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阴债

  那一刻我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。刚才我看过了,女尸身上有怨气不假,不过没有尸变的迹象,就算是鬼魂想要控制尸体,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。


  怨气来自鬼魂,跟尸体无关,没有了魂魄的尸体就是死物,鬼魂想操控死物,那需要一定的道行。新鬼没有修炼过,怨气再大也做不到操控死物,它们最多能用怨气拿起分量轻的物体,并不能直接附在尸体上面。


  棺材铺老板这个时候还没有发现,依旧跪在那里低着头念叨着。我捂着嘴巴大气都不敢出,只是木愣愣的看着,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


  这女鬼怨气这么重,不会对我下手吧?我只是一个顾客,冤有头债有主,对我下手我到哪说理去。


  正在胡思乱想,忽然就看到女尸把脸转了过来,眼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!

  它双眼布满血丝,正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
  我哪里受得了这种惊吓,当时本能的就关上了门,然后腿一软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我的心脏跳的很快,呼吸变的沉重起来,刚才那一幕还不断在脑海中浮现,越是不想去想,就越是会出现在脑子里。


  棺材铺老板大概是听到了我关门的声音,忽然在外面用力拍门,把我吓得一紧张,就把桌子上的蜡烛碰掉了,刚好掉在冥币上面。


  一看见着火了,恐惧也在这一刻被灼热感压了下去,我赶紧爬起来扑火,火还没扑灭,门就被棺材铺老板一脚踹开了。


  “快关门,快!”棺材铺老板惊慌失措的样子,分明是也看到了。


  门已经被他弄坏了,关上门之后,他在门后面顶着,让我去找东西抵住。此刻火还没有扑灭,我怕把棺材铺给烧了,只能把火焰扑灭后才去搬桌子。


  把桌子搬到门口,放下时,刚好透过门缝看到了一个人的脚,没穿鞋子,脚上覆盖着一层蜡黄色的油脂!

  我立刻把桌子抵在门后面,然后担心不够,又去搬来了一个货架,凡是能够用到的东西,全部都搬来了!


  确定门已经抵的很牢固了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这才发觉自己腿都已经软了,身上更是出了一层冷汗,凉嗖嗖的。


  “我只是个客人,为什么让我遇到这种事!”我小声埋怨道。


  棺材铺老板像是听不见我说的话一样,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
  看了看时间,已经九点多了,这个时候岚莺她们应该已经接到了秋云,也该回来了。我已经出来一个多小时了,该买的东西还没有买好,要是误了事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
  于是急忙拨打了岚莺的电话,接通后:“小莺,秋云来了吗,你们还要多久?”


  “已经接到他了,半个小时就赶回去,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


  “你问秋云几点开始,我尽快赶回去。”


  “他说十一点之前都可以,王权,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,要不要帮忙?”


  岚莺还是了解我,听我一说就知道我有麻烦了。


  “不用不用,我马上回去,等我。”


  挂断电话,我就直接推开门出去了。管它诈尸还是闹鬼,冤有头债有主,关我啥事!


  清官难断家务事,就是道士来了,也不会接手阴债这种事情,处理不当对自己很不利的。很明显,这是棺材铺老板自己惹的祸,他死不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杀妻弑子的人,活着也没用!

  当我出去后,发现棺材盖已经盖上了,那女尸不知道去了哪里,反正也不关我的事,于是我就一路小跑离开了鬼街。


  直接回到酒店,我前脚刚进去,她们也正好从电梯里出来。


  “王权?好小子,这么久不见还是这么帅!”


  秋云一看到我,就笑呵呵的打趣道。


  再次见到他,我心情很复杂,但更多的是高兴。


  “你总算来了,再不来我都要去找你了。对了,你来泰国干什么,不会在跟踪我们吧?”我走过去跟他拥抱了一下,然后严肃的问他。


  “怎么会,跟踪你们有什么好处!我这次来,主要是处理一些零碎的问题,我跟你们说不清楚,这样吧,先解决了眼下的问题再说,好不好?”秋云急不可待的从岚莺手中把房卡拿过去,开了门。


  “咦,什么情况?”


  他刚进屋,就看到床上躺着两个人,急忙停下了脚步,并且转身就要走。


  “咱们是不是进错房间了,快走快走!”


  “没进错房间,老实待着吧你!他们俩昏迷很长时间了,我们这次来泰国就是想找一个高人救他们。”岚莺沏上一壶茶说道。


  “昏迷多久了?”秋云脸色凝重的看着床上的两人。


  “大概有半个月吧,可能更久,记不清楚了。不说他们了,先说说你的办法吧,不是要开鬼门吗,你还不赶紧准备准备!”我把买来的东西放在他面前,对他说道。


  “怎么是泰国的冥币,你这也……算了算了,将就着用吧,不知道行不行!对了,鸡血狗血呢,不要告诉我你没准备!”秋云皱起了眉头。


  我尴尬的笑了:“大哥,这里是泰国,你要中国的冥币,恐怕还真没有。至于鸡血和狗血,我还没来得及准备,要不我现在就去找?”


  他看了看手表:“还有一个多小时,不一定能找到,要不明天再说吧,急也不急于一时。”


  “你早说嘛,明天就明天,老娘都快困死了!行了,王权,你带他去前台办个手续,让他赶紧歇着吧,没什么事我也要睡了。”岚莺打着哈欠说道。末了还补充一句:“对了王权,今晚我和马姐睡,你跟牛鼻子睡吧。”


  走出房间,秋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进了电梯,他小声问我:“王权,听小莺话里的意思,好像你们两个睡过了?”


  “没有没有,你可千万不要误会,我跟她什么事也没有。倒是你,你们两个……你们为什么闹别扭了?”


  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其实我心里很不好受。秋云的出现,让我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