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被掳走了

  趁着天没黑,我打算制作一把趁手的武器,免得正面起冲突的时候赤手空拳没有反抗的机会。对付野蛮人,讲道理是没用的,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。


  当然我也不希望真的变成那样,对方是什么人我不管,我来的目的不是冲着他们,所以不想节外生枝,可是最起码的防范心是要有的。


  我找了一根树枝,用刚才发现的石制小刀将树枝削成一把长矛,握了握还算趁手,于是交给了马玉颜:“拿着,防身用。”


  “这……这东西有用吗,我拿着也是摆设,还是给你吧!”马玉颜表示很抗拒,正如她所说,给她武器她也不会用。


  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反抗的,况且让一个普通人出手伤害别人,估计她做不出来。不过这种事在我看来却是很正常,只要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,哪管对方是什么东西,先解决了再说,就算犯法也要保住自己的生命!


  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然后我检查了一下手机,发现还有微弱的信号,在行动之前,我想打个电话给岚莺。


  还好电话能打通,我告诉岚莺我们在这里遇到的一系列怪事,也是提醒她如果我们在这里出了意外,尽量不要单独前来。


  岚莺在电话里跟我说,李先生已经被救出来了,目前状态不是很好,还在医院躺着,他说恐怕自己帮不了我们了,让我们自求多福。


  得知李先生还活着,我很欣慰,能不能帮忙就不说了,最要紧的是他还活着,要是他死了,我可一辈子都要活在内疚中。


  “王权,你真的打算进去吗?那些人——!”马玉颜担忧的说道。


  “不怕,只要跟我待在一起,即便有危险,我也会保护好你的。”我只能把话说到这,既然她决定跟着我,就不必考虑那么多,有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。


  跟我待在一起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,马玉颜身上的佛牌我一直怀疑有问题,所以才没让她跟岚莺一起回去。我担心她们再遇上什么事,没有能力处理,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那可就惨了!

  我们继续往林子深处探查,这一路上发现许多血迹,还有一些死掉的动物被挂在树枝上。其中一棵树上挂着一团杂草,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,正在滴血。


  走到这里,马玉颜就不敢继续往前走了,吓的双腿都在颤抖。


  为了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我只好亲自爬上去,把它取了下来。拨开杂草,看到里面是一头小野猪的尸体,内脏全部被掏空了,只剩下一个空壳散发着恶臭。


  “咦……恶心死了!”马玉颜一看,急忙捏住了鼻子,连连后退。


  忽然,我好像听到林子深处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,像是有人在大声说话。我急忙捂住马玉颜的嘴巴,躲在一棵树后面,静静的注视着林子深处。


  过了许久,不见有任何异常,于是我便招呼她出来了。看了看时间,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,我们已经在这里逗留了太久,天黑之前怕是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
  但也不能闲着啊,做任何事都要持之以恒,虽然我俩都很累,却没时间休息,只能拖着疲倦的身体继续前行。


  林子里面很多虫子,也不知是蚊子还是什么,叮在身上又痛又痒,运气不好还会碰到蛇,一边要寻找关于野人的线索,一边还要留意脚下,可以说每一步都非常小心。


  走走停停,时间过得倒也快,转眼间已经到了黄昏,树林里本来就阴暗,太阳还没落下去,林子里已经变的昏黑一片了。


  我打开了手电筒,继续追寻着地上的痕迹搜寻。林子里草很茂密,仔细看就会发现草丛有被踩踏过的痕迹,只要顺着这个线索找下去,一定能找到那些野人。


  本来我打算避开他们的,以免招惹麻烦。后来想想,找到他们,说不定会有新发现。而且我也好奇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野人,这一切都太不符合逻辑了!

  就这么走走停停,一支烟的功夫,忽然发现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。我急忙让马玉颜躲起来,然后蹑手蹑脚的过去查看,发现那里又是一个祭祀场,这次石头上面流的血还没有凝固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儿!

  我四下打量,不见一个人,可是这血明明还是热的,附近也没有看到动物的尸体,具体是什么东西的血,我也说不上来。


  我总感觉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。这地方太危险,看来不宜久留,我急忙转身,准备招呼马玉颜赶紧走,这时忽然发现,马玉颜不见了!

  地上有拖拽的痕迹,但是没看到血,刚才也没有听到任何响声,不像是遇到野兽了。一般来讲,再凶狠的野兽,如果袭击人,要么一击毙命,要么活生生把人拖走,不管是哪种可能,总该会发出声音的,就算没声音也该流血才对。


  很明显这不是野兽做的,倒像是人,最起码是有智商的生物才能瞬间掳走一个人,并且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。


  突然发现马玉颜不见了,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要救人也得能找到才行,可是顺着地上拖拽的痕迹找了一段距离,发现踪迹也消失了!


  这时我只能无助的打量四周,天色暗下来之后,手电筒再亮也比不得白天,林子里到处都是荒草丛生,要在这么一个地方找人,可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
  可我没有放弃寻找,一边找一边呼喊着她的名字,虽然她可能不会回答我,也可能已经遇害了,可我不管,不把人找到,我是不会离开的。


  就这么在树林里兜兜转转,约摸找了有十来分钟,我嗓子都快喊哑了,还是听不到回应。刚停下来喘口气的功夫,忽然听到了一声悲惨的叫喊声:“王权……快跑!”


  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,正是马玉颜的声音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