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金刚经

  听到这话,我想死的心都有了,关键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。我的意识仿佛还在身体里,但是身体就好像死的一样,根本控制不了自己,只能听到声音。


  不知道这样过去了多长时间,期间大家都想进来看看是什么情况,秋云没让他们进来,说是还没结束,现在进来会打乱他的计划。


  说着话,我就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,过了一会儿,眼睛似乎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。我艰难的睁开眼睛,忽然发现周围的景象完全变了,此时我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这里黑漆漆的,但又不是完全什么都看不见那种。


  总觉得有光从头顶撒下来,就是看不到光源在哪里,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一个人,而且这种天气,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那种黑暗一般。


  “王权,要直面恐惧,忍不住就会死,一定要撑过去,我现在开始做法事了,首先我得告诉你,这次使用的不是传统道法,而是佛门金刚经。你体内的怨气我没办法帮你清除,来之前我找我师兄一起想办法,他告诉我金刚经可能会有用,不过一般人承受不了那种痛苦。”


  顿了顿他继续说道:“现在我要用金刚经驱散你体内的怨气,这种经文可能会伤害到你本身的灵魂,为了避免魂飞魄散,我会把你的魂魄暂时封住,我现在要开始了。”


  只闻其声不见其人,秋云的声音就在耳边,我却看不见他,我试着跟他说话,最终也没能发出一丁点声音。看来此刻的我应该是灵魂完全脱离了身体,秋云可能把我的灵魂引到了一个适合驱邪的场所里了,我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需要忍耐,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难事。


  可是真正做起来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很难,怪不得开始之前他要告诉我这么多东西。


  这金刚经果然非同一般,秋云开始之后,我看到了满天的金色经文,那经文无规律的在我身边纷飞,只要一触碰到我的灵魂,顿时就会传来一阵剧痛。更夸张的是,经文撞在我灵魂上,会直接把我撞出去很远,就好像被一辆飞驰的汽车撞到了一般,倒在地上后,很久都爬不起来。


  如果趴在地上就安全,那我肯定不会爬起来找罪受,问题是趴在地上也没用,经文仿佛是冲着我来的,即便我紧紧贴在地上,它们还是会一次次往我身上撞。每撞击一次,痛苦就加剧一分,我感觉再这么下去,可能真的要撑不住了。


  此刻我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,眼睛看到的景象也变得朦胧起来,只看到满天都是金色的符文,我的灵魂在承受着煎熬。


  这种痛苦无法用语言去形容,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痛,就连骨头里都传来阵阵刺痛。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状况,估计我撑不了多久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,我多想昏过去,那样或许就不会痛了,可是就连昏过去也不是我能够控制的。


  疼痛感持续了很长时间,忽然开始渐渐减轻了,这时秋云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。


  “王权,撑住,这才只是开始。接下来我要用金刚经驱散怨念了,会比刚才更痛苦,中途不能停止,如果你不想魂飞魄散,就咬紧牙关撑下去,大家都在等着你好起来。”


  “我要开始了,准备好!”


  秋云话音刚落,我看到符文飞舞的速度比之前更加快了,几乎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在我身边飞来飞去的。这一次符文倒是没有往我身上冲撞,不过它们却一直在我身边环绕,而且我能感觉到符文靠近我的时候,有东西从我身体里被抽离出来。


  我很清楚,此时的我只是灵魂,但是灵魂里面能有什么被抽离出来,想想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东西。


  这些东西被抽离出来的时候,并不是那么痛苦,反而还有点舒适。


  接着秋云的声音再次传来,只听他压低声音开始念诵起经文。


  “如是我闻,一时,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……”


  这经文念诵起来的时候,感觉整个人心旷神怡,如沐春风。可是渐渐的,又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疼痛,就好像有人用绣花针在身上刺来刺去似的,疼得我倒抽凉气。


  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,要不然秋云也不会那样说了。我一定要撑过去,要不然唐菁的牺牲就得付诸东流了,就算为了大家,我也不能倒下!


  “复次。须菩提。菩萨于法。应无所住行于布施。所谓不住色布施。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……”


  随着经文念的越来越快,痛苦也就越来越明显,我已经疼的倒在地上不能动了。偏偏在这个时候,从地底下伸出来许多手抓住了我,就像在桥上那一幕一样。


  那些手看着像是女人的手,光滑细腻,手指纤细,让人好奇拥有如此漂亮的手,它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。


 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看到这些手的时候,灵魂所承受的痛苦仿佛也减轻了不少。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转移了注意力的缘故,总之痛苦减轻了,我的意识也开始清醒起来。


  秋云念诵经文的声音再一次传入耳中:“须菩提。于意云何。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。如来有所说法耶。须菩提言。如我解佛所说义。无有定法……”


  这声音此时听上去让人特别愉悦,眼睛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清楚了。我甚至能够看到那满天飞舞的符文停留在我身边,上面的字清晰可见。


  我不由在心里默念起那些字来,可是渐渐的,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,符文开始出现了变化。一开始符文散发着耀眼的金光,后来居然慢慢的暗淡了下去,就像火焰即将要熄灭一般,四周也逐渐陷入了黑暗。


  这时秋云念诵经文的声音戛然而止,接着说了一句话:“坏了,王权,快集中精神跟我一起念!”


  可是我还没准备好,突然脚踝就被一只手抓住了,并且瞬间就把我拖了下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