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肉狗屠宰场

  对于这种突发事件,确实是挺吓人的,狂犬病人我是从来没有遇见过,但是听说感染了狂犬病毒的人,死亡率高达百分之百,根本无药可治。


  我不知道被咬一口会不会也感染病毒,我可不想当小白鼠,于是急忙拉着岚莺后退,退到了安全距离外。


  这时已经有人拿来了绳子,三五个人按着他,强行把他绑了起来,嘴里塞上了破布。


  做完这一切,众人才来得及去检查刚才被咬伤的那个人,发现他腿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,皮肉耷拉着,都快掉下来了。血早已染红了鞋子和裤筒,人们一边帮他止血,一边招呼附近有车的人,把车开过来。


  很快伤者就在大家的帮助下上了车,估计是送医院去了。


  而那狂犬病感染者,被绑的结结实实在地上打滚,嘴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。他的症状好像越来越严重了,抽搐的比刚才更加厉害,身体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着,隐约听到了关节摩擦的咔咔声,绳子忽然被绷断了!

  看到这一幕,人群像受惊的小鹿一般,一下子就散开了。就在大家以为他还会袭击人的时候,那人却在地上挣扎着爬了一段距离,然后头狠狠地撞在地上,没了动静。


  胆大的人过去检查了一下,最终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什么。泰国话我听不懂,但能够看出来,这种情况,多半是已经病发身亡了!

  第一次见到狂犬病发作,确实让我挺惊讶的,这种病毒如此厉害,根本没有时间送医院,即使送到了医院,也不一定有办法医治。人类发展到今天,仍有很多不足之处,医学攻克不了的疾病还是有很多,像这类突发疾病,根本无从下手。


  可以确定的是,病毒携带者在狗身上,这人突然狂犬病发作死亡,会不会跟昨天晚上狗哭魂有关,还是跟那家狗肉馆有关?


  不一会儿,死者的家属就来了,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,长的倒也干净利落,了解过情况之后,她立刻打电话叫了一辆车,把死者拉走了。


  人群也在这个时候散去了,我看到人群中有一个中国人,刚才我就一直在留意他,这个人会说泰语。


  我上前跟他打了个招呼:“嗨,同胞,请问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  “你没听到他们说吗,这人得狂犬病死掉了,太可怕了!”他惋惜的摇着头说道。


  “不好意思同胞,我刚来泰国,听不懂他们说什么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详细的情况?”我尴尬的递过去一支烟,挠了挠头问道。


  “谢谢,我不抽烟。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听说,事情的经过,说起来可能有点复杂,你要真想知道,走吧,咱们去树荫下我慢慢告诉你。”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大树,笑着说道。


  我招呼岚莺跟上,来到大树下,发现这里还有石桌石椅,于是便坐了下来,静静地听这个中国游客跟我们讲事情的始末。


  他告诉我们,他了解的也不多,反正闲来无事,就都告诉我们好了。


  比起之前酒店里那个中国服务生,这哥们儿的态度简直不要太好了,起码跟他打听事情不用给钱。


  这哥们儿姓魏,河北人,来泰国完全是旅游的,还有几天就要回国了,镇子上发生了这种事情,他们那个团应该很快就要离开了。这么差劲的镇子本来就有很多人不满,再加上突然间死了人,估计下午就得离开,在走之前,正好跟我聊聊这件事。


  魏先生说他其实是一个漫画家,这次来泰国,主要是为了找灵感,其实旅游对他来说诱惑并不大。正好镇子上前段时间发生的事他找人打听过,听起来确实有点匪夷所思。


  事情的起因大概是因为这里的人喜欢吃狗肉,但也就这么一个地区的人喜欢吃狗肉,所以很多人为了增加收入来源,都会在家里养狗。有的同时养好几只,等到养肥了,就卖给屠宰场,然后屠宰场再加工处理之后,卖给狗肉馆。


  光是这个镇子上,就有大大小小几十个狗肉馆,屠宰场每天杀的狗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。白天听不到,一到了晚上就能听到屠宰场传来狗的惨叫声,和剁肉的声音,住在附近的人深受其害,曾经有人举报过,可人家是合法经营,手续齐全,除噪音扰民罚款之外,根本奈何不了他们。


  经济条件稍微好点的,都选择搬家了,经济差的只能逼迫自己适应,继续留下生活。


  屠宰场的生意越来越好,越做越大,每天屠杀的狗也在成倍增加。狗肉经过特别处理,再由多道工序加工之后,味道鲜美,香飘十里,就连外国的游客也禁不住美味的诱惑。


  就这样一传十,十传百,镇子开始变的有名气了,很多人不辞千里而来,不为别的,就为品尝这人间美味。


  越来越多的狗被送去屠宰场,即便如此,狗肉馆的食材也是供不应求,很多人一大早就在狗肉馆门前排队,只为能够买到可口的美食。


  直到一个月前,发生了一件事,狗肉的生意渐渐不如以前了。


  那是发生在屠宰场的一件怪事,据说当时屠宰场一共有三个屠夫,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处理狗的尸体,一天下来累得够呛。


  其中一个屠夫听说那天接到了老婆的电话,说出去有事,回来晚了点,手头上的活儿还没有做完。另外两个屠夫早已完成任务下班了,他却不能下班,因为次日早上,所有狗肉都得送出去,狗肉不能冷藏,否则味道就不鲜了。


  为了不让老板扣自己的工资,屠夫只能加班处理狗肉,那天晚上据住在屠宰场附近的居民说,后半夜还听到了剁肉的声音。


  可是奇怪的是,第二天早上,有人发现屠夫不见了,杀狗的屠宰间血迹斑斑,墙上都是血。


  同事感觉到不对劲,立刻打开灯查看,结果看到地上有一条人的手臂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