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弃尸荒野

  棺材铺老板当时就吓傻了,他没有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。他是做棺材的,钉子随处可见,可他一向都很小心,按理说地上不应该会有钉子的,并且还是一根钉在木板上的钉子。


  不管怎么说,人已经死了,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,把尸体处理掉才是最好的办法。于是两人便商量着如何处理尸体,小寡妇说,正好外面下着雨,干脆把尸体拖出去埋了,谁也找不到不就没事了。


  棺材铺老板一想,觉得是个办法,虽然心里很难过,也很害怕,但他更害怕自己会因此坐牢。人都是自私的,纵然两人是夫妻,当自己面临危险时,又有几人能第一时间想到对方。


  两人就要动手时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,打开窗户一看,原来是送材料的人来了。


  两人只好把尸体藏在床底下,收了材料把人送走,这才开始处理尸体。


  他们原想挖个坑把尸体埋了,后来想想这样做不安全,万一有警犬嗅到了,肯定会怀疑到他头上。出于安全考虑,棺材铺老板决定把尸体拖到深山里埋掉。


  谁知两人刚把尸体拖到门口,棺材铺老板的儿子突然来了,小孩一看到母亲满脸是血躺在地上,再一看旁边那个陌生的女人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他尖叫着转身就跑。


  在棺材铺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小寡妇就冲进了暴风雨中,一把将孩子扑倒了。


  小寡妇压在孩子身上许久,才慢慢放开了他。棺材铺老板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,等他跑过去时,发现儿子也已经被小寡妇按在水坑里淹死了!

  发现儿子也死了,棺材铺老板痛哭失声,抱起儿子冷冰的尸体跪在雨中愣了很久。小寡妇担心会被人看到,强拖着他进了屋。


  也是这时棺材铺老板才知道,原来那根棺材钉正是小寡妇故意放在地上,然后又看准时机把他妻子推倒的。她原本就不想让他妻子活,因为她已经深深爱上了他,所以想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杀了他妻子,这样就可以得到他的人。


  杀他儿子,完全不在计划之中,当时她很害怕,怕事情败露,一时起了杀心,干脆把小孩儿也按在水坑里活活淹死了!

  明白真相的他既伤心又恨,他没想过自己结交的是一个如此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!可气归气,他却不能把小寡妇怎么样,已经失去了妻儿的他,不想再看到有人离他而去,于是打算将错就错,把两具尸体赶紧处理掉,免得夜长梦多。


  两人当天晚上就用运棺材的车把尸体装了上去,连夜拉到了一处荒山野岭丢在了山沟子里面。这个地方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来,而且野狼经常在附近觅食,恐怕用不了多久,尸体就会被野狼吃掉。


  棺材铺老板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,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妻儿,他总不能真的让他们被野狼吃掉吧。于是他挖了一个浅坑,草草把妻儿埋了,然后就匆匆回到了棺材铺。


  他跟小寡妇商量过了,两人决定近段时间不再有任何往来,以免惹人怀疑。


  打发走小寡妇,他便报了警,说妻儿失踪了。警方立案后,开始着手调查,如此查找了好几天,一无所获,后来只能通过网络来寻找失踪人口。


  在这段时间里,发生了很多事。小寡妇不知道怎么的,忽然间就病了,棺材铺老板得知这个消息,很是担心,偷偷的跑去看望了她。


  据他回忆,当时看到病床上的小寡妇时,他明显感觉到有点不对劲。小寡妇气色很差,双眼无神,而且那眼神像极了他妻子。


  从小寡妇家里回来后,他就一直心神不宁的,总觉得要坏事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就听人说小寡妇死在了自己家里,警方正在调查死因,听说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。


  但是小寡妇临死前,听邻居说听到了她的求救声,那天是深夜,她住在娘家,楼下住的是她父母还有一个七岁的女儿。奇怪的是,她的家人似乎没听到她的求救,第二天就传来了小寡妇的死讯。


  住在附近的邻居站在门外看了一眼,看到小寡妇的尸体当时就吓跑了。听说死的样子很难看,眼睛睁得很大,就好像死不瞑目一样,并且面部表情有些扭曲,都已经脱相了,似乎死亡之前受到了严重惊吓。


  警方调查中发现,小寡妇死的时候,家里的门窗都从里面锁死了,排除入室伤人的可能,而且小寡妇身上也没有任何致命伤。要说是她的家人干的,那就更不可能了,因为她死的很离奇,根本没有伤痕,倒像是大家说的那般,是受到了惊吓导致死亡的。


  换句话说,就是活活被吓死的!

  一个成年人,如果说被吓死,概率也是很小的,除非是身体原本就有问题,亦或者是确实看到了很恐怖的事情发生。


  别人可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棺材铺老板却是心知肚明。他总感觉妻儿死后,身边总是会有一阵阵阴风,肯定是他妻儿的鬼魂回来了!

  棺材铺老板很害怕,他每天晚上都会上香祈求家人的原谅,他很后悔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后悔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
  没了家人,他也不敢回家睡,反而睡在棺材铺心里会比较踏实。


  他心里很愧疚,今天晚上刚在路口烧了点纸钱,没想到就把它们引来了!

  也就是这么巧,我刚刚要来买东西,就碰上了这档子事儿,可真是应了那句话,人倒霉,喝凉水都塞牙!

  “老板,你最好去自首,说不定你妻儿会原谅你,要不然我看你迟早要玩完!”


  听他说完,我叹了一声对他说道。


  他摇了摇头,抹了一把眼泪,便挣扎着站了起来。此时的他,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,他一步步走到棺材跟前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一边磕着头一边念叨着什么。


  忽然,我看到女尸居然坐了起来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