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前世罪人

  这黑气我并不陌生,应该属于阴气,通常怨气很重的鬼魂身上才会有。鬼魂在受到重创时,身上就会散发出这种黑气,黑气散尽,也就魂飞魄散了,就好像人流干了血就会死一样。


  “小莺,你看到没有,这些黑色的气体,应该是阴气,离远一点!”


  “在哪里,我怎么没看到?”岚莺凑近看了看,疑惑的看了我一眼。


  她看不到,大概是因为她没有阴阳眼,虽然我的阴阳眼有时候灵,有时候不灵,也总比一般人看到的东西多。


  我可以基本确定,这棵树里面有怨气,可能是有脏东西依附在上面,不然不可能会出现这种异状!


  这是什么树,我实在看不出来,我只知道,民间有一种说法,说是门前或庭院里不能种植招阴的树木,如槐树、桑树、柳树、杨树和柏树。这几种树木从风水学来讲,其实并不完全招阴,只是古时的人通常迷信,认为这几种树会招凶。


  如槐树招鬼,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,因为槐字里面有个鬼字,桑树招阴,是因为桑与丧谐音,柳树招阴,因为古时有人用柳树枝做丧杖。至于杨树则被人说是鬼拍手的树,容易招来邪气,柏树就不用说了,通常是种植在坟岭的一种树木。


  风水界也的确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叫做柏桑杨柳槐,不入阳人宅,意思很好理解。除此之外,还有许多树都会招邪气,具体有多少能招邪气的树,其实根本没有明确的说法。


  根据我这么多年学的风水知识,可以断定,根本没有招鬼的树,或者说任何树木,都会招鬼。鬼魂要想在树上居住,随便选择哪一棵树都可以,就好像人们伐树时,如果树木较大,年代久,就会在树上贴纸条,请神让位。


  其实很多都只是迷信,但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今天,仍有很多人在用。因为确实发生过类似的事件,伐树时有人出了意外,或被树砸伤砸死,或从树上掉下来摔死。人们把意外归咎于大树,认为树上居住着神灵,树就是它的家,在没有通知它之前就伐树,是神灵惩罚了他们,才会要了人的命。


  其实都是迷信,神不会住在树上,如果是,也是不干净的东西,不过伐树之前请神让位总是没错的,礼多人不怪嘛。


  眼前这棵树,我已经看出来它上面确实有邪气,而且还很不一般,只怕我们招惹不起。上一次被雷劈了,这些东西都扛下来了,足以证明它们已经很强了,不找我们报仇就不错了,我可不敢往枪口上撞。


  “别管这棵树了,咱们去里边看看,五点之前必须离开。”


  我交代了一声,就大步流星走了进去。此时此刻,我的内心是惶恐的,这家医院原本就不干净,再加上外面还有一棵奇怪的大树,也不知道这棵树里面藏着什么东西,会不会威胁到我们,说不紧张那是假的。


  可即便紧张,也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,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,保护岚莺。


  一楼似乎没什么好看的,住院部在二楼,上次我俩灵魂出窍就是在二楼发现脏东西的。那些麻风病人活着的时候,肯定都在二楼,再往上面有没有脏东西,我可说不准,只能先看看二楼再说。


  难怪说房子久了没人住,就会变得特别阴暗,果然不假。此刻外面太阳很大,屋子里却是黑漆漆的,刚进来眼睛还不能适应这种黑暗,过了一会儿才逐渐适应。


  “王权,咱们到底在找什么?”岚莺跟在我身后,我能感觉到她在害怕,手不自觉的抓紧了我的衣服。


  “找什么你应该很清楚,跟紧我就是了。”


  其实我让她一起来,主要是想让她给我壮壮胆,一个人的时候,面对鬼怪,难免会感到害怕。两个人一起就不同了,最起码还有人陪伴,说难听点,就算死也有个人垫背,何乐而不为呢!


  不过话说回来,死是死不了的,我怎么说也会看面相,一个人是否有劫数,通过面相基本就能看出来。大劫就更不用说了,很容易就能通过面相看出,显然我和岚莺不至于衰到那个地步。


  “妈呀,那里有个人!”


  岚莺忽然咋呼一声,吓的我心里咯噔一下。顺着她指的那个方向看过去,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站在走廊里。


  这女人背对着我们,披散的头发乌黑发亮,加上那件深红色的大长袍,看起来很是诡异!


  “别……别过去!”


  岚莺看着我一步步朝那个女人走了过去,不免担忧的提醒着我。


  我只是回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,也没再说什么,直接朝着那个东西走了过去。凭我的经验来看,它应该不会伤害我们,否则也不会以这样的出场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
  距离它还有几米,我停了下来,问了一声:“你是谁?”


  它缓缓转过身来,我看到了它的脸,不过脸上却被一股浓郁的黑气遮挡着,看不清真实面目。


  正当我准备再靠近一点看清楚时,它却忽然化作一团黑气,在我眼前消失了!

  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忽然走廊里又出现了一个官兵打扮的‘人’。


  我一看到这身打扮,似乎所有疑惑都在这一刻得到了答案。可以想象的到,这身打扮,肯定是当年的那些官兵,他们死后原来一直没有去投胎,灵魂居然会藏匿在这家麻风病医院里!

  “求求你,帮帮我,帮帮我们吧!”


  我还没走到它跟前,它却忽然跪了下来,不停地冲着我磕头。


  岚莺下意识的躲到了我身后,很快又有几个声音传来了。


  “帮帮我们吧!”


  “我们都是罪人,因生前犯下弥天大错,死后只能游荡在人间受苦,求你帮帮我们吧!”


  那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音调拖得很长,就好像没力气说话一样,听着让人头皮发麻。


  “咱们还是走吧,这里太邪门了!”岚莺挽着我的胳膊,一边说着,一边拽着我往楼梯口的方向拖拽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