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子母棺

  听上去,声音就像是有人在棺材里面敲击发出来的,吓的我心里一紧,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。


  慢慢转过身来,看了一眼老板,发现他比我还夸张,脸上豆大的汗珠都冒出来了。此刻老板面部看起来有些扭曲,很难想象他这种发死人财的也会害怕,也会怕成这个样子!


  “快……快过来!”老板忽然冲着我大喊了一声。


  “这是什么情况,怎么会有声音,棺材里有东西吗?”我急忙跑了过去,站在老板身边问道。


  “别问了,快进屋吧!”他明显害怕了,急忙把我拉进屋里,把门关上了。


  看他的样子,应该是知道一些事情,要不然不会突然间吓成这样。我试探着问:“老板,那棺材里是不是有东西,以前也会这样吗?”


  “不知道,你不要问了,自己找地方睡吧,天亮了再走。”老板说完就又回到了柜台后面,这次他居然神叨叨的在那里点起了香,像是拜神一样在那里嘀嘀咕咕的。


  “不行啊老板,我得马上回去,我看我还是走吧。”说完,我就来到了门口。


  谁知道这个时候,老板像是发神经一样冲了过来,一把搂住了我的腰,把我抱的紧紧的,神经兮兮的说道:“你不能走,你留下来,一个晚上……就一个晚上行不行?”


  我此刻心情复杂,非常尴尬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先前的恐惧感也在此刻荡然无存,此时心里想的都是这个老板会不会是同性恋,他会不会对我做出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?


  还好我功夫不错,他要是真敢,我不介意把他狠狠地凑一顿,怕就怕他耍诈,万一对我下迷药,功夫再高也得被人鱼肉。


  立刻挣脱了他,我责骂道:“你神经病啊,为什么这样做?”


  “我……我求求你,不要走,我给你钱……我给你钱行吗,我有很多钱,价钱你来定好不好?”老板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,看起来就好像是旧病复发一样,而且还是脑袋上的疾病。


  “真是什么人都有!”我推开了他,打开门就出去了。


  出来后,发现老板正站在门后面看着我,眼神中透着一丝恐惧和一丝不舍。


  从棺材旁边经过的时候,那声音又响起来了,这次距离近,听的更清楚了,确实是从棺材里传来的,就像是有人在里面用力敲打木板。


  我就不信这个邪,这次我没有害怕,而是直接掀开了棺材盖!


  在棺材盖打开那一刻,我下意识的看了老板一眼,他明显很害怕,整个人坐在地上,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看。


  棺材盖打开后,里面忽然蹦出来一个毛茸茸的东西,还没看清楚是什么,一溜烟的就不见了。


  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合着是这玩意儿在作怪,我还真差点以为闹鬼了。不过冷静下来一想,这也不太可能,棺材都没卖出去,里面自然不可能装着尸体,既然是空的,也就没有闹鬼这一说。


  看起来保持清醒的头脑至关重要,最起码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不至于六神无主。我刚才就有些过激了,本来直接走就完事了,还非得掀开棺材看个究竟,要是真有大粽子出来掐我脖子,那该多危险啊!

  摇了摇头,我准备马上离开,一刻钟也不再逗留。刚走出去几步,又听到了一阵敲击声,还是从棺材里传来的,这一次是另外一副棺材。


  我以为又是刚才那种小动物,就没当回事继续往前走,走出一段距离后,听到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,就像指甲在木板上用力划过发出的声音。没等我整明白什么原因,紧接着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叹气声,就在我身后传来!

  这声音冷不丁的就出现了,吓的我浑身一抖,不敢回头看,也忘记了要逃跑,只是木愣愣的杵在那里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从恐惧中抽离出来,我慕然回头看去,意料中会看到可怕东西的一幕并没发生,棺材还是棺材,老板还是那个老板。


  只是此时的老板早已经蜷缩成一团,跟个大皮球似的蹲在门后面,只能看到半拉身子,特别诡异。


  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怕是再走下去还要碰上脏东西。这条街很长,我怕自己还没走出去就交代在这里了,思来想去,留下来也未尝不可,这样或许会安全点。


  一个人太自信也不是好事,我总觉得自己命硬,不会被鬼弄死,可也经不住这么三番五次的惊吓啊,迟早人都会疯掉。


  我改变了最初的想法,决定还是先留下来比较好,大不了秋云来了让他们过来接我,会不会嘲笑我那都是小事,在性命面前,什么尊严都不值一提。


  想明白之后,我再次回到了棺材铺,看到老板还在地上蹲着瑟瑟发抖,我弯下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没事吧?”


  “啊!不要过来,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不想伤害你!都是那个贱货……是她……你去找她,别来找我了!”棺材铺老板忽然像是变了个人,语气慌张的说道。


  他刚刚把话说完,我还在回味这番话里的意思,没等我想明白,忽然就听到一声巨响,扭头一看,外面有一副棺材盖子居然自己掉了下来!

  棺材盖好像是被一股力量击飞的,飞到了远离棺材好几米的地方。


  怀着一颗好奇又恐惧的心理,本能驱使着我慢慢的靠近那副棺材。走近一看,发现棺材里果然有猫腻!


  那棺材里躺着一具女尸,身上裹着一层油脂一样的东西,呈蜡黄色,如同风干的老腊肉一般。仔细瞧,发现女尸旁边居然还有一具小孩的尸体,是一个小男孩,年龄不过十岁左右,身上同样覆盖着蜡黄色的油脂。


  我不禁骇然,这玩意儿我见过,母子同棺,这样是很容易滋生怨气的。怪不得来的时候在路口看到一对奇怪的母子,仔细一看,跟棺材里这两位还真有点像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