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禁忌

  只是我依旧担心,就算找对了地方,我也没有绝对把握将那个怨鬼找出来,就算找出来,也没有绝对把握收服它。这个时候秋云在就好办多了,只可惜他不能来,他也没说过让我采取行动,只说让我先调查,进入古墓,是我自己的主意。


  本来我也没指望让谁来帮我,不是我自信,而是因为我命硬,这就是资本。至于马玉颜,我早已帮她看过相,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点信心的,她不像是短命之人,所以才放心让她跟着我一起来。


  不过说起来,跟我关系比较好的,其实我都偷偷帮他们看过面相。周紫萱属于那种多灾多难型的,在成家之前,会有很多麻烦,不过问题不大,三十岁以后,她的生活会回归平静,并且命中有财运。


  岚莺是苦命,这辈子注定碌碌无为,但好在有另一半可以弥补,她要找的另一半,必须是火命,这样才能跟她融洽相处,如果是水命,两人注定是半路夫妻。


  还有米雪儿,她是阴命,这种命格不常见,不过她是土中水,不算纯阴,只要找个阳气重的人在一起,时运会慢慢好转的。但是很可惜,她生来命就不好,注定犯劳疾之苦,晚年才会有所好转。


  也就是她们几个女孩子,我粗略的看过,一般我不轻易帮人看相,特别是没经过别人同意,因为那样做会有损阴德。本来我们这行就属于走偏门那种,说白了就是有违阴阳调和,看相算命,都是涉及到天机的。


  厉害的算命师,轻易不会说破一个人的命理,除非关乎生死,算命师才会说出办法帮人化灾解难,不过即便如此,也是涉及到天机的。通常做算命先生的,都不会有好下场,不是眼瞎就是耳聋,要么就是腿脚不利索,总之帮人消灾,最后灾难都会加在自己身上。


  但有一点好,那就是可以积阴德,我们都知道,修桥铺路是积阴德的一种最快途径,做善事当然也不例外,但这些,都比不得算命师。只不过算命先生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,只至于这门手艺,到现在已经快要失传了。


  初步对古墓进行了一番观察,我发现这里面确实很大,比我想象中大的多,看来墓主人生前应该很有钱。通过观察自然还不能确定是哪个朝代的墓,墓里会不会有怨鬼,我现在也说不准,只是感觉到了很重的阴气。


  不过既来之则安之,想那么多干什么,进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

  “马姐,可以下来了。”我回过头朝盗洞里面喊了一声。


  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,我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眼睛开始有些酸涩,这才发觉到,我们很长时间没有合眼了。人一天不睡觉都撑不住,何况长时间以来,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,一旦困起来,站着都能睡着。


  可是这个地方确实不是睡觉的地方,我怕真要是在这里睡着了,就再也没有机会醒过来了。那些不能投胎的鬼魂,看到活人主动送上门,指不定会拿我们当替身,那我俩可就彻底完蛋了。


  点了一支烟,让自己精神起来,刚抽一半,忽然背后像是被人踹了一脚,疼得我倒吸凉气。从地上爬起来一看,还真是被人踹了,原来是马玉颜。


  她倒好,直接顺着盗洞滑了下来,踹了我一脚,自己还抱着脚喊疼。


  “你看你,这么大人了,怎么一点都不小心!来,我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。”我发现跟着这帮娘们真是处处受累,一会儿不看着她们,准会给我捅娄子。


  有时候我特别反感跟她们在一起,可能旁人会羡慕我,是啊,走到哪里都有美女相伴,而且还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。可我不这么认为,我跟她们之间也只是朋友而已,很多时候还要保护她们的安全,这是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,必要时甚至可以牺牲自己,也要保护好她们。


  谁让我命里犯桃花呢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我会算命,可算命师再厉害,终究算不出自己的命,就别提我这半桶水的本事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啥命。


  “我没事,快看看这里有什么吧!”马玉颜看到古墓,好像比我还要兴奋。


  这可能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,我拍拍屁股站了起来,问她:“第一次来吗?”


  “废话,谁没事往这种地方跑啊,还不是拜你所赐!”


  “我可提前跟你说好,这种地方不是一般人能来的,我告诉你古墓里的一些忌讳,你可都要记住。”


  要说古墓这种地方,可以说有很多忌讳,其中最忌讳的就是大喊大叫,或者到处走动,主要是害怕会触发某种机关。


  要知道,古墓里有机关,那可都是致命的,比如箭阵、毒气、流沙,厉害点的还可能碰到阵法或僵尸,可以说是步步惊魂,步步惊心!


  “好了好了,你不用说我也知道,别忘了姐可是博览群书的,关于盗墓的书,姐看过不少,说不定比你懂得还要多呢!”马玉颜忽然间变的很有自信,还在我面前嘚瑟起来了。


  我也懒得揭穿她,她这种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典型,嘴上说说确实很容易,当真的遇到事了,我怕她会吓的尿裤子!


  我俩检查过随身物品,然后把暂时用不上的装进防水袋里,就拿着手电筒往深处去探索了。


  古墓相当大,年代应该已经很久了,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的尘土,脚踩在上面,都能把人陷进去。


  “恶心死了,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!”马玉颜一脸嫌弃,脱掉鞋子也不是,不脱也不是,那表情真是让我啼笑皆非。


  “别废话了,有时候自认为懂得多,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懂,你只管往前走就是了,这才哪到哪啊,现在就开始打退堂鼓可不行!”


  “是是是,就你懂得多!”她还不乐意了,一般人我还不愿意跟她讲这么多道理呢。


  说话间,忽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前方不远处,地上的灰尘忽然无故漂了起来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