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镇压之地

  唐菁一路上跟许多人都打过招呼了,还是有很多人纷纷跑来问东问西的,他们聊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,把我晾在了一边。这让我心里多少感觉有点不悦,不过没关系,我现在浑身都不自在,没人跟着说话反而轻松一点。


  试想一下,如果你一丝不挂的站在人群中,那种感觉,不亲身经历一次,根本不可能切身实地去体会。好在是,所有人都是一个人,它们或许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衣服,所有人的身体都一目了然,简直跟原始人一样。


  进来这么久了,我还是不能习惯,这一路上头都不敢抬起来,生怕他们看到我的脸。我紧张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没脸见人了,早知道这么尴尬,说什么我也不会来!


  “老弟,你先自己玩会儿,他们很好相处的,觉得无聊就找人聊聊天,别走远了,我等会儿过来找你。”唐菁吆喝了一声就跟着两个光屁股女人跑开了。


  我郁闷的不得了,只能找个人少的地方,蹲在那里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。我感觉自己的人权受到了侵犯,唐菁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这里会是这个样子,当时我在秋云弄出来的幻像中,也看到过巫神国,可是那里面的人明明都穿着衣服的啊!


  “你好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  忽然一个女人走到了我跟前,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手。我只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立刻就低下头去。


  我本能的问了一句:“请问……有衣服吗?”


  “衣服?抱歉,自从上次集体迁徙之后,我们已经不再穿衣服了。这个空间不适合穿衣物,只有铠甲才能保留在身体上,但只有出战时,战士们才会穿上铠甲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也想你一样不适应,后来大家都光着身子,时间一久,也就习惯了。你是法师带来的,关于巫神国的传说,你应该知道一些吧,如果你真的介意,我可以禀报族主,给你一套铠甲。”


  她说完,也蹲了下来,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。


  我尴尬的要死,不敢正眼看她。正当我准备答应的时候,忽然有个人喊她,她就急匆匆的跑开了。


  唐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半天没有回来,我蹲在地上动也不敢动,过了许久才敢抬起头看一眼。却忽然发现所有人都离开了,偌大的空地上,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

  我举目环顾四周,发现大家好像真的不见了,再往远处是一片雾蒙蒙的世界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

  我很害怕,于是便开始循着地上的脚印走下去,希望能找到大家。走着走着,发现前面越来越黑暗了,但最后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!


  我寻思着,这个地方难道也有白天黑夜之分,不会是天黑了吧?

  抬头一看,天上也没有太阳啊,这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,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阴间一般。到了阴间也是这个样子,光线很暗,但又不是什么都看不见,至少能够看到不远处的景物。


  可是此刻,我是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,两眼一抹黑跟个瞎子似的。我开始叫喊唐菁的名字,随便谁来都可以,只要有个人能应一声,我也不至于这么恐慌。


  可惜很多时候事与愿违,理想与现实总是背道而驰,根本没有人出现,我也索性不再叫喊了,干脆转过身往回走。结果后来发现,往回走也是一个样,还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。


  正当我感到惶恐不知所措时,忽然脚下一轻,整个人就失去重心,身体向一旁倾斜。我吓坏了,这旁边肯定是深渊,掉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摔死!


  幸好在这个时候,有一只手抓住了我,一回头,我以为会是个漂亮小姐姐,谁知却是一个壮汉,对方自然也是赤裸身体,真是没眼看!


  不过他救了我,说声谢谢还是应该的。我顺便跟他打听了一下巫贤这个人,对方居然真的知道巫贤,还说巫贤是巫神国第一战士,只可惜一百多年前的封妖大战中,已经战死了!


  而我刚才差点掉下去的地方,就是巫贤的葬身之地,也是镇压寿妖的禁地。族里拥有最高权利的人,才能去到镇压之地,寻常人轻易不敢靠近,否则会被寿妖的元神吞噬。


  由于寿妖无法真正消除,族里只能通过封印来削弱它们的力量。值得庆幸的是,寿妖的繁殖能力很弱,每年族里都会旅行除妖节,被抓回来的寿妖都会被封印在巫贤的安息之地,那里有巫贤留下的强大法阵,注入族人的巫灵之后,可以牢牢镇压住寿妖。


  寿妖也不是不死不灭的,只要它们的寿元消耗完了,自然就会消散,族人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彻底消灭寿妖。到那个时候,就不必过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,他们也可以去到人界,或是更辽阔的地方,起码不用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。


  听完后我唏嘘不已,没想到巫贤那么厉害的人都战死了,这寿妖到底是什么东西,能威胁到巫神国众多生灵?

  来的时候我初步观察了一下,光是我看到的族人估计都得上万,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头,跟闯进了巨型蚂蚁窝一样。


  “兄弟,我再问你个事,你知道唐菁吗,她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?”我思忖了一下,提出了我的疑问。


  男人跟男人在一起就是好沟通,就算大家敞开胸怀赤裸裸面对对方,也不会感觉不好意思。


  他笑了笑说:“你是说法师吧,她答应过族主,要把当年的恩人送来,她来了,说明是找到了。”


  “恩人?”我疑惑的看着他。


  “嗯,你大概没听法师说过吧,一百多年前,族人迫于寿妖的威胁,差点灭族,幸好巫贤前辈去人界找了一位神人前来相助,这才逢凶化吉。我记得那人好像叫什么……叫什么士……不对不对,好像叫什么柔?”


  “怀柔,你说的可是怀柔?”我惊讶的看着他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