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蛮夷之人

  听到这阵叫喊声那一刻,我吓的心里一紧,但还是本能的循着声音走了过去。今天不管是野兽还是野人,只要敢招惹我们,就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们!


  当我循着声音走过去时,隐隐看见前面好像有两个人拖着一个穿浅蓝色衣服的人,正在快速向林子深处跑去。


  不用寻思,那肯定是马玉颜,衣服的颜色完全吻合。我急忙加快脚步追了上去,我自以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了,施展出轻功,速度比正常人快了不止一个档次,可这种速度,愣是跟丢了!


  不死心的我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,忽然又一次听到了一声惨叫,听起来像是从我身后那个方向传来的。


  这就有点说不通了,我走的这个方向到处都是草丛,只要有人经过,荒草必定会倒伏,我正是循着这个线索一路找下去的。可是线索断了之后,我观察过,草丛没有倒伏的痕迹,他们调头的可能性很小,除非是对方会飞!

  我开始觉得这件事远不止我们想的那么简单,恐怕遇到的不是野人,很可能跟邪恶力量有关!

  可是眼下,没有太多时间让我思考了,得尽快找到马玉颜,只要她还活着,我就不会放弃寻找。


  喘了几口气,我立马循着声音调头去找寻,如此顺着痕迹找过去,发现线索又断了。接着身后又一次传来了一声惨叫,还是马玉颜的声音。


  它们好像在跟我兜圈子,目的是什么我已经不想知道了,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找到马玉颜。


  折腾了很长时间,就像鬼打墙一样,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最后发现又跑回了原来的地方,还是那个祭祀场,石头上的血还没有凝固。


  从我开始追马玉颜到现在,估计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,没理由血还没有凝固啊。感到有一丝不对劲,于是我上前去检查了一下,结果又有了惊人的发现!


  我发现那殷红的血液居然是从石头里流出来的,就好像石头拥有生命一般。这下我彻底傻眼了,看起来刚才的猜测果然没错,我就知道不是什么野人,这个地方是不可能存在野人的!

  不甘心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寻找,很快又过去了很长时间,还是一无所获。这时手电筒已经没电了,闪了两下就熄灭了。


  我不得不停下来换电池,在换电池的时候,好像听到了一阵闷哼声。


  等到打开手电筒,正要继续去找寻的时候,忽然看见不远处有火光,我急忙关掉手电筒,猫着腰慢慢靠近。


  等到走近一看,原来是刚才发现的祭祀场,此刻马玉颜居然被人脱掉了衣服,绑在一根木桩上面!

  在她脚下,是一堆柴火,一群衣衫褴褛的人正围着她,手里拿着火把,口中念念有词。可是他们说的是什么语言,我居然一个字也听不懂。


  从外表来看,那些人确实像野人,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,其实他们不是野人。其中有个人脖子上还戴着一个物件,隐约像是摸金校尉佩戴的穿山甲爪子!


  听说这玩意儿能够辟邪,常年进出古墓的摸金校尉都会拥有一个摸金符,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更是一种荣誉,最主要的是,它能够辟邪。古墓里多少都可能残留一些已故之人的魂魄,生人进入古墓,阳气不足的情况下,很容易撞邪,这时辟邪物件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  这摸金符……我以前见过,正是在米雪儿请的那伙儿盗墓贼身上见过。我记得是曹小凤身上佩戴的,当时我还问过她,她说是她父亲年轻时得到的,本来父传子,摸金的手艺是传男不传女,可他哥哥在一次倒斗时出了意外,最后摸金符就传到了她手里。


  曹小凤还说过,倒斗是一件损阴德的事,只要入了行,轻易脱不了身,不是死在墓里,就是死在同行手中。至于这其中有什么说法,隔行如隔山,我是揣摩不透的。


  我越看越觉得那几个不是野人,倒像是一些异教徒,直到看见他们的眼睛,我又觉得不像异教徒。


  首先他们眼睛浑浊,且举止古怪,看起来不像是正常人,而且其中有几个人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伤!


  有一个伤的最厉害,小腿有一大片组织都坏死了。借着那微弱的火光,可以隐约看到,伤口处的肌肉组织已经溃烂了,我甚至能看到肉里蠕动的蛆虫!

  马玉颜应该是昏过去了,头上有血迹,看样子是被打昏的,之所以确定她还活着,是因为看到了她起伏的心口。


  对方一共有七个人,个个都是身强力壮,在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之前,我还不想这么快动手。现在动手只会打草惊蛇,救不到人不说,弄不好自己也会被抓。


  我不能落入他们手中,看这个阵仗,肯定是准备烧死马玉颜,虽然他们不是异教徒,也不是野人,可他们的样子,就像是鬼附身一样。我是唯一的希望,必须沉得住气,等待时机救人!

  就这样等了有十来分钟,那七个人念完,又跪在地上对着马玉颜拜了拜,接着其中一个人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刀,将血滴在石头上。另外几个人也割破自己的手腕,将血滴在石头上,做完这一切,对方开始点火了。


  眼看着马玉颜脚下已经着火了,我不能再等了,于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挟持了一个人。


  “不要动,动一动我弄死他!”我将削好的棍子抵在那人咽喉处,只要他们不配合,我真敢弄死这个人!


  反正我是自卫,也是为了救人,在法律上来讲,我这么做是正常反应。


  另外六个人好像被我震慑住了,他们纷纷面向我,一动不动,不知道下一步会做什么。


  或许是感觉到火焰的温度了,这时马玉颜醒了过来,一看自己的处境,不禁失声尖叫起来。


  我正准备过去把火扑灭,这时忽然脑袋一阵疼,好像被人敲了一下,当即我就昏了过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