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感情纠葛

  尸体从表面上看,没什么奇怪的地方,两具尸体身上都覆盖着一层油脂,正是因为这层油状物,或许看上去没有那么可怕了。但我能确定,刚才棺材里发出的奇怪声音,就是它们弄出来的。


  棺材盖突然自己飞出去,也是它们弄的,这恐怕不是尸变那么简单,分明是有冤魂作怪!

  要说尸变倒也好办,初具雏形的僵尸轻易伤不了人,它们是没有自由意识的行尸,被怨念驱使或许会乱闯乱撞,但还不至于攻击人。我听说人刚死不久如果诈尸,只会朝着一个方向跑,不会转弯,很轻易就能躲开,直到跑到墙上,它们就会自己停下来,这个时候再把它们抬回棺材里就完事了。就算是厉害的僵尸,一碗黑狗血也基本解决问题。


  可这两具尸体,没有尸变的迹象,刚才掀开棺材盖的力度却是很大,无形的力量最为致命,这股力量可以杀人于无形,让人防不胜防。


  不过我不是特别担心,它们不是冲着我来的,应该是冲着棺材铺老板来的。


  不用询问来龙去脉,仔细分析就能猜到个大概。刚才棺材铺老板吓的把什么都抖出来了,听他言语中的意思,好像是说这对母子是他害死的,就算不是,他也是帮凶。


  他害怕事情暴露,干脆就把尸体放在了棺材里,也许是打算找机会处理掉尸体,可是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。


  刚才我要走的时候,他拼了命抱着我不想让我走,主要是因为害怕。一个人做了亏心事,就算没有鬼,也会整天疑神疑鬼,何况这是真的闹了鬼,棺材铺老板在此之前应该已经有所察觉了,不然不会表现出这般惶恐不安。


  分析的差不多了,也就不那么害怕了。凡事有因必有果,我没有做亏心事,面对死尸心里也坦荡荡,反而是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,心里有鬼才会整天提心吊胆。


  回到屋子里,我把门关上,打算问问棺材铺老板,这一切究竟是因何而起。既然让我遇到了,我就不能一走了之,鬼魂有冤情如果不能得到伸张,只会徒增怨气,我要是就这么走了,说不定日后还会缠上我。


  就好像眼看着一个人快要死了,打个电话就能救到他,而我却选择视若不见,那么我就有见死不救的嫌疑,如果死者阴魂不散,有很大几率会缠上我。


  这麻烦我可不想招惹,所以决定好好问问清楚,如果是能帮上什么忙,我会尽量去帮,帮不上忙至少也该了解一下再说。


  “怕也没用,人是你杀的吧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他们跟你什么关系?”我点了一支烟,递给他然后严肃的看着他询问道。


  他抬起头看了看我,泪水在眼睛里打转,接过香烟,轻轻抽了一口,手一抖香烟就掉在了地上。


  他哽咽着说:“我……我不想……这样,是那个贱货……是她害死了我妻儿!”


  “什么,他们是你的妻儿?”我惊讶的看着他,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。


  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他甘愿替一个害死自己妻儿的人掩盖犯罪证据。也怪不得那对母子死后都要纠缠他,眼前这个男人简直比人渣还要渣!

  棺材铺老板眼神中明显有一丝悔意,但更多的是害怕,我看到他腿旁有一摊淡黄色的液体,应该是刚才被吓尿了。


  他哭哭啼啼的过了好一会儿,状态才慢慢好起来,接着他告诉了我一件事。


  他说自己开棺材铺已经有好些年了,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,在同行中也算比较吃香的。两年前,他结识了一个小寡妇,这小寡妇的丈夫出了车祸,不幸去世了,小寡妇来他这里选购一副棺木,刚好赶上材料不够,要进购材料需要等一两天。


  那天晚上凑巧下着大雨,由于雨太大的缘故,小寡妇没办法及时赶回去,于是打算在棺材铺休息一晚。为了不让家里人误会,还打电话告诉他们,自己在附近的小旅馆先住下来了,等雨停了才回去。


  棺材铺老板已经有了家室,不过他的妻儿都住在镇子上,只有白天才会偶尔去一趟棺材铺。而棺材铺的老板晚上一般也不会住在铺子里,这种店铺根本不用担心会有小偷惦记。


  那天晚上是凑巧赶上了,原本棺材铺老板是留下来等人送材料来的,可能是因为下雨的原因,材料一直没有送来,刚好小寡妇要走的时候,雨势更大了,她只能暂时住在棺材铺避雨。


  无巧不成书,棺材铺本来地方就小,只有一张小床,那天晚上下了雨,气温又特别低,两人只能挤在一张床上,一个人睡一头儿。


  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不发生点什么似乎说不通,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定力这么强的。棺材铺老板三十多岁,精力正旺盛的年纪,小寡妇跟他差不多大,或许是刚刚失去亲人的原因,棺材铺老板对动手动脚的时候,她居然出奇的没有反抗。


  两个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发生了关系,事后棺材铺老板很害怕,就给了小寡妇一些钱,让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,否则他的家庭就全毁了。


  可事与愿违,有的事不是钱能解决的,特别是感情上的问题。


  小寡妇竟不自觉的被棺材铺老板迷住了,每天晚上都去铺子里给他幽会。


  一来二去,事情终于败露了,老板的妻子撞见了他们干的丑事,当时很生气,但考虑到自己还有家庭,不想把事情闹大,于是就想私底下解决。


  不料棺材铺老板竟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,他居然被小寡妇迷的神魂颠倒,说要跟妻子离婚。


  他妻子一听,当然不乐意了,当时就对丈夫动起手来。这个时候小寡妇看不下去了,帮着棺材铺老板一起殴打原配,在推搡的过程中,原配不小心滑了一跤,正好脑袋撞在地上。


  等他俩把人扶起来时,发现一根崭新的棺材钉已经刺进了原配的脑袋里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