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请人驱邪

  我很纳闷,我这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,还要请什么高人?

  唐菁看出了我的疑惑,她告诉我,我是被那些鬼魂抓走的,它们本来想打散我的魂灵,幸好她全力阻止才保住我。


  如今我虽然是醒过来了,但是灵在进入身体之前就受到了创伤,间接的影响到了魂魄,如果不找高人帮忙,我的魂魄会越来越虚,但最后不受惊吓也会灵魂出窍,不是变成痴儿就是死掉!


  听她说的这么严重,我的心跟着揪了一下,这事儿可非同小可,要是死了,倒是解脱了,只是会苦了岚莺,会让家里人伤心。要是变成了痴儿,那就更糟糕了,比植物人还要悲哀!


  他们让我多休息,我就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,连翻个身都得小心翼翼的。唐菁告诉我,我的灵魂特别虚,身子才会这样孱弱,这段时间,岚莺也没少为我费心,她不眠不休的炼制药蛊,可能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醒过来。


  在床上躺了一天,大家把我照顾的妥妥的,我多想下去走动走动,可是他们不答应,我也不好说什么,自己的这条命都是大家一起拉回来的,这份恩情当真是永世难忘!

  我以为他们要请的高人是谁呢,来了我才知道,原来就是秋云。


  了解过具体情况,秋云心中已然有数,他见识过长天界的鬼魂,怎么说也懂得一些克制之道。他说会尽力试一试,如今这个情况,怕是只能通过驱邪来使我恢复过来,否则灵魂很快就会散去,到那时就回天乏术了。


  “喂,你可得用点心,我们王权下半辈子就全仰仗你了!”岚莺努了努嘴对秋云说道。


  “行啊,没问题,不过小莺妹子,你该怎么报答我呢?”秋云露出了一脸坏笑。


  这小子是欺负我在床上下不来,居然当真我的面调戏我女朋友,我真想掐死他!


  “咳咳……开玩笑开玩笑,兄弟妻不可欺,别当真啊!说真的,王权这家伙也是命硬,这要换成别人,早就死透了!你们放心,我保证会尽力而为,至于他能不能挺过去,我可不敢打包票。”秋云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
  “行了,你们都出去吧,这家伙满身邪气,保不准会传到你们身上,快走吧!”秋云郑重其事的样子,不像是开玩笑。


  就是唐菁这样厉害的人,也只得乖乖听话带着大家走出了房间。


  此刻只剩下我和秋云两个人了,他一边准备着做法事要用的道具,一边对我说:“要我说,你小子就是命太好,这样都死不了。所谓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要是这次你能撑过去,千万别忘了兄弟我的救命之恩,将来有一天飞黄腾达了,别忘了拉兄弟一把!”


  “云哥,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,我这命还算好啊,要是真的命好,也不会一次次撞到鬼了!”我很无奈,他说的这些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,还飞黄腾达,我只求能够做一个正常人,那就足够了。


  “真没开玩笑,我帮你看过,不出三年,肯定会出人头地。你命里有一大笔财富,就在二十一二岁,你放心,这笔钱注定是你的,跑不了!”秋云拿出桃木剑,笑着说道。


  “行吧,你说什么都对,我只想知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,我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”


  我想挣扎着坐起来,秋云急忙把我按倒,对我说:“别乱动,你的身体很虚,长天界那些玩意儿想把你留下,幸亏唐菁用移魂术把你救了回来。不过它们的怨气也一并被带出来了,如果不彻底清除残余的怨气,以你的身体素质,最多撑不过一个月。”


  “什么意思,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?”


  “其实说白了,唐菁在最后一刻用别人的魂魄换回了你的灵魂,但你因为在长天界逗留的时间太久了,灵魂里面掺杂了太多怨气,这怨气会吞噬你的灵魂,要是放任不管,你死后灵魂还是会回到那个地方。”秋云跟我解释着。


  可是我越听越不明白,为什么长天界的鬼魂有那么大的本事,它们只不过是鬼,怎么还能做到这点。


  多的秋云似乎不愿意和我说了,他只告诉我什么也不要问了,总之能不能活下去,还得看我自己的意志力够不够坚定。如果失败了,我就会魂飞魄散,做了鬼也注定会成为长天界的一员,它们就像宗教一样,与世人的信仰不同,一旦成为它们的一员,从此就再也无法离开长天界了。


  我大概明白了秋云想表达的意思,而且也知道唐菁为我做出的牺牲,原来她是用别人的灵魂换回了我,代价是折寿五年。


  从寿妖身上,她好不容易得到了十年阳寿,为了救我又失去了五年,早知道她会这样,我宁愿不要她救。我亏欠她的实在太多了,这份恩情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偿还。


  说话间,秋云已经准备好了道具,并且在我身上画下了许多符箓,又化了一碗符水让我喝下去,最后让我平躺在床上,说要暂时抽离我的灵魂。


  他说是驱邪,具体的也没跟我多说,反正是为了救我,多的我也不想问了,我知道他不会坑害我。


  灵魂抽离的痛苦,感觉跟女人生孩子也差不多,虽然我没有体会过那种十级阵痛,但此刻身体传来的痛苦,却让我出了一身冷汗。


  头晕、出虚汗、眼冒金星伴随着恶心,所有不适感似乎都出现了,问题是我还不能动,在开始之前秋云就说了,必须得忍受,不可以乱动。灵魂抽离的时候如果不配合,很可能会失败,到那时就好心办坏事了,灵魂没有完全抽离出来,就没办法彻底清除体内的怨气,要再重来一次,人的身体是承受不了的。


  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,总之灵魂抽离持续了很长时间,等到结束时,我的身体又不能动了。


  这时我听到秋云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忍着点,这才刚刚开始,恐怖的还在后面呢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