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罪狱

  这一路上我们俩一人抱着一个纸人,也难怪私家车看到我们都不停车,在别人眼里,可能我俩的举动会让人很难理解,尤其是在这个时间段,我自己看着都觉得诡异。


  等我们跑回酒店时,已经过了十一点了,酒店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们抱着纸人进去了,很快就有一个泰国妹拦住了我们,用不是很标准的中国话问我们:“请问你们带这个东西做什么?”


  “小姐,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了,反正是用来救命的,你就通融一下,放我们过去吧!”


  “不好意思,我们有规定,不可以带奇怪的东西进来,麻烦你扔了吧!”


  “这可怎么办,千辛万苦弄到手了,人家不让进!”岚莺愁眉苦脸的说道。


  这时我刚好看到那个唯利是图的中国籍服务员,于是灵机一动把他喊了过来:“小哥,你来一下。”


  “又是你们,怎么还带着纸人来了,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服务员小哥惊讶的看着我们。


  “没时间解释,我这里有三百块钱,你看能不能帮我说服那个泰国妹,让我带纸人上去,我保证明天天亮之前,会把纸人销毁,怎么样?”我从岚莺手中接过刚才那个女人给的三百块钱,对他说道。


  他接过钱撇着嘴说:“才三百块啊……算了算了,认识你们也是缘分一场,佛说,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,不看僧面看佛面,就帮你们一回吧!”


  男服务员不知道跟那个泰国妹说了些什么,还别说真管用,泰国妹果然被他说服了,然后告诉我们走楼梯,不要吓到其它客人,天亮前一定要把纸人处理掉,尽量不要被别人看到。


  我俩屁颠屁颠的抱着纸人从楼梯上去了,打开房间,看到秋云已经在酒店房间里布置好了一系列的道具。符箓、神坛、桃木剑、铜钱剑、鸡血狗血冥币蜡烛应有尽有,只有想不到,没有他拿不出手的。


  忽然间房间里变成了这个样子,我还真有点不适应,一旁的马玉颜本来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到我们回来了,赶紧跑到我们身边惊讶的说道:“我的妈呀,你们俩可算是回来了,这个秋云真是道士吗,他真能把鬼招出来吗?”


  “马姐不要怕,道士是驱鬼的,有他在什么问题都能解决,你要是实在害怕,干脆出去走走吧,这里我来盯着。对了,小莺也出去吧,你们女人阴气重,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。”我对她俩说道。


  两个女孩对视一眼,然后各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立马就开溜了。


  “来的正是时候,把金童玉女放下吧,没什么事你也一边待着去。”秋云正在拿着桃木剑做法,瞥了我一眼说道。


  我把两个纸人放下,然后就看到他用桃木剑刺穿一张符箓,口中念念有词,跟走江湖的道士差不多。我们村以前就有很多这样的冒牌货,打着道士的名义四处行骗,听说后来被人举报了,还判刑了,用的伎俩跟他此刻使用的差不多。


  不过秋云的本事我是亲眼目睹过,他跟走江湖的不一样,毕竟是正宗茅山派的弟子,没点真本事也不敢夸下海口开鬼门。


  果然,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。这家伙用的方式虽然跟走江湖的一样,但有一点是走江湖的做不到的。就比如说让桃木剑上面的符箓凭空着火,虽说走江湖的也可能借助化学达到这一目的,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。


  而秋云使用的方法跟他们有很大不同,他不光可以不用明火点燃符箓,还能操控符箓在空中自行漂浮,此刻符箓就好像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。这种手段,走江湖的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。


  符箓飘在空中,形成了一个八卦图案,不一会儿就熄灭了,但是熄灭后空气中还残留着八卦图案的烟雾,久久不散,特别诡异。


  接着秋云放下手中的桃木剑,拿起桌上的毛笔,蘸了其中一个碗里的血,在金童两只眼睛上点了一下。随后又蘸了另外一只碗里的血,在玉女双眼点了一下。


  做完这一系列的操作,他便开始结起了手印,口中念念有词。然后忽然咬破自己的手指,用血在八卦图案上面点了两下,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
  只见那八卦图案竟散发出了诡异的红光,并且在缓慢的旋转起来,随着图案转动,屋子里忽然出现了一股邪风。


  这邪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,待到邪风逐渐平息,再次睁开眼睛时,我发现周围的景物已经变了。


  原本是在酒店房间里,而此刻我俩却出现在一个漆黑的,寸草不生的地方。这个地方看起来很奇怪,说是完全漆黑又不太像,但就是不知道光是从哪里传来的,仿佛空气中自带光源一般,如北极光,只是没有色彩。


  “秋云,你老实告诉我,咱们是不是灵魂出窍了?”我紧张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。


  “你小子倒也不笨,不错,正是灵魂出窍。罪狱应该就在前面了,等会儿你不要说话,跟在我后面,我做什么,你就跟着做,千万不要开口说话,切记!”秋云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。


  我心里一万个不爽,没想过这小子招呼都不打,直接就让我灵魂出窍下来陪他了!阴曹地府这种地方,一般情况下没人愿意来,就是为了救人,我也不愿意往这种地方跑。


  去过一次地府,阳气会大大折损,一段时间内是很难恢复过来的。本来这段时间就够倒霉了,这不是雪上加霜嘛,照这个情况,我的运势一年半载怕是没办法好转了!


 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,既然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,有什么事也只能一起担着,埋怨始终解决不了问题。


  我跟在秋云身后,很快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。这时秋云停了下来,转过身来跟我比划着手势,然后捏住自己的鼻子,缓慢的朝那两个人走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