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奇怪的树

  从古墓出来,外面依旧很黑,这个时候距离天亮还早,我俩在林子里生了一堆火,然后轮流守夜,熬过了一个晚上。


  天亮后,回想起昨晚那一幕幕,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。按理说古墓里既然有冤魂厉鬼,不可能我们进去了那么久都没事,除非是那些东西刻意引我们过去看到真相的。


  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陈秀芝似乎还有什么心愿未了,也许它在寻求帮助。要不然根本说不通,为什么它可以轻易迷住几个壮汉的心智,却对我们视若未见。


  “王权,你睡会儿吧,天快亮了。”


  正在胡思乱想时,马玉颜突然醒了过来,一说话把我吓了一跳。


  我确实很困了,一直都在强撑着,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睡上一觉了,忽然发现,睡觉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奢侈。


  以前打暑假工的时候,总抱怨工作的时间太久,每天都睡不好。现在想想,当时已经很不错了,至少每天有七八个小时的正常睡眠,而此刻的我,能保证每天睡三个小时就不错了,有时候甚至要连续熬夜好几天。


  我不敢睡,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我真害怕哪天睡着了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……


  可是太疲倦,身体就要罢工了,即使恐惧,也会不自觉的进入睡眠状态。


  这一觉睡的并不好,马玉颜可能知道我太累了,也没有叫我起床,我是被太阳晒醒的。


  醒来时,马玉颜正在采集树叶上的露珠,林子里其实有野果子,可我们两个都很疲惫,没有那个精力去寻找。


  “给你,好不容易收集的。”她也不知道从哪找了一片荷叶,露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,格外好看。


  早餐的问题,一时半会儿还解决不了,我们俩都很饿,不过一天内如果能走出去,应该问题不大。


  眼看着时候已经不早了,我便招呼马玉颜上路了。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是关于陈秀芝的。


  按理说陈秀芝得到了曹若梅的灵魂,应该可以成功的进入阴间了,可我能感觉到,它根本没走。昨天晚上在古墓里,我就察觉到了一股很重的怨气,这种怨气绝不是寻常鬼魂身上携带的,想来应该就是陈秀芝。


  可它又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,我觉得它很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想求助我们,只是它一直没有露面,是出于什么原因,我就实在想不明白了。


  在林子里面看着挺大,其实这个树林并不大,倒是悬崖下面的道路不太好走。很快我们就走到了河边,站在河边远远眺望,这条河最起码有一公里那么宽,游泳的话,体力肯定支撑不了那么久。


  “完了完了,出不去了!”马玉颜只看一眼,就沮丧的说道。


  我四处瞧了瞧,这树林里不缺乏枯树枝,或许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木筏渡过去。


  正好我们还留着一把多功能铲子,这玩意儿本来是打算带在身上,以防在树林里遇到野兽,看来现在派上用场了。


  “马姐,你找个凉快的地方歇着吧,看我做个木筏给你瞧瞧!”我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
  “做木筏?你行不行啊!”她表示很怀疑我的能力。


  其实我也不太懂,毕竟没做过,但是原理我知道啊,不就是一排水分少的木头并列起来,扎在一起,这不就是木筏吗,有什么难的。


  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制作,我已经汗流浃背,实在没有力气了,于是便躺在地上休息,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。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木筏居然已经做好了,是马玉颜的杰作。


  她自豪的邀请我上船,我俩很快就到了河对岸,然后打了个出租车回到了酒店。


  见到岚莺时,我把具体情况跟她一说,她建议我们最好马上去一趟麻风病院,这事看来还没完,既然已经卷入这场风波了,干脆好人做到底,继续查下去比较好。


  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,只不过这次换了岚莺,马玉颜太累了,她需要好好休息。


  我俩吃过午饭,就立刻坐出租车去了麻风病医院,到那里时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。


  这个时候阳气重,也不必担心进去之后会碰到不干净的东西,总之要进去检查一番,能不能发现什么异常我不敢说,看过之后才能知道。


  这次来我们没带手电筒,两手空空的就来了。反正天还早,我就不相信还会像上次那样碰到不干净的东西。


  上次我俩是灵魂出窍来的,而这次不一样,真有什么东西,我俩身上的阳气也能压制它们,实在不行就逃出去。这家医院窗户都没有护栏,阳台连通走廊,实在不行跳下去也没关系,正好外面有一棵大树,从楼顶跳下去都摔不死。


  说来也奇怪,那棵树上次明明被雷劈了,我亲自看到它燃烧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看到这棵树,反而觉得它比以前更茂盛了,根本没有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。


  “王权,看到没,这家医院确实有古怪!你还记得吗,咱们上一次离开时,大厅里的树枝都缩回去了,为什么又长了出来,这到底是什么树?”岚莺站在大门口,不敢往里面走。


  这个问题也是一直困扰我的,我决定先去检查一下那棵树,然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。


  刚好看到地上有一根锈迹斑斑的铁管,我捡起来朝树干上刺了下去。


  那一刻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,就好像是树在惨叫,并且明显感觉到了枝叶的轻微抖动,好像有人在使劲摇晃大树一般。


  岚莺可能没有察觉到,但我很快发现,树果然有问题,铁管刺破了树皮,竟从树皮下渗出了淡红色的液体,看起来跟血一样。


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岚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,惊讶的问道。


  我没有回答她,是什么我也说不准,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。这棵树不仅会流出像血一样的液体,而且还在冒着淡淡黑气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