什么,指着林子远处说道。


  走过去一看,又发现了一堆篝火,并且这次发现的篝火还在燃烧,火堆旁边丢着几根被啃食干净的骨头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烤肉味儿。


  “咦,奇怪,野人也吃熟食的吗?”马玉颜发现了问题。


  这也是我想知道的,不过我没有把心思放在那些骨头上面,我在搜寻他们的踪迹。不能仅凭一件兽皮裙就断定对方是野人,也说不定是爱好冒险的人类呢。


  不管怎样,还是先确定一下对方会不会威胁到我们,一旦天黑下来,再正面碰到,不清楚对方有没有恶意的情况下是很危险的。说实话,在这种地方弄死一个人都不会被发现,很多坏人作案都是选择在荒无人烟的地方。


  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,除了被人遗落下来的小东小西,别的什么也没有发现。从遗落的工具来看,确实不像是人类留下的,我在其中居然发现了一把石制的小刀,上面还沾染了不少血迹。


  马玉颜拿在手里观摩了一下,若有所思的说:“从这把刀子来看,应该是野人留下的,王权,咱们得小心了,说不定对方已经发现了咱们!”


  “嗯,的确有这个可能,多留点神吧,从现在开始,你跟在我身后。”我想到了电影里经常看到的可怕镜头,一群人进入森林,总会遇到一些潜在的危险,不是野兽就是野人。


  如果真是野人,那我们的运气可以说霉到了极点,要知道在城市边缘,能碰到野人的几率可是很低的。据我了解,野人都是生活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之中,纵然有意去追寻野人的踪迹,也未必能够发现。


  而我们才刚刚来到这里,就发现了许多野人留下的痕迹,照这样下去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和野人正面撞见了吧!

  别的我都不担心,唯一担心的就是野人会不会在暗处对我们下手?他们可都是捕猎的能手,捕猎少不了弓箭,如果躲在草丛里放箭,可以说防不胜防,所以我让马玉颜跟在我身后,这样或许会比较安全一点。


  幸好想象中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,我们一直在林子里搜寻了很久,除了发现一个堆满石头的奇怪地方,别的东西都不能吸引我的注意。


  这个地方怎么看都觉得奇怪,石头像是刻意被人堆成那样的,是一个很奇怪的形状,有点类似于“工”字形。


  除了石头之外,我还发现了许多动物的体毛,石头上还有血,不过已经干了,估计是很早以前留下的。


  “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我越来越看不明白了!”马玉颜眉头一皱,托起下巴问道。


  “我说一下我的个人看法吧,不管对不对,你先听听。首先,这些石头的摆放,还有石头上面的血,看起来很像是某种仪式,通常只有思想未开化的人才会弄这种名堂,是野人的可能性很大!”


  “你是说,他们在这里祭祀?”马玉颜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
  我点了点头,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,野人也有自己的信仰,或许他们正在以这种方式祭拜他们心目中的“神”。


  只是这个地方怎么会存在野人呢,他们是很早以前就生活在这里,还是最近几年才迁徙到这里的,这不禁让我越来越想知道真相了。


  但我也很清楚,真相往往伴随着危险,看来我们得做足准备才行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