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叫魂鸡

  这下我彻底心死了,我不后悔,至少自己努力过,不论成功失败,努力过就问心无愧。


  水很凉,很深,掉进来后,我就被那一双双有力的手拖着往深处去了。桥上的引魂灯随即也掉进了水里,我眼睁睁看着蓝色的火焰在水中越来越暗,直至最后完全看不见。


  我的意识也开始变的模糊起来,除了身上传来被人抓着的感觉,眼睛什么都看不见,到处都是一片漆黑。黑暗和恐惧如一头凶兽,瞬间就把我吞噬了。


  然而这一刻我却异常的平静,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做再多努力,命也不可能轻易改变,这是我的命,我无怨无悔。最要紧的是唐菁活着,只要她活着,一切都还有可能。


  我的身体在冰冷的水中不断下沉……不断下沉,直至最后,意识越来越模糊。在闭上眼睛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了光,蓝色的光。


  再后来,我就完全失去了知觉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隐约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。


  “权哥……快醒来吧,权哥快醒来……”


  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,不知道是谁在说话。


  “闪一边去!哪有你这么叫的,叫魂都不会,真是废物!”


  忽然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耳中,这次我听清楚了,这个声音是马玉颜!

  “唐姐姐,他到底还能不能醒过来啊?”


  这个声音是岚莺,天啊,我居然听到他们说话了,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没有死?

  太好了,我还活着,我居然还活着!此刻我内心深处兴奋的想要放声大哭,可是我做不到。


  虽然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,我却没办法让自己醒过来。我试了很多种方法,都没用。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鬼压床一样,明明有一丝意识,身体就是动不了,好像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,这种感觉很多人可能都经历过。


  不一样的是,我此刻经历的比鬼压床更可怕,我能很清楚的听到别人说话,就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!


  我想到了一种可能,会不会是我已经死了?

  有人说,人死之后,在一段时间内,灵魂并不会马上离开身体,这个时候亲人们说话的声音能够传到耳朵里,还能听到,但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

  想想跟我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像,难道我真的已经死了吗?


  刚才还有那么一丝欣喜,想到这里我就只剩下难过了。没想到费了这么大劲,最后还是难逃一死!

  “别着急啊,急有什么用,我不是说过了,每天叫几遍,很快就会醒过来了!今晚轮到谁叫了,把五彩鸡绑好,别又跑了!”


  这是唐菁的声音,听她的意思,好像是在叫魂,难道她想把我的魂叫过来?


  这不大可能吧,没听说过人死了还叫魂的,我只知道迁坟会用到这种办法。那是因为迁坟时,死者的魂魄可能找不到尸骸变成孤魂野鬼,这个时候就用到了五彩鸡。


  我跟着师父迁坟时就见识过一次,师父说这种公鸡是叫魂鸡,迁了新坟时,必须得在坟上栓一只五彩鸡,连着栓三个晚上,有的地方要栓七个晚上,风俗不一样。


  师父懂这个,他说这种办法最先可能也是懂行的先生想出来的办法,确实能够把死者的魂魄叫回来。因为公鸡在夜里都会打鸣,鬼魂最怕的就是公鸡打鸣,只要鸡打鸣,鬼魂第一时间就会回到自己的坟里,长时间待在外面,会被公鸡把魂叫走。


  一旦魂魄被公鸡叫走,据说下辈子投胎就要变成鸡,这也是鬼害怕公鸡打鸣的原因。不过这些都是传闻,我师父也不知道真假,他只知道公鸡可以叫魂,这是真的。


  只要在新坟上面栓一只叫魂鸡,死者听到鸡打鸣,就会拼命的往骸骨的方向跑,就算跑到公鸡跟前,只要他的骸骨在那里,就不会被公鸡叫走魂魄。魂魄进入骸骨里面,也就不需要担心其它的问题了。


  说实话,我挺感动的,唐菁没有放弃我,大家都没有放弃我!


  又是引魂灯,又是叫魂鸡,他们为了我可谓是煞费苦心。只是我能不能活过来,我自己说了也不算,如果能活,没有人愿意死!

  迷迷糊糊的,我一直能听到外面的动静,现在应该是夜里,他们安排了张大春给我叫魂。这家伙我就知道靠不住,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了他打呼噜的声音。


  不过我也不怪他,可能我已经昏睡好几天了,刚才听他们说话我就知道,这些天他们都没少受累,张大春也是真困了。


  这一夜我也跟着睡了一觉,我发现自己睡着的时候什么也听不到,而且还会做梦,这不像是死人会有的反应。


  这么说来,我应该是没有死,只不过跟赵小枫和周紫萱一样,都陷入了一种假死状态。


  可就算知道自己还活着又怎么样,想想他们两个,都昏迷了这么久,还是没有一点苏醒过来的迹象!


  我会不会也跟他们一样,这一睡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?如果会那样,我宁愿自己死了,最起码不会拖累别人。


  以岚莺的性格,他肯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,我敢说,我昏迷多久,她会陪伴我多久。往长远了不敢说,三年五载应该不会离开我。


  我不想拖累人家小姑娘啊,我要是真的醒不过来,以后就这么躺在床上,不仅仅是害了岚莺一个,连我的家人都会被我拖垮的!


  “都这么久了,还是这样,他到底还能不能醒过来啊?”


  是马玉颜的声音,他们又在讨论我了。


  “别着急啊,你着急也没用,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做就行了,能不能醒过来得看他愿不愿意醒了!”唐菁的声音。


  “什么意思?”岚莺问道。


  “什么意思还用我说吗,要看他有没有放不下的事,或者有没有放不下的人。我让你们叫魂,也没让你们只叫魂啊,你们可以跟他多说说话,刺激一下他的大脑,说不定就醒过来了!”唐菁说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