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克夫相

  “我跟小莺本来就什么事都没有,当初我跟她一起回老家,只是帮忙而已,我是个生意人,收了别人的钱,自然要去帮忙处理问题。只是后来我发现,她有个堂哥很不简单,寨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她堂哥都能解决,根本不需要我帮忙,后来我就把钱退了,离开了那里。”


  “真的是这样吗,那为什么岚莺好像对你很不满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?”


  “王权,咱们认识有一段时间了吧,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不可能不知道吧。我把你们当朋友,才愿意跟你们在一起,咱们之间的关系,远不止如此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秋云这家伙还是老样子,要想跟他认真探讨一件事,是根本行不通的,他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,答非所问,没法沟通。


  我开始理解岚莺了,跟他这种人在一起,怎么会快乐。他总是有自己的想法,有自己的一套说辞,别人说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。


  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,我却也把他了解了个大概。秋云这人,跟我们不太一样,他太自我,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时,首先会考虑自己的安危,然后才是别人。


  这大概就是岚莺不喜欢跟他在一起的原因吧,反而跟我待在一起会有安全感。女人嘛,外表在坚强内心也是柔弱的,都缺乏安全感了,怎么可能继续跟他处关系。


  “怎么了,生气了?我这人有啥说啥,你别往心里去。我跟岚莺可能有点误会,我当你是兄弟才告诉你,其实她命不好,会克夫,多的我也不说了,你知道就行,千万别告诉任何一个人!”秋云忽然停下来,附在我耳边悄悄说道。


  听完后,我想当惊讶,但是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我问他:“你有没有骗我,为什么我没看出来她会克夫?”


  “骗你干嘛,你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,那是你本事不到家!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她,这事儿还是不让她知道比较好。”秋云郑重其事的说。


  我沉默了,得知这件事,我心里很难受,难道真是我本事不到家,看不出来?我是学这一行的,我相信命,有的人生来命就不好,确实有克夫这种说法。


  反正有这种面相的女人,谁娶回家了都要倒霉,干啥事都不顺,而且不会旺财,日子会逐渐衰败,严重时,会把人克死!


  但是看相的就算看出来了,也不会告知当事人,一旦说了,会毁了别人的一生,而且自己也要承担严重的后果。


  一般来说,命格都是从出生那一刻就定型了,通过后天努力或许可以稍微改变,但也只是略有好转罢了。克夫这种命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的,虽然厉害的算命师有办法改命,但代价也是非常大的,除非有人甘愿为之牺牲,或许还有机会。


  “我知道了,不说这个了,你大老远赶来,也累了吧,今晚好好休息,什么也不要想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!”


  开了一个房间,我便跟他挤在了一起,洗漱完毕,去看了一眼隔壁房的张大春。这小子也昏迷了,到现在还没醒过来,要是陈秀芝那件事摆不平,估计他以后都不会醒了。


  说起来我们几个也真是倒霉,什么事都赶上了,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难道霉运也会传染的吗?

  晚上我俩睡一个房间,这小子精神好,非要拉着我聊天,一直聊到深夜,他说肚子饿了,又出去买了点吃的回来,还带了几瓶泰国的啤酒。


  我说我很少喝酒,酒量不行,他非让我陪他喝,好吧那我只能舍命陪君子。果不其然,喝了两瓶人就有点轻飘飘了,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
  借着酒劲,我把平时不愿意说的话都说了出来,到后面说过什么,我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
  反正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岚莺和马玉颜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马玉颜还悄悄的问我,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。


  这我就纳闷了,我把她叫到一旁盘问她,我昨天晚上到底说过什么,做过什么事。可是马玉颜不肯告诉我,她小声对我说:“兄弟,你就别问了,我是不会说的。小莺交代过了,让我不要告诉你,我不可能出卖朋友的!”


  “到底是什么,这么神秘?”


  “那当然了,不过你可以去问你那个道士朋友啊,说不定他会告诉你。”马玉颜说完,就匆匆跑开了。


  她和岚莺出去逛街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凌乱。正好秋云洗漱完来我们房间喝杯茶水,我提起了这件事,他却跟马玉颜一样,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,就是不愿意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
  “秋云,别人不告诉我也就算了,你也这样!咱们是不是兄弟,你说!”


  我很生气,我这不是喝断片了吗,什么都不记得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做出什么尴尬的事情来。要不是他非让我喝酒,至于这样吗,到头来还不告诉我,那不是太委屈了!

  “兄弟,其实也没多大事,就是说了一些肉麻的话,我就不告诉你了,省的你听了起鸡皮疙瘩。对了,今天晚上试试能不能开鬼门吧,你有别的事没有,没事的话,可以去找鸡血狗血了。”秋云看我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,于是笑着把手搭在我肩上说道。


  “行吧,办正事要紧。问题是我不知道哪里能找到这两样东西啊,你知道吗?”


  “我当然知道,算了算了,还是我亲自跑一趟吧,我看你这几天应该没睡好,黑眼圈好重,你还是躺着休息吧。”


  “这不好吧,要帮忙你就开口啊,反正我都习惯了。”


  “没事没事,你休息吧,我这就去。”


  秋云倒也干脆,说完这句话,回房间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。


  一想到晚上就要开鬼门了,我就特别紧张。开鬼门意味着什么,我心里很清楚,只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再出岔子才好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