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哭魂狗

  “小莺,别瞎说,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隐情,没弄清楚之前千万不要自己吓自己。”我急忙呵斥了一声,不想让大家感到恐慌,有些事情胡乱猜疑只会让自己更害怕。


  “我可没有瞎说,不管你们信不信,在我们老家确实有这种传闻。”岚莺不服气的撇着嘴说道。


  “什么传闻?”马玉颜仿佛对这个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
  张大春也凑近了一些,搬了个凳子坐过来,打算好好听听岚莺的解说。而岚莺也干脆,直接躺在了床上,靠着床头,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,不慌不忙的对我们说:“在我们老家,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,据说阴雨天,如果听到寨子里的狗同一时间叫个不停,那一定是在叫魂。这个时候,狗的主人要立刻把狗牵回屋子里,如果它还是叫,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,必要时得把狗打死,要不然会很危险,狗的主人可能因此会丢了魂。”


  岚莺顿了顿继续说道:“这种现象,老人们说是狗在哭魂,如果任由它们叫下去,很可能就会把人的魂魄勾走。我记得小的时候,寨子里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当时死了两个人,都是无端端死在了床上,最后来了法医验尸,也不知道验出什么结果没有。那两个人死前,有人听到他们的狗叫了一整夜,那天晚上寨子里的狗全部都在叫,狗主人死后,那只狗也疯了,后来被人一棒子打死了。我见过这种现象,所以我很信,不管你们怎么想,反正我觉得狗可能真的在哭魂……”


  我们听完岚莺说的这番话,面面相觑,从他们眼中我看到了深深的怀疑。其实我也不敢妄下断言,这种事情真不好说,也许岚莺说的确有其事,也许只是以讹传讹,不管怎么说,还是要多长个心眼比较好。


  来到窗口,向外面看了看,发现镇子上几乎所有人家都关门关窗了,就连灯都完全熄灭了。这时天上的月亮早已隐藏在云层中,小镇变的漆黑一片,除了那诡异的狗叫声,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。


  “快回来,别看了,小心抓不到狐狸还惹一身骚!”岚莺轻轻把我拽了回去,温柔的对我说道。


  “小莺妹妹,你刚才说的……是真的吗?”马玉颜忽然走到岚莺跟前,严肃的看着她问道。


  “怎么了,你们是不是不信?我就知道很难让人信服,总之大家听我一句劝,最近几天,天黑后就别再出去了,真发生什么事后悔就晚了。”


  “不是不信,我的意思是,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邪乎,我是不是应该推迟几天再走。我的事也不重要,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,可这个时候走了,我觉得有点对不住大家。”马玉颜解释道。


  “说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,老马,你就放心的走吧,这里有我,保准出不了差错!”张大春拍着心口信誓旦旦的做着保证。


  “说谁老马呢,你才老马,你全家都是老马!”马玉颜气的直喘气,白了他一眼,转过身去骂道:“怎么那么讨厌,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,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人!”


  “嘿嘿,开玩笑……开玩笑,别认真。我的意思是,玉颜走不走对我们都没有影响,反正咱们也就是住几天的事儿,不至于什么妖魔鬼怪都让咱们遇上吧!”张大春见马玉颜真的生气了,立刻嬉笑着凑近说道。


  “走开吧你,离我远点,不想看到你!”马玉颜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。


  岚莺笑了笑说道:“行了你俩,真是上辈子的冤家!其实大春说的也没错,马姐有事随时可以离开,说句不好听的,你也别放在心上,你不在我们身边,倒还让人省心了。我不是说你会拖累我们,我的意思是,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发生,不希望你受到牵连,马姐,你可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。”


  “妹妹,我知道,你对姐姐好,姐姐都记在心里。想想自己确实没啥本事,除了经济上能支援一下大家,什么都做不了,留下也起不到太大作用。好吧……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,那我明天就收拾东西离开,随时保持联络,我人虽然不在你们身边,但是我希望大家都不要隐瞒,有事说事,有什么困难,一定要第一时间让我知道,行吗?”马玉颜以哀求的语气询问,听起来好像是知道我们之前就有事瞒着她。


  女人果然是心思细腻,我们确实有些事情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她知道,主要也是为她好。想想她不可能长期跟在我们身边,从泰国回去,我们始终要各走各的,顶多是还在同一所学校就读。有些事情,她不知道比较好,免得跟我一样,睡觉都会被噩梦惊醒,听到风吹草动就会吓一跳,这种感觉并不好受,简直是一种心理与身体上的双重折磨。


  “放心,一定会告诉你的。不早了,大家该睡就睡去吧,王权,你还是跟张大春睡,明天马姐就要走了,我们俩要聊聊悄悄话,快出去吧!”岚莺下了逐客令,我只好和张大春离开了房间。


  岚莺这丫头还真是奇怪,没表明关系的时候,我俩甚至都睡到了一起,表明了关系之后,她反而开始有意无意的回避我了,这让我心里多少有点堵得慌。


  不过也没什么,我不是那种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如果是,我身边那么多美女,岂不是都要遭了我的毒手。


  “权哥,咱们啥时候回国,我已经厌倦了这里的生活,实在是太无聊了,每天除了窝在房间里看泰国剧,都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了。再待下去,我怕我都忘了中国话该怎么说了!”张大春像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床上,懒洋洋的问我。


  我坐在床头,点了一支烟告诉他:“本来也没打算带你来,你要是真想回国,我可以出路费,你先回去,我暂时还不能回去,要找的人还没找到。”


  “权哥,说起你要找的人,今天中午,我倒是看到一个奇怪的女人,她手里居然会喷火!”张大春从床上坐了起来,小声说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