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鬼街

  岚莺说的那些东西,一时半会儿很难凑齐,我又不会说泰国话,只能找到中国游客,请求他们的帮助。


  好在同胞们都很热心肠,也不问我要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的,直接就告诉我在哪里可以买到这些东西。


  冥币蜡烛元宝香都可以在一个叫做鬼街的地方买到,鬼街距离我入住的这家酒店有几十公里的样子,坐车去用不了多久。


  鬼街是专门经营阴人用品的,有寿衣店、棺材铺、纸扎店等,凡是死人用的东西那里都有。


  只不过那个同胞看我神色慌张,于是提醒我让我最好不要晚上去。


  我问为什么,他也没说,只是摇摇头就走开了。


  我寻思着他可能是谣言听多了吧,毕竟那种地方,多少都会有奇怪的传闻。如今这个社会的乱象就是这样,人们总喜欢捕风捉影,遇到一点奇怪的事就总是喜欢夸大事实,把原本平常的一件事说的离奇古怪。


  鬼街这个名字都很有噱头,只是这个名字都能编造出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,要是再发生过什么古怪的事情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
  寻常时候,我自然不会大晚上往那种地方跑,这不是没办法嘛,我不去等会儿秋云来了,什么东西都没准备,挨骂事小,耽误事问题可就大条了。


  本来听了那个同胞的话,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,想再找个人打听打听,是不是鬼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想想还是算了,问清楚了又怎么样,该去还不是得去,与其提心吊胆,倒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
  其实我这人很怕鬼,就算明知道鬼不会伤害我,我还是害怕的不得了。可能是因为两种磁场不一样吧,人身上的磁场跟鬼的磁场相互排斥,就像两块磁铁一样,有正负极两面。


  我叫了一辆私家车,司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瘦高个,脸色看起来比较憔悴,他是一个泰国人,我没办法跟他正常沟通,想找个中国游客翻译一下,大街上一看,人来人往的居然没看到中国人。


  “老板,上车吧,要去哪里?”


  那司机居然会说中文,操着一口不流利的古怪口音问了一句。


  “太好了大哥,你会讲中文啊,带我去一趟鬼街,要多少钱?”我高兴的询问。


  他眉头一皱:“鬼街?你去那里做什么?”


  “这个你不用管,带我去就行了。”


  “老板,不是我想管你,去那里是你的自由,我只是随口一问。对了,顺便提一句,鬼街可不是你这种小年轻该去的地方,你要去最好白天去。”司机说道。


  “怎么,听你的意思,那里不干净?”我试探着问他。


  他努了努嘴:“我知道的不多,听说那个地方不太干净,晚上会有奇怪的东西出现,你确定还要去吗?”


  “去,当然要去,开车吧!”我此刻完全是打肿脸充胖子,想想还是去一趟吧,我也不打算告诉岚莺他们了。如果说实话,他们可能会让我先不要去,等他们回来再去,可是那样的话,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,很伤我的自尊心。


  “老板,我还是想问问你,大晚上你一个人去鬼街做什么?”


  “我跟你说不清楚,反正是很重要的事情,大哥,你能不能开快点?”


  “已经够快了,老板,不要急嘛!”


  我能不着急吗,秋云一来肯定要开始做法事了,我得把需要的东西全部准备好才行。


  大概一个小时,司机才把我带到地方,到了街口,他就把车停了下来,打开车门脸色凝重的看着那条昏黄的街道,倒吸一口凉气回过头说:“老板,我还是奉劝你不要去了,这都是为你好。”


  “都已经来了,你告诉我不要去,开玩笑呢!”我谈出钱付了车费,然后司机就摇着头上了车。


  看着车子慢慢驶远,我忽然变的很紧张。刚才怎么说有一个人在,感觉没有那么吓人,司机突然走了,大晚上的,就我一个人站在街口,望着那冷冷清清的街道,难免心里有些发毛。


  这偌大的街道,看不到一个人,就连灯都少的可怜,好不容易看到一盏灯,还是挂的白灯笼。这灯笼在微风下摇曳不定,给人一种恐怖片的既视感,那些可怕的东西不自觉的就在脑子里冒了出来。


  得亏我身经百战,要是换成一个普通人,我怀疑他都没有勇气继续走下去了!

  我也不知道哪里卖冥币香火蜡烛什么的,只能继续往深处走,想到处看看再说。


  走到一个路口时,忽然看见前面有一堆火,仔细一瞧,居然是在烧纸钱。那黄色的纸钱压在一块儿小石子下面,燃烧过的灰烬随着微风拂来,吹的满大街都是。


  风正好对着我吹来,灰烬吹到了我脸上,进了眼睛,我急忙低下头揉眼睛。睁开眼,忽然看到一对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了,这对母子看起来很奇怪,女人牵着小孩的手,就站在马路对面看着我。


  “请问,哪里有卖冥币的。”我上前一步询问道。


  这时忽然风好像变大了,又是一阵风吹来,灰烬吹的我满脸都是,不光进入了眼睛里,还吹进了嘴巴里。


  “呸呸呸,真讨厌!”吐掉那恶心的灰烬,揉揉眼再抬起头时,忽然发现那对母子不见了!


  我一下子愣住了,心里想,难不成我这是看见鬼了?刚才就觉得他们不太对劲,大晚上的站在路上一动不动,正常人哪会这样?

  我不敢再想下去,越想心里越发毛,这个节骨眼可别再节外生枝啊,我只想把东西买齐赶紧离开,别的事情都与我没关系。


  匆匆穿过马路,我几乎一路小跑,街道两边没有一家开门的。我就觉得很奇怪,刚才那个司机为什么不告诉我这点,他只说最好不要晚上来,也没说晚上这里不营业啊!


  跑到一家棺材铺前面时,我忽然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音,好像是从棺材里传来的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