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三条人命

  得知这个消息的陈秀芝悲痛欲绝,可她却又不能改变什么,只能含泪送小道士离开。在她心里,小道士是无可取代的,她求巫贤,让自己轮回时能够保留记忆,来世还要跟小道士做恋人。


  巫贤答应了她,会尽力帮她实现,可这事儿也是说不好的,毕竟鬼界也有很多厉害的阴使,巫贤没有十全的把握能够办到。不过这对于陈秀芝来讲,起码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,至少还有希望。


  陈秀芝也是个苦命的女人,他跟小道士原本已经约定好了,等小道士年满二十,他就还俗,然后风风光光把陈秀芝娶进家门。


  可是命运多舛,造化弄人,陈秀芝原本是深宫里面的一名宫女,十岁那年,便被选中,从此不得踏出皇宫半步,为期十年才可以出宫,过平常人的生活。


  对于一般宫女来说,陈秀芝是幸运的,因为别的宫女一旦进入皇宫,别说十年,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再离开皇宫。大多宫女或在宫里抑郁而终,或老的无法劳作时,被逐出皇宫。


  陈秀芝因为父亲临终前托付一名武将找关系,才能十年就可以出宫,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。宫里的俸禄并不低,每个月的俸禄会有人专门送去宫女家中,并且允许书信来往。


  十年的俸禄,足够陈秀芝一辈子衣食无忧,眼看着十年将至,眼看着大婚的日子近在咫尺,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
  陈秀芝竟被一家舞馆看上了,说是要召她当舞妓。陈秀芝自然不会答应,便以性命做赌注,宁可撞死也不愿意跟他们走。


  谁知那家舞馆竟跟宫中一个高官有关系,他们想了一个计策,以小道士的性命要挟,逼迫她答应。


  陈秀芝无奈,只能选择妥协,要不然小道士就得被人扣上莫须有的罪名,凌迟处死!


  在当时,法律法规还没有那么完善,依旧会存在许多漏洞,为了心爱的人,她只能选择做舞妓。那段日子,是她生命中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光,每天要培训舞技之外,还要陪大官喝酒。


  谁让陈秀芝生了一张招人喜欢的脸蛋,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没钱没权就注定要被人鱼肉。


  在陈秀芝被召为舞妓之后,某一天夜里,宫中一位大官喝醉了,说什么要留在舞馆过夜,并且要求陈秀芝陪宿。以陈秀芝的个性,自是宁死不从,还咬了大官一口。


  大官盛怒之下,派人把小道士抓来了,说要当着陈秀芝的面杀了小道士。


  陈秀芝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,她只能乖乖服软,依大官的要求,慢慢褪去身上的衣服。


  小道士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即将被人玷污,但凡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儿,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。小道士怒发冲冠,彻底失去了理智,杀了大官和随从,并把陈秀芝从舞馆带了出去。


  两人连夜仓皇而逃,很快就听到了身后的马蹄声,原来舞馆里早已有人报官了,官兵很快就赶上了二人,将他们团团围住。


  小道士一人做事一人当,正准备投案自首时,却被陈秀芝搬起石头从背后砸晕了。


  就这样,陈秀芝承担了所有罪名,最后被押送到县衙审讯。幸好当时处理这个案子的是一位清官,官府同情陈秀芝的遭遇,连夜写了状纸,派人快马加鞭呈到皇上手中。


  大官之死,一时间轰动朝野,虽然陈秀芝情有可原,可杀人偿命,历来都是如此,何况是三条人命的案子。


  最后在满朝文武的裁决下,陈秀芝被判处死刑。


  这个消息很快传入了清官耳中,他实在于心不忍,便想了一个办法,利用囚牢中的死囚跟陈秀芝调包,故意放了她一马。


  谁知清官身边早就已经安插了朝廷中的一股势力,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皇上耳朵里。皇上大怒,罢免了清官的官职,并且派人重新把陈秀芝抓来翻案。


  在审讯的过程中,从舞馆杂役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,至此,陈秀芝才得以洗脱罪名。


  可她居然跪在大殿前求皇上能够放过小道士,她愿意替小道士顶罪。


  最终皇上被她的一片痴心打动,便决定不再追究此事,但他身为天子,必须要给满朝文武一个交代,给老百姓一个交代。


  最后皇上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决定把陈秀芝发配暹罗,将功赎罪,等到风声过去了,再让人把她带回来。


  等到小道士苏醒过来时,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居,他大闹公堂,却被衙门一顿毒打赶了出去。他冒死来到皇宫面圣,却连皇上的面都没有见到,就被人抓了起来。


  小道士私闯皇宫禁地,免不了受一番皮肉之苦,但他全然不在乎。在牢里关了几天,从狱卒口中得知,陈秀芝已经被发配到暹罗,此刻应当已经在路上了。


  于是小道士被释放后,立刻准备动身去劫人。凭他的本事,要把人救下来不是难事,他不怕死,只怕自己心爱的人受苦。


  本来一切准备妥当,就要出发时,忽然一伙儿不速之客来到了客栈。


  小道士此时还浑然不觉,他怎么会想到酒水里早已被人下了毒。那些人,正是大官的家属请来的杀手组织,大官被小道士所杀,这件事虽然表面上已经有了交代,实际上,大官的家人一直不服皇上的做法。


  小道士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喝了毒酒,睡下去之后,就再也没有醒来。


  两日后,他被客栈里的小二发现死在了床上,于是立刻通知县衙调查死因。县衙派了仵作验尸,很快就验出是中毒而死。


  其实很多人都知道,是大官的家人做的,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。可惜凡事都要讲证据,无凭无证,就算老百姓都站出来替他喊冤也于事无补。


  再说,谁都害怕招惹麻烦,大官虽死,他的势力却没有消亡,只要对方一句话,要谁死,谁就得死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