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命案现场

  当时两个同事吓坏了,立刻打电话告诉了老板,而老板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命案现场。通过观察,他们发现那条手臂正是失踪的屠夫的,他左手戴着婚戒,很容易辨认。


  并且他们还发现,断臂像是被硬生生撕扯下来的,肉芽清晰可见,还有明显的撕咬痕迹。


  他们怀疑是狗突然发狂咬死了屠夫,可搜寻过后却又找不见屠夫的尸体,只有一条手臂。他们立刻报了警,很快警察就来到了命案现场,了解过事情的经过,他们开始清点狗的数量,那些被剁成肉块的,也被拼接起来一起清点。


  等清点完,所有人都吓坏了,狗一只都没少,反而还多出来一只,并且都是被处理过的,有的剥了皮还没来得及开膛,有的已经放上了腌料。


  通过分析大家得出一个结论,屠夫的失踪,跟狗没关系,屠夫加班的时候,门窗都是从里面锁死的,必须有钥匙才能从外面打开。而钥匙只有四把,三个屠夫人手一把,老板一把。


  警方对老板和另外两个屠夫进行了调查,通过走访,最终确认三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。


  案子到这里就陷入了僵局,既然屠夫的失踪并非人为,那到底是什么致使他突然失踪,并且还断了一条胳膊?

  又是为什么,屠宰间里多了一只狗,当晚究竟发生过什么,没有人知道。


  后来警方开始调查住在附近的居民,通过走访,倒也问出一些蛛丝马迹。有人说,屠夫失踪那天晚上,镇子上的狗叫的特别厉害,还有人说,大概天快亮的时候,听到屠宰场里发出了一声惨叫,好像是屠夫在叫,还伴随着剁肉的声音。


  案子到这里,再一次陷入僵滞,警方无法找出凶手,只能当做人口失踪来跟进调查。


  可是过去了很长时间,仍没有屠夫的下落,事情慢慢的就被人们遗忘了,屠夫的失踪,一开始镇子上大街小巷都传开了,到后来,热度过了,人们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。


  镇子恢复了往日的模样,狗肉的生意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个屠夫就受影响,依旧每天都卖出去很多份,屠宰场老板甚至亲自加入了屠宰加工的工作中去。


  可是忽然有一天,宁静再次被打破。镇子上忽然死了人,而且发生在同一天夜里,不大的镇子上突然死了三个人!

  这三个人身体都很健康,没有家族遗传病史,也没有跟人结仇,生前没有服食过药物,却无端端的死在了家里!


  警方再次出动,调查后得知,这三人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三人都有吃狗肉的习惯,几乎每天都要吃狗肉。


  警方怀疑狗肉吃多了会对人体造成伤害,可是狗肉馆的食材都处理的很得当,拿回去化验也没有发现有害物质。再者,镇子上可不止他们三个吃狗肉,大家都没事,独独他们三个倒霉蛋出事了,要说跟狗肉有关,这个推测根本站不住脚。


  可要说跟狗肉没有关系,为什么三个人一夜之间全都死了,而且死的样子还差不多,都是眼睛睁着,好像临死前看到过可怕的东西一样。


  镇子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,整个警队都乱了,为了追查案子,许多警员只能取消休假,连夜加班加点四处走访取证。


  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,在警方的不懈努力下,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。


  三名死者在出事当天夜里,镇子上的狗出现了明显的不安,几乎吠了一整夜。


  警方很快抓住了这个线索,开始把目标锁定在狗身上,甚至请了兽医,检查狗身上是否携带某种传播性疾病。结果发现狗都很健康,没有任何异状。


  为了避免引起惶恐,关于这件事,警方没有对外公开。可是却没想到,一名外国黑客当时就在镇子上,听说了这件事,非法渗透警方档案,偷取了第一手资料公开售卖。


  很快就有私人部门曝光了这件事,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解释不清的怪事。从此以后,每当镇子上的狗出现异状时,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关门闭户,生怕自己也会步了那三个人的后尘!


  魏先生跟我们说到这里,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就匆匆离开了。


  我和岚莺都感到十分惊讶,想不到小小的镇子上发生过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!


  张大春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我很担心把赵小枫他们留在旅馆会出事情,于是急忙招呼岚莺回去了。


  回到房间一看没情况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不知道怎么的,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,总感觉会有事情发生一样。


  我跟岚莺商量了一下,这件事我觉得很可能跟狗有关,能帮一把,最好是义不容辞,这样有可能拯救到更多无辜的人。


  要真是像岚莺说的那般,是狗在哭魂,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制止一下。别的事情我们可能管不了,但是稀奇古怪的事情,也算是久病成良医了,都有经验了。


  岚莺了解什么是狗哭魂,所以我想听听她的意思。她怔了怔对我说:“据我所知,出现这类情况,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把狗处理掉,这样可以最大程度避免事态恶化。可你也知道,没凭没据咱们说了别人也不会信,何况这里是泰国,他们根本不可能懂这些,说出去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!”


  “你说的有道理,既然好说不行,那为什么不试试别的办法呢。”我分析着,或许非常时期,该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了。

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”她好奇的打量着我。


  “我的意思是,咱们明着肯定管不了,没人相信咱们的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亲自动手把狗全部宰掉呢!我知道这样做很残忍,对狗狗不公平,可这样做却有可能救到更多人,何乐而不为呢?”我想了很久,才敢鼓足勇气告诉她。


  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,能够用狗的性命换取更多人的生命,我认为是值得的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