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借尸还魂

  巫神国的存在,本就不受管制,不在三界五行之中,是违背了天地间的法则而建立起来的国度。如果被阴间察觉,势必会采取行动,他必须得有个周密的计划,才能躲过阴间的眼线,同时又能帮到陈秀芝。


  他的计划就是阴渡陈秀芝去往阴间,虽然这么做要承受身份暴露的风险,可他别无办法。为了能够让陈秀芝投胎,巫贤在阴阳结界处布了一个巫阵,吸引附近的鬼魂前来,借助鬼魂的力量,强行引陈秀芝进入轮回。


  可他万万没想到,原来小道士一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,他料到巫贤只是在骗他,在巫贤开始行动之前,小道士就已经着手开始布置了。


  他所使用的,是一种叫做转生的秘术,可以让一个人的灵魂跟另外一具身躯结合,前提是两个人的八字必须相差无几。


  或许是巧合,几乎没费多大功夫,小道士就轻易找到了这么一个人,只不过对方的年龄稍微小点,才十二岁。


  在巫贤布下巫阵时,小道士就已经察觉到了,他不想让陈秀芝这么快进入轮回,那样的话,来世谁也记不得对方了。其实小道士早已有打算,他想利用转生的办法,让陈秀芝再活一世,即使自己会陷入万劫不复,也在所不惜,为的只是来世再续前缘。


  只不过,小道士的所作所为,已经违背了天地间原有的秩序,地府那边一定会有所察觉,恐怕对他非常不利。但是如果成功了,地府那边知道了,也不会把陈秀芝怎么样,顶多是给他施加惩戒,他相信自己能挺过去。


  就是凭着这股执念,小道士在拼尽全力跟巫贤斗法。实际上,他的能力比巫贤差的远,虽然两人的术法不同,可能力有高低之分,小道士很快就败下阵来。


  他不甘心,最后居然用出了一种奇怪的法门,利用自身的灵魂力量,跟巫贤做最后的抗衡。灵魂透支过度,他可是随时会魂飞魄散的。


  巫贤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,不忍心再跟他斗下去,本来巫贤也是一番好意,在见到小道士的痴情后,他选择放弃了。


  小道士最终得偿所愿,让陈秀芝借别人的躯体复活了。可陈秀芝复活之后,因魂魄残缺不全,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,根本记不得小道士,记不得自己是谁。


  小道士只能日夜守护在她身旁,不离不弃的照顾与陪伴。而巫贤则告别小道士回到了巫神国,开始一门心思研究空间的事情。


  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,借尸还魂有一定的弊端,即使当时的小道士本事确实不小,种种因素也都考虑到了,可还是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
  通过别人的身体复活,或许是两个人的身体与灵魂不能完全契合,陈秀芝开始出现了反常行为。每当深夜,她便会失去心智,做出让人惊讶的事情,时而在深夜发出渗人的笑声,时而像梦游一般游荡在外。


  本来小道士已经隐姓埋名,带着陈秀芝迁徙到很远的地方居住了,附近的邻居也都不错,对外乡人特别照顾。可是当大家看到陈秀芝的异常之后,都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,渐渐的,没人愿意再接近他们,只要一看到他们,就像避瘟神一般远远的躲开了。


  这样的日子持续没多久,陈秀芝的症状忽然加重了,她居然染上了吃生肉的恶习,趁着夜里大家都睡着了,偷偷跑去邻居的鸡舍,偷吃别人的鸡。


  一开始,小道士也被蒙在鼓里,等到有所察觉的时候,他开始采取了行动,每当夜幕降临,他便把陈秀芝绑在房间里,不允许她外出。


  可是他发现,没有鲜血的供养,陈秀芝会表现出很痛苦的神情,无奈之下,小道士只能用自己的血喂养陈秀芝。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一个人身体里的血是有限的,几天后,小道士整个人已经憔悴的爬不起床了,连样子都脱相了。


  他再也没力气阻止陈秀芝,也没有更多的鲜血来喂养她。陈秀芝对血的渴望,日渐强烈,有时逢阴雨天,她也会外出寻找活物,吸食鲜血。


  邻居一直没能查出家禽丢失的原因,为了减少损失,只得把家里养的牲畜全都卖了。陈秀芝找不到活物,便开始对老人和小孩子下手,趁人不注意,悄悄把人拖到隐藏的地方,吸食他们的血液。


  她已经彻底失去了心智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或许只是一种渴望,一种身体所需。本能驱使着她不断吸食鲜血,对血的渴望愈发强烈。


  等到小道士有所察觉时,镇子上已经死了好几个人,闹得人心惶惶。人们都说镇子上闹妖怪了,甚至花重金请了一个道士回来,想查清是什么东西干的。


  道士也有点本事,刚来到镇子上,就发现小镇被一股怨气笼罩着,循着这股怨气,很快就锁定了小道士居住的地方。


  也是在这个时候,小道士才发现,原来他们请来的竟是自己的同门师兄!

  他们从小就跟着同一个师父修习道术,他师兄悟性始终不如他,他师父活着的时候,特别溺爱小道士,几乎把毕生所学倾囊传给了小道士。至于他师兄,因为得不到师父的青睐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直没有学到高深的道术。


  本来师兄就特别嫉妒他,师父去世后,师兄弟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,小道士本是门派既定的唯一继承人,可他不想与师兄争名夺利,就把继承人让给了师兄。


  他原以为,这么做就可以化解两人的矛盾,可没想到,他师兄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,得知是小道士使用了禁术,才造就了今日的局面,他师兄决定趁此机会好好报复一下小道士。


  小道士跪在地上向他求情,希望念在往日同门修行的份上,能够网开一面,不要伤害陈秀芝。至于他自己,任凭师兄处置。


  可他把问题想的太过简单,他师兄其实心里早有打算,他根本没打算让这两个人继续存活于世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