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人性丑陋

  我急忙止住脚步,并且伸手拦住了马玉颜。


  她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看着我的手:“你……你干嘛啊!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想趁机揩油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!”


  回过头一看,原来我的手放的位置不对,可这也怨不得我啊,谁让我后脑勺没长眼睛。


  “快别说话了,你仔细看看,前面那是什么东西?”我用手电筒照着,提醒着她。


  “看到了,怎么了?”马玉颜仿佛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。


  这让我感到很奇怪,这丫头是吓傻了还是脑袋不清醒,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一幕,尘土自动飞了起来,难道不应该是什么东西出现了吗?

  “算了,你在这里待着,可千万不要动,我过去看看。”交代完,我就拿着手电筒和工兵铲慢慢靠了过去。


  走近一看,原来什么也没有,可是很奇怪,这些尘土就这么漂浮在空中,而且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固定在这个小范围内了。我试着伸出手触碰了一下,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,轻轻用手扇动,发现灰尘居然不受风力影响,纹丝不动!

  “邪乎事我见多了,可这种情况,倒是第一次遇见,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?”我不禁后退了两步,小声说道。


  此刻能够听到自己因为紧张而慌乱的心跳声,我的呼吸也在慢慢变的急促起来。最可气的是,马玉颜还是那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,依旧抱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站在一旁。


  “我的姑奶奶,你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还是装作看不见,你不害怕吗?”


  “为什么要害怕,你的老朋友来了而已。”她用眼神示意我往边上看。


  我这才恍然大悟,难怪她一开始就不害怕,原来那灰尘之中居然呈现出了一副影像,影像里正是秋云的脸。只不过画面极不稳定,时有时无的,手电筒照射下就完全看不到了,也难怪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。


  “秋云,原来是你这小子,怎么不说话,你想吓死我吗!”我拍了拍心口,后怕的问道。


  “我这不是,刚刚看到你们,能用这种方式跟你们沟通,已经耗费了我太多元神,我现在是在用灵魂跟你们交流,抓紧时间好吗。”


  “我会让你们看到关于怨鬼生前和死后的遭遇,什么也不要问,看完你们自然会明白。”秋云说道。


  “大哥,没有这种能力,为什么不早点用出来,非得等到我们进古墓了你才用,这不是耍我们吗!”我非常气愤的质问道。


  “不是说了,什么都不要问,你们不进入古墓,这种办法根本行不通,我是借曹若梅的怨气才能做到的,你以为我是神仙啊!”


  原来是这么回事,这样说我就明白了。于是也不再多问,乖乖的退到了马玉颜身边,然后静静注视着那团飘在空中的尘土。


  就这么盯着看了一会儿,尘土里的画面开始变得不稳定了,就好像电视机接收不到信号一般,闪烁了几下,然后出现了一个陌生女子的脸。


  这女子穿着古代人的衣服,头上戴着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倒也挺好看。我怀疑这就是岚莺看到的那个女鬼,虽然此时此刻,看到它多少会有点害怕,不过我很清楚这不是真的,也就没那么恐惧了。


  这女子好像确实是中国人,从面部就能够分辨出来,没理由同胞不认识同胞的。并且我看她所在的地方,应该是皇宫里面,房屋内部的布局,倒像是北京城的故宫!

  她刚刚从床上起来,应该是午休,根本没有脱衣服,从床上爬起来,就直接推开门出去了。


  接着进入了皇宫大院,仔细看,又不觉得是故宫,总感觉有点差异。


  还没等我看明白呢,忽然画面一转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这女人居然被关进了牢房里面。一夜很快过去了,狱卒把她带走了,戴上了枷锁,关进了囚车!


  “天呢,这不会是要去砍头吧!”马玉颜惊呼一声,把我吓了一跳。


  画面也随即一阵波动,忽然间尘土掉了不少。我一看不对劲,赶紧呵斥马玉颜:“别说话!”


  被我呵斥一声,她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低着头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指了。


  我继续认真看着那副奇异的画面,这女人被囚车送到了另外一处牢房,在那里,关押的都是犯人,男女都有,牢房是分开的。


  很快一夜又过去了,他们戴着枷锁被一群骑马的官兵押送着,行走在荒无人烟的道路上。一群人浩浩荡荡的,囚犯数量不少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他们不光戴着枷锁,脚上还拖着沉重的大铁链子。


  这种囚犯,我只在电视里看到过,还别说,原来电视里演的已经够还原历史了。此刻我们目睹的这画面,一定是百年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。


  怪不得秋云说是借助曹若梅的怨气才能让我们看到,我相信他的话。曹若梅的确有这个本事,她让我们看到了自己死前发生过的事,那么此刻应该是想让我们看到那个怨鬼死前发生的事情。


  毫无疑问,一开始看到的那个女人,应该就是使坏的怨鬼,至于它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也只有耐着性子看下去,才能得到答案。


  画面一转,如放电影一般,中间发生了什么,我们都没看到,忽然就看到几个官兵在使劲按着一个女囚犯,正在撕扯女囚犯的衣服。


  仔细看,这女囚犯并不是一开始看到的那个女子,可也是个可怜人,不管囚犯做没做过坏事,都不应该遭到这种待遇!


  那些官兵真不是东西,我要是能回到过去,看我不一个大耳瓜子抽死他们!

  在官兵身后,是众多被押送的囚犯,他们有男有女,虽说戴着脚镣,但是行走却不是问题。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抗,众人只是冷漠的看着眼前正在上演的悲剧,女囚犯则只能无助地挣扎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