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吞噬

  这些他全然都不在乎,在他心里,没有什么比自己最爱的人重要。


  鬼道其实很早之前就有,那些道行高深的道人,在死后可以为阴间效力,争取来世能够投个好胎。阴间相比阳间,其实更为阴暗,只因它比阳间大了许多,阳间的人死后都要去往阴间,有些人因为犯了错,必须要在阴间受罚,不能立刻投胎,这才导致阴间的鬼魂越来越多,越来越无法掌控。


  而鬼道的存在,就是帮鬼差排忧解难的,很多冤魂会躲在鬼差无法察觉到的阴暗角落,这个时候鬼道的存在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
  在阳间修道之人,死后很多都会被选为鬼道,他们背负着守护阴间秩序的重要使命,为期最少阴寿百载。功德圆满时,便会集中安放至轮回台,自行选择来世的命格,这是一般鬼魂不能拥有的。


  不过道士在生命没有终结之前,自行炼自己的魂魄,历来还没有听说过,小道士也是被逼到了绝路,才会蒙生想要试一试的念头。


  从他开始尝试,到天狗食月之时,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,依旧还是没有成功。他万念俱灰,就在他想要放弃时,忽然察觉到,他师兄引来的鬼魂,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转折点。


  鬼魂身上有浓厚的阴气,可以被小道士的灵魂吞噬,只要灵魂吞噬的足够多,就能够把自己炼成鬼道。


  拼道法,小道士丝毫不怯,但是如果把自己炼成了鬼道人,他就没有十全的把握跟他师兄交手了。鬼道像鬼王钟馗一样,都是针对阴灵而存在的,对人而言,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

  好在天狗食月,阴气比平常重,再加上有那么多鬼魂出现,只要能把自己炼成鬼道,那些鬼魂就能轻易被他控制。到那时,及时他师兄那边人数众多,也还有一拼之力,最起码不会任人宰割。


  主意打定,小道士便开始专注于吞噬灵魂,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,也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久,也不知道小道士究竟吞噬了多少灵魂。


  他师兄似乎察觉到了,可为时已晚,小道士吞噬的灵魂已经达到了峰值,只等天狗食月,他就能够把自己炼成鬼道了。


  为防灵气过盛迷失心性,他封住了自己的魂魄,趁身躯还没有僵硬之前,打算解决了那些道士。


  终于,他如愿以偿,成功把自己炼成了鬼道,加上身躯,可以说力量上丝毫不输于他师兄。


  鬼道的出现,是众人始料未及的,虽然小道士封住了自己的灵魂,保留一部分意识,但噬杀的欲念正在慢慢吞噬自己的灵魂。他开始失去控制,冲进人群大开杀戒,甚至驱使鬼魂对人们展开无穷的追杀,原本要炼鬼奴的道士们死的死跑的跑,剩下的不死也变成了残废。


  轮到他师兄的时候,他终于服软了,跪在地上跟小道士求情,可小道士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,他没有原谅他,直接驱使鬼魂吞噬了他的灵魂。


  解决了他师兄,顺便把那些冤魂厉鬼收了,然后就找了处洞穴藏匿起来。就这样过去了数日,他的意识渐渐苏醒,嗜血的欲念却愈发强烈。


  他渴望鲜血,没有血,他很快就会失去法力,变成行尸走肉。虽然意志力坚定,也抵不住饥肠辘辘,此时的小道士,俨然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最要命的是,他还不能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
  或许能够有厉害的道人可以收服他,可是这种厉害人物很难找寻,他想过去阴间认错,坦白自己的罪行,可又惧怕那里的残酷刑法,害怕再也见不到陈秀芝。于是他只能躲在暗处,靠着山林里动物的鲜血过活,夜幕降临才敢出来,远远的看一眼陈秀芝。


  而陈秀芝也变成了和他几乎一样的怪物,同样是没有血就无法生存的怪物。不同的是,陈秀芝白天时是清醒的,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,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情,只有到了晚上,才会彻底丧失心智。


  在某一天深夜,陈秀芝又出去偷别人家的家畜了,由于附近的居民都有了警惕,陈秀芝终于被人发现了。


  小道士得知时,她已经被抓去了官府,审讯之后,也没有问出所以然来。谁知到了晚上,陈秀芝再一次失去心智,监牢里可没有动物,有的只是狱卒。


  她无法抵制鲜血的诱惑,终于对狱卒张开了血盆大口。


  咬死两名狱卒后,她逃出了衙门,躲进了深山里。直到此时,她才恍然明白,原来镇子上不断有家禽牲畜被吸干血,竟是自己所为!

  她很害怕,一时间无法承受这么沉重的打击,于是便蒙生了自寻短见的念头。


  她准备跳崖,这个时候刚好小道士躲在山洞里看到了这一幕,他立刻跑出山洞,大声呼喊她的名字。


  陈秀芝听到了小道士的呼唤,终于打消了自杀的念头。两人决定从此以后隐居山林,过与世无争的日子,饿了就抓些小动物来,虽比不得人血,至少不会饿死。


  他们两个说好,谁也不能吸人血,就算是死,都不能伤害人。


  小道士自己或许还能够控制自己,至于陈秀芝,他心里可没个准,毕竟是女流之辈,意志力没有那么坚强。最要命的是,一到晚上,陈秀芝就像是变了一个人,心里只有嗜血的欲念。


  为了避免她外出伤人,小道士只能每天晚上把她绑在山洞里,以动物的血液喂养。


  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,官府查找无果,最终案子暂且搁置到一边了。白天的时候,他们意识都很清醒,两人互诉相思,彼此安慰,倒也快活自在。


  只是好景不长,一个月后,山林里突然出现了一群人,这些人都是道士,他们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
  小道士察觉后,立刻就带着陈秀芝转移了,可是没几天,他们的行踪就暴露了。那些道士分明是冲着他们来的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