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锁尸

  或许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许许多多能人异士,只不过我们不善于发现而已。比如我这样的人,突然拥有了如此神乎其神的本领,本该在人前炫耀一番才合乎常理,但不知道为什么,拥有这种能力没多久,我就渐渐感到恐慌。


  我害怕在人前显露自己的本事,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人性的丑恶,一旦我的秘密被人发现,定会被当做异类,当做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我不想惹人注意,不想被人打扰,那就只能学会隐藏自己。


  或许那个女人也是这类人吧,她只是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能力罢了。也难怪我们会把她当成不干净的东西,谁让她能够操控纸人呢,就冲这点,足以说明她不是一个普通人。


  那女人不知道做了什么,只见纸人忽然围着棺材开始转起圈来,一连转了三圈后,纸人忽然自己燃烧了起来。


  随着纸人的燃烧,那深红色的棺材也升起了浓烟,但却没有明火。不一会儿,棺材就变得漆黑,就好像被火烧过一样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烟熏火燎的气味。


  “妈呀,怎么着火了!”岚莺不禁惊呼一声。


  或许是她说话的声音大了点,忽然那个女人又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我们藏身的这个方向。这次我看到了她的脸,正好两个纸人还在燃烧,火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的面部表情,甚至连毛孔都能看到。


  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视力变的这么好了,距离几十米都能清楚看到对方脸上的毛孔!我惊于自己拥有如此能力的同时,又特别疑惑,这个女人究竟在做什么。


  仔细看,她的年龄应该不大,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,没有化妆,但是模样倒是挺好看,属于那种天生丽质的类型。她的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,身材匀称,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重的女人味。


  我想不通是什么样的女人,会做这种工作,难道她是来对付那对母子的?

  “喂,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扣出来!”


  岚莺忽然严肃的看着我,吼了一声。


  我吓得一个哆嗦,果然跟他们说的一样,一旦有了女朋友,就不能随便去看别的小姑娘了,要不然会产生误会,解释都解释不清楚。


  我只能岔开话题对她说:“你猜猜看,那个女人应该是在做什么?”


  “这我上哪猜去啊,看她的手法,不是在驱邪超度就是在摆弄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。你要真想知道,为什么不过去问问她,也许她看你长的帅,会告诉你呢!”


  “小莺,别开玩笑,我可提前告诉你,万一对方不是善茬,要找咱们麻烦,你可得第一时间逃跑,我来拖住她!”


  “你可拉倒吧,每次都这样,也是时候换我来照顾你了吧!”她挽着我的胳膊,在我耳边低语轻言。


  这世上最暖心的情话也不过如此了,人生得一这样的女朋友,夫复何求!

  “小莺,我太幸福了,为什么我们没有早点在一起!”我情不自禁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
  她却娇羞的说:“谁说没有在一起,很早以前不是就在一起了吗,还睡到了一张床上,你见过哪个女孩子不喜欢你会跟你同床共枕,你还真是个木头疙瘩!”


  “可是,我们只是睡在一起,也没有做别的事情呀……”


  “你想做什么,你这个满脑子肮脏思想的小坏蛋,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!”岚莺在我胳膊上使劲掐了一下,疼得我龇牙咧嘴的,也不敢叫出声音来。


  “哎吆,我的小姑奶奶,你下手轻点啊!”


  “嘘,别说话!你听到没,好像有声音……”岚莺紧张的提醒着我。


  我开始屏气凝神仔细听,还别说,真的有声音。好像是铁链子相互撞击发出的声音,这种声音我熟悉,以前就听到过几次。


  只要一听到这种声音,我就知道没有好事发生,下意识的联想到鬼差拿着铁链子来拘魂了。


  可是不应该啊,如果附近有鬼差,那个女人不可能察觉不到。按理说有鬼差在附近,她不该插手人家的阴债,除非是嫌自己命太长了,又或者,鬼差就是冲着她来的。


  容不得我想清楚,便已经看到了声音的来源。原来是我自己多心了,那铁链子发出的声音,正是来自于那个女人。


  我看到女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小拇指那么粗的链条,跟平时栓狗的狗链差不多模样,大概有两三米的长度,也不知道她打算用来做什么。


  这铁链子拿出来之后,忽然间棺材居然开始晃动起来,我的心也跟我抽搐了一下,下意识的按着岚莺的头,让她不要伸出头看,万一被发现可就不好了。


  其实那个女人可能早就发现我们了,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威胁,我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,主要担心的是棺材里的东西,谁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。


  等了几秒钟,只见棺材晃动的越来越厉害,紧接着,忽然就停止了晃动。那女人不慌不忙的走到棺材跟前,一只手抓住棺材盖,用力往上一提,棺材盖就随之被提了起来。


  她将棺材完全打开,棺材盖丢在一旁,然后拿着铁链弯下腰去,不知道在捣鼓什么。


  这个角度看不到棺材里有什么,只感觉到她好像很费力气的样子,两只手同时发力,提着铁链往上面拽。


  “王权,她不会是想把尸体弄出来吧?”岚莺抱着我的胳膊,抱的更紧了。


  “躲在那里的人,可以出来了!”


  岚莺话音刚落,那个女人的声音就突兀的传来,吓了我一跳,差点吓尿了。


  “是不是在叫咱们?”岚莺像做贼一样,四处看了看,然后皱着眉头问我。


  我苦笑:“你觉得这里还会有别人吗?”


  她摇了摇头,一副很害怕的样子,就是不愿意放开我的手。


  摸了摸她的头,我对她说:“你待在这里不要走开,我过去看看。”


  虽然她不想让我去,我还是挣脱了她的手,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