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改运

  “改运,你懂这个吗?”我不禁有些好奇。


  他要是懂改运,为什么早些时候不告诉我这些,偏偏在我生命垂危的时候才来说这个。


  “废话,当然懂了,不过要收费的,你也知道,命格是不能随便改的,我帮你改运,可能会更改命格,搞不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,反正风险很大的,总得意思意思吧!”秋云脱下道袍,一边收拾着东西对我说道。


  “太好了,王权你没事了?”岚莺忽然跑了进来,一起进来的还有马玉颜和张大春。


  “嗯,没事了,多亏了秋云!”我坐了起来,想跪下来跟秋云道谢,可是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。


  “你着什么急啊,躺了半个月,你现在下床肯定站不起来,还是慢慢来吧,肌肉恢复需要一段时间。”秋云笑了笑说。


  “就是,乖乖的躺好,想要什么就跟我说,快躺下吧。”岚莺扶着我又躺在了床上。


  “云哥,不管怎么说,这次是你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我欠你的!将来如果有机会,一定会十倍奉还!”我微笑着对他说道。


  “十倍奉还?我听着怎么有点别扭呢?”秋云皱起了眉头。


  “是偿还,不好意思,刚刚醒过来,脑袋不太清醒。那个……云哥,你说吧,得多少钱?”


  他坐在我身边,帮我盖好被子对我说:“都是自己人,谈钱多伤感情。其实我也不是想要你的钱,首先你得知道,帮人改运是必须要收费的,不然不灵验,改错了,我自己要承担的风险太大,不是关系非常好,一般给再多钱我们都不会帮人改运的!只不过以你现在的体质,要是不帮你改一下时运,你还得再碰上它们。”


  “所以你们记住,我不是想趁火打劫,我一年的收入少说有几十万,养活自己足够了。我想帮他,是因为缘分,咱们认识这么久了,你们说我能见死不救吗,不能,所以一口价,十万,成交不?”


  “十万,我的乖乖,你可真敢开口!”张大春小声说道。


  大家都感到非常惊讶,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。


  我倒是觉得没什么,正好我还存了十几万,这些钱本来打算用来给奶奶修房子的,现在看来,也只能先用到自己身上了。只要人没事,钱早晚会赚回来,人一旦出了事,有再多钱也没用。


  “行,十万我有,什么时候开始,需要我做什么?”


  “王权你……你还是再想想吧,他不一定能帮你改运,时运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,你相信他?”岚莺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。


  “这样吧,十万块钱我帮他出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马玉颜忽然拿出了手机,准备给秋云转账。


  秋云一看到有人愿意给钱,就好像生怕她会反悔一样,赶紧把手机拿了出来,眼看着就要交易。我立刻喝住了他们:“等等!”


  “十万块钱我自己有,马姐,你帮过我们不少忙了,我怎么能再让你破费!”


  “没事没事,大不了以后有了再还我就是。我知道我生来命好,十万块钱对你们来说应该是一笔巨款,对我来说很容易就能得到,钱在我这里只不过是一堆数字,你还是存着你的钱吧,用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也好。”马玉颜看样子是真的打算为我买单。


  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,我多想有一天能够像他们一样,可以大手大脚的花钱,不用计算每一笔账。可是别人的钱始终还是别人的,十万块钱不是小数目,我可不敢让她帮我出。


  “云哥,你过来一下。”我把他叫了过去,然后私下里把钱转了过去。


  “这小子挺仗义的,行了,钱已经到账了,你休息一下明天再帮你转运吧!这一天天可真是累啊,我也该歇息去了!”秋云收到钱,就悠哉悠哉的走了出去。


  这时才发现,这里的房子好像不是泰国的,外面的村庄怎么看都像是国内的。而且在桌子上还放着一本杂志,封面全是中文。


  “小莺,咱们这是回国了吗?”我激动的坐了起来。


  “你才知道啊,都已经回来好几天了。你一直昏迷不醒,我们只好先把你带回来再说,而且唐姐姐说,要救他们俩,还得去一趟湘西。”岚莺回答道。


  “去湘西?”我看了一眼唐菁。


  她点了点头:“不错,他们的病情可比你严重,总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,等你好了咱们路上慢慢说,你就安心的躺着吧!”


  “就是,好好休息吧,想吃什么跟我说,我出去给你买。”岚莺帮我擦拭着身上的冷汗问我。


  “随便吧,你买的我都爱吃。”


  “真会说话,那你等着啊,我跟唐姐出去一趟。对了,张大春,你的那份我们帮你带回来,照顾好你兄弟。”岚莺交代完就拉着唐菁出去了。


  张大春郁闷的坐在我身边抱怨道:“权哥,你说我要不要也让那个道士帮我改一下,我觉得我的运气也不好啊!”


  “可以啊,但是你得有钱。没看我给了十万块钱吗,那可是好不容易攒下来的,现在全没了!”


  “说起来也真是气人,大家都这么熟了,还收什么钱啊!”张大春唉声叹气的说道。


  “不说这个了,大春,这次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学校去,别再跟着我们了。”


  “为什么?”他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我。


  “没有为什么,以后你就会明白的。还有马姐,我也不会让她继续跟着我们了,学校要是问起来,你就说我有事暂时回不去,别的一句都不要说,实在不行我就不读了。”


  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我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就是。对了权哥,你可得保重身体,兄弟等着你回来喝酒呢!”


  “放心,没事的!”


  我嘴上这么说着,心里却没个底。刚才听到唐菁说要去湘西,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
  湘西是什么地方,我多少也听说过,去那里肯定不是为了看风景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