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松果体

  私自将自己炼成鬼道,这不符合阴间的规定,即便小道士为人时做过很多好事,按理说应该法外开恩,可他将自己炼成鬼道之时,打散了许多鬼魂的元魂,没有人敢给他开脱。


  被关了不知道多久,终于等到了地府的大官,小道士这才知道,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,是要被带去剥皮台的。剥皮之后,还要收了神识,穿上囚衣示众,让那些恶鬼看到违反者的下场。


  等到这一系列痛楚尝尽之后,他就会被丢进罪狱,此后的时间里,他哪也不能去,只能无休无止的待在罪狱里,受尽痛苦折磨,直到阴寿耗尽那一刻。


  罪狱是用来关押那些生前罪恶滔天之人的灵魂,通常进入罪狱,就再也无法离开了。凡是情节严重者,都会被直接送到罪狱,那里面有各种厉害的法阵和凶兽,要么被法阵折磨致死,要么被凶兽吃掉。


  要命的是,在罪狱他们不会真正的死去,但是每一次死亡,都会伴随着巨大的痛苦,那种痛楚是真实能够感受到的。罪狱的恶鬼不多,只针对犯过重罪的人,他们连投胎畜生道的资格都没有,一旦被投放到罪狱,余下的时光里,只能不断沉沦下去,直到阴寿终结,魂飞魄散!

  阴寿,是鬼魂们在阴间要度过的时光,每个人死了之后,阴寿才真正开始,死亡只是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生存。鬼魂的阴寿通常与阳间差不多,只有熬过这段时间,才能被安置到六道轮回之处,由阴司决定投哪一道去阳间。


  几十年的时光,虽说短暂,可如果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身体与灵魂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痛苦,那也是常人无法忍受的。但是地府不是没给人机会,能渡的人,他们会尽全力去渡化,渡不了的,才会使用这种极端方式去处理,否则即便是投入畜生道,也早晚会再次投入人道。


  一个人的恶,不是后天形成的,而是骨子里就有那种恶习。每个人出生,往往都会有一段时间拥有前世的记忆,只不过这记忆在我们三岁后,就变得很模糊了。


  三岁之前,人的松果体感知能力是最强的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天眼。只是那个时候,大脑还没有发育好,所以看到什么,也只是在大脑中一闪而过,无法真正保留记忆。


  三岁之后,大脑发育完成,我们开始拥有记忆,那些关于前世的种种,会随着松果体的消失而消失。


  在远古时代,凡人可以沟通天地,便是借助天眼的能力,只是后世人口越来越多,陆地上的生命开始步入繁荣,不再受外来物种伤害,仙人便收回了凡人的天眼。


  现如今这个时代,也曾听说过极少数人拥有没有彻底消失的松果体,有的能够保留前世的记忆,有的可以看到几公里以外的一花一草。但这些奇闻异事,从来没有人真正得到过答案,要不是通过这样的形式看到小道士脑中所想,我也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。


  看来我们还是对这个宇宙了解的太浅薄了,人们总以为自己认知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,其实在浩瀚宇宙中,人渺小的就像尘埃一样。


  大千宇宙,又有多少东西是我们真正能够认识到的。人们总习惯用科学去阐释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,那些所谓的科学家,最擅长以科学之名解释玄学。不得不说,他们对人类确实有着很大的贡献,说的每一句话也有信服性,这不代表他们可以看穿一切。


  光是阴曹地府,在世之人,又有几个真正了解过。我们所了解的,也不过是书中记载的,那只是地府的冰山一角而已。


  通过小道士的思想,我了解到了许多我们想都不敢去想的东西。


  十八层地狱真的存在,可它并不是最恐怖的地方,最恐怖的地方在十八层地狱之下,那里比罪狱还要可怕!

  再深处,我不敢继续探索下去,虽然能够通过小道士来了解地狱,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我想想,还是算了。为什么我们的松果体在拥有记忆之后,就会慢慢消失,恐怕正是算命这一行常说的,天机不可泄露。


  一个人知道的太多,总归不是一件好事,我怕我要是继续探索下去,不但自己要遭殃,连同马玉颜和秋云也要跟着一块儿倒霉!


  看了这么久,秋云也没有阻止我,很可能是他也没有想到后果。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看着看着,发现居然能够窥视小道士的脑海深处,眼睛不再是跟着画面走,而是直接看到了他的以后。


  或许秋云跟我想的一样吧,能有幸了解到别人一生都无法涉及的东西,那种优越感是无法形容的。


  只是当我发觉这个问题,并且想要迫使自己从小道士的脑海中抽身之时,脑袋里却嗡嗡响,忽然疼的厉害。


  这时画面突然就消失了,我头痛欲裂,双腿发软,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。


  过了一会儿,这种感觉渐渐消失,我的身体恢复了正常。只是忽然发现,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,很多都变的模糊起来,无论我怎样回想,都记不起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。


  这时我问马玉颜,才知道她跟我的遭遇一样,明明就在刚才,我们看到了很多奇妙的东西,此刻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!

  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秋云才再次弄出那个诡异的画面,他没有马上让我们看到小道士,而是对我们说,刚才他试着努力阻止我俩,但是我们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控制了一般,根本无法跟我们沟通。


  他在施法的时候,感应到了一股很强的力量,他怀疑是处在罪狱的小道士在向他求助。


  同样是道家传人,他们使用的道术都差不多,能够做到这点也不奇怪。秋云告诉我俩,别再有好奇心,否则泄露了天机,到时候下场怕要比怀柔还惨,那个时候就没有人能够帮我们了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