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剥鬼皮

  “对对对,就是怀柔,我想起来了,怀柔是人界的道士,听说道士很厉害,比巫神还要厉害,寿妖那么难缠,他都能解决,如果他能留在族里该多好啊!算算时间,怀柔道士也应该不在人世了吧,要不是封印的力量正在削弱,族主也不会出此下策,怀柔是个苦命的孩子,没想到死后还不能安息,唉……”


  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老哥你好好跟我说说。”我严肃的问道。


  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,毫无隐瞒,或许是因为唐菁在巫神国的地位比较高,他们很尊重她,就连她带来的人好像都高人一等。


  他告诉我的是,唐菁也是族主在人间找到的厉害人物,但是唐菁并没有能力对付寿妖。唐菁说只有正一派和密宗弟子的法术可以对付寿妖,不过那需要很高的道行,年轻一辈的人基本上都达不到那个标准,而老一辈人身体已经走下坡路了,根本没办法来到巫神国。


  所以族主决定把当年的怀柔找来,他是拯救巫神国的关键人物,即使身躯已经消亡了,他的灵魂也有很大作用。但是具体要怎么做,他不知道,恐怕只有族主才知道。


  人们一直在猜测,可能是要用鬼皮镇压寿妖,据说鬼道的皮,能够维持阵法千年不消,怀柔当年正好赶上了,鬼使神差的把自己炼成了鬼道,或许冥冥中安排好的,怀柔就是为巫神国而生的。


  听了这个族民说的话,我震惊的同时又有很多疑问,巫神国难道真的没有一个人才了吗,怀柔不欠他们什么,反而是他们亏欠了怀柔,可为什么,人家都已经死了,还是不放过他!


  我心情很复杂,这种失落感无法形容,这次来巫神国,我看清了一件事。人们常说的斗米恩升米仇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
  巫神国未免也太自私了,世间之大,难道就找不出怀柔这样的人才了吗?他们拥有开辟时空的能力,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能够对付寿妖的人!

  我立刻让族民带路,找到了唐菁,当时唐菁正在跟族主谈话。见到我来了,唐菁立刻把我迎了进去,给族主介绍我的身份。


  族主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,看起来很慈祥,说话也很慈祥。唐菁让我给族主跪下,我却不屑一顾,冷声质问她:“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对不对,你故意设下圈套,让我们把怀柔从罪狱带出来,目的就是为了借花献佛,把怀柔交给巫神国,任由他们处置?”


  “老弟,你先别激动,你听我说……”唐菁略微吃惊的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透着一丝无奈。


  “没什么好说的,你到底收了人家多少好处,才会答应他们,你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处置怀柔吗?”我冷冷的质问道。


  “年轻人,别冲动,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。怀柔是心甘情愿的,在你们设法救出他之前,我就跟他取得过联系,牺牲他一人,能够拯救整个巫族,如果是你,你愿意吗?”族主放下手中的杯子,轻叹一声缓缓说道。


  “这是真的吗?”我有点不敢相信,其实大道理我都懂,换做是我,我可能也会这么做。


  小道士只不过是想在自己魂飞魄散前,能够充分利用自己存在的价值罢了。相比在罪狱受的苦,可能剥鬼皮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只要能够切身实地的帮到族神国的子民,那么死也死的有价值。


  “对不起,我承认我确实利用了你们。可是你要明白我的苦衷,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们真相,你们还会跟我合作吗?”唐菁此刻委屈的看着我,感觉都快哭出来了。


  我沉默许久,最后想明白了一件事。她没有做错,是我太激动了,或许正如刚才那个族民说的那样,这是怀柔的命,他的价值就在这里,如果不这么做,巫神国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!

  “我明白了,你们是对的,对不起是我冲动了!”


  我心情很郁闷,独自走到外面发呆去了。真想不到世界上还会有人比我更惨,活着的时候不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,死了还要被关在罪狱受尽磨难,但最后还得为了拯救巫族被人剥掉皮。


  我在想,怀柔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,今生才会遭受这么多痛苦与磨难,他的存在难道仅仅是为了拯救巫神国?


  命运还真是让人摸不透,我虽然跟着师父学艺多年,熏陶了许多关于命运的理论,但是像这种事情,还真从来就没有听说过。说起来,算命的再厉害又怎么样,那些会改命的大师,也只不过可以改一下时运,而命数是改不了的,一切都是安排好的,只能按照设定好的路线走,最终的结果不会受到外界因素而改变。


  这是我的观点,其实我还不是凡夫俗子一个,哪有资格去猜测命运,但这些也都是经验之谈,正如我此时此刻会出现在这里,恐怕也是冥冥中安排好的。


  从来的时候我就一直有一种感觉,总感觉在这里会发生一些事情,而且是关于我的。


  “王……王权,你不要生气,我不是有意的,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唐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我身后了,我还没有发觉。


  回过头来,我笑了笑:“没事,我没有生气,只是忽然间明白了很多道理。唐姐,对不起,我不该质疑你,你做的一点没错,换成我,我也会这么做。”


  “你能理解就好,其实我也有私心,我没有告诉过你,我活不了多久了!”唐菁叹了一声,无奈的看着我说道。


  我很惊讶,愣了一下问她:“你说什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
  “说来话长,或许是杀戮太重吧,做这一行的,难免要跟鬼怪打交道,管的事情多了,折寿是避免不了的。上次你也看到了,棺材铺那件事,本来我不该插手,但是为了钱,我还是插手了。我需要钱,你不懂我的苦衷!”她说着说着,眼泪就哗哗的掉了下来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