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投毒

  况且就算那些狗不被我们杀掉,但最后也要被送去屠宰场,等待它们的下场只能是被人端上餐桌,与其被人吃掉,倒不如被杀掉,最起码还能留下个全尸。


  “不行,你疯了吗,这种事情……我可下不去手!”岚莺激动的从床上跳了起来,反驳着我的观点。


  “小莺,你冷静点听我说。如果有选择,你觉得我会忍心这样做吗,狗也是生命,它们本来就很可怜了,原本应该看家护院做人类最忠诚的伙伴,而如今却要被人端上餐桌!可是我们……我们又能做什么呢,不管我们做再多,也无法阻止别人吃狗肉对不对,与其被人吃掉,倒不如死的干脆一些,也算是一种解脱吧!”


  这番说辞,我自己也感到惊讶,要在平时我是绝对不会说出这般有哲理的话的。我大概也会和多数人一样,完全陷入两难,可如今是形势所迫,让我不得不做出残酷的选择。


  不管怎样,人的命远比狗要珍贵,可话又说回来,佛家常说众生平等,所有生灵都该受到平等待遇。可那也只是想象罢了,要付诸行动,哪有那么容易。正如人们说的,人类经历了千万年,才进化到今天,站在食物链顶端,如果连一条狗的命都不如,那也不会走到今天了。


  “你真的这样想?”岚莺看着我,皱起了眉头。


  “嗯,多的我也不说了,大道理我不懂,孰重孰轻我心里有数。咱们今天晚上就行动吧,硬来肯定不行,咱们得智取,最好的办法就是下药,把能毒死的狗全部毒死。这样一来,肯定会引起大家的关注,一夜之间如果死了足够多的狗,相信这狗肉他们也不敢拿去卖了,等到明天,咱们再看看情况,如果有人卖,再想办法阻止就是。”我握紧拳头,说这番话时,其实心里很难受。


  “王权,看来你真的长大了。你的办法我想过,你是对的,我听你的。”岚莺轻轻扑在我怀里,一股淡淡的芳香传来,我心里五味杂陈。


  下午我们去打听了一下,还真有卖耗子药的,毒性很大,这是泰国本土的一种毒药,说是用什么植物提炼出的毒液,剂量大误食会有生命危险。


  买耗子药会不会被人怀疑,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买好之后,就等着晚上动手了。


  回去给赵小枫和周紫萱擦拭过身体,张大春也悠哉悠哉的回来了,问他去哪里了他也不说,会来就倒头大睡。


  等到后半夜,我们准备行动了,我才把张大春喊醒。


  “大春……大春快起来。”


  “干嘛啊,让不让人睡觉了,大半夜的……”他翻了个身,继续呼呼大睡。


  “赶紧的,别给我墨迹,今晚有行动,你看好他们两个,出什么事别怪兄弟我不给情面!”


  “有啥行动?”张大春极不情愿的坐了起来,揉着眼睛问道。


  “我不是跟你说过,没事别瞎跑,把精神养好,随时都有行动的。也不指望你帮上什么忙,你的任务就是照看好他们俩,能做到吗?”


  “权哥,别这么严肃嘛,不就是照看两个植物人,兄弟我别的本事没有,但是这个事情还是能给你办好的,怎么,不相信我啊?”他点了一支烟,吊儿郎当的说道。


  “不是不信,你小子平时就没个正经样,分不清轻重缓急。我可告诉你,这次我们要去办一件大事,你可用点心,别出岔子!行了,不多说了,我俩也该走了。”我站起身就要走,他喊住了我。


  “等等权哥,我想知道你们要去干啥,方便透露吗?”


  “会来再跟你说,时间紧迫,就这样。”我转身离开了,临走前看到他笑着摇了摇头,眼神中满是无奈。


  不知何时起,我发现我跟张大春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铁了,我俩似乎有了隔阂,不知不觉的拉开了彼此的距离。


  回去叫上岚莺,拿好提前准备好的红烧肉,我俩就悄悄出发了。这肉拌了耗子药,一块肉的剂量足够毒死一只狗了。


  走在街上,我心情特别沉重。什么是善,什么是恶,有时候还真是让人分不清楚。我不知道今天的所作所为将来会不会后悔,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做,不想让自己的内心受到谴责。


  做人最要紧是对得起良心,如果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去,那做人就太失败了。


  “王权,去那里看看。”岚莺听到了一阵狗叫声,急忙招呼我往一个小胡同里面跑去。


  匆忙跑到胡同口一看,果然是有一只狗,只是这只狗看起来有点不对劲,它一直在后退,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。


  胡同是丁字口,狗前面绝对有东西,只是我们这个位置看不到。


  我正准备走过去看个究竟,忽然就看到一团火光升起,狗躲闪不及,瞬间就被火焰波及了。可怜的狗全身燃烧着火焰,发出一阵阵悲鸣,倒在地上四条腿不停地抽搐,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。


  “那是什么?”岚莺下意识的拉着我的手,准备招呼我逃离。


  这时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漂亮女人从丁字胡同口里面走了出来,她手上还有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焰!

  “张大春果然没有骗我!”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。


  “你说什么?”岚莺紧张的看着我,并且在拼命拉着我往回走。


  这时我却看到,那个漂亮女人有些眼熟。仔细一瞧,这不是那天在鬼街插手阴债的那个女人嘛,怪不得她手里能喷火,原来不是普通人!


  很快岚莺也认出来了,她惊呼一声:“怎么是你?”


  “真巧,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漂亮女人转过头看了我们一眼,明显感到很意外。


  “那你呢,你又在干什么?”我不答反问。


  “难道还不够明显吗,我来帮它们解脱。”她笑着说道。


  “这次又是收了别人的钱?”我继续问道。


  “不,是我自己要做的。”她邪魅的一笑,回答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