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老鳖精

  那人摇了摇头:“哪有那么容易,这东西有些道行,我一个人恐怕解决不了它!”


  “那加上我怎么样呢?”秋云急忙问道。


  “你省省吧,师父教你茅山术不是用来赶尸的,你天天赶尸,夜夜赶尸,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符咒都不会画了!”


  “怎么会,茅山符咒不下千种,但只要你能说上来的,师弟我一定会画。”秋云不服气的争辩着。


  “役鬼咒?”


  “役鬼……师兄,咱们茅山派有这种符咒吗?”秋云抓着后脑勺问道。


  “唯心咒?”


  “净魂咒?”


  “灵光咒?”


  “等等等等,师兄,你说的这些符咒,我根本就没听说过,是不是师父私底下单独教过你?”秋云打断了吴半仙,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。


  “师父教的东西都是一样的,我方才说的都是入门符咒,你连最基本的符咒都忘了,师父他老人家泉下有知,一定不会原谅你的!”


  “行了行了,师兄,你就别拿师父压我了,我也要吃饭啊。”秋云似乎有些不耐烦了。


  “阿秋,师父活着的时候常教导我们,修道者,当以济世救人为己任,不为财色利诱,不为权势折服,勿以善小而不为……”


  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师兄,每次见面你都是这样,这些话我倒着都能念出来了!说起来,咱们也有两年没见了吧,我不想一见面就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是师兄,难道你没发现时代变了吗?人们不再需要道士了,我不赶尸,难道喝西北风啊!”秋云好像有点生气了,这时岚莺急忙上前做起了和事佬。


  “行了行了,二位,我听出来了,你们师兄弟很长时间没见面了,犯不着一见面就吵架吧。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聊聊吧,吴半仙是吧,秋云跟我们说起过你,你当真是了不起的人,小妹一直仰慕你的为人,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!”


  “这几位是……”吴半仙打量着我们,面向秋云询问道。


  “他们都是我的朋友,你别看他们年轻,但修为不在你我之下啊,你看这个小姑娘,她对蛊术的造诣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还有这个大姐姐,她是学异灵术的,非常了不起,值得一提的就是我面前这小子了,他可不得了,他的命格实属奇特,怎么都死不了,就是这次遇到了一点麻烦,想请师兄你帮他改改运。”秋云嬉笑着介绍道。


  “改运,你赶尸赶傻了吧,师父没教过你吗,运势越改越糟,宁改名,不改运,这道理你都不懂,真是白学了!”吴半仙凶神恶煞的对着秋云一通吼,秋云吓的也不敢还嘴。


  这俩人年龄看着差不多,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,吴半仙的脾气比秋云可大多了,看起来特别老练,一点也没有年轻人那种稚气。


  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忽然转过身看着我询问道。


  “我叫王权,半仙你好!”


  “王权……名字起的很好,东离西坎……我看运势就不用改了,你们要是为这事找我,咱们没什么好说的,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处理,恕不奉陪了!”


  “等等,师兄,你什么意思,哥几个大老远跑来,你不帮忙也就算了,不至于连顿饭都不管吧!”秋云这下也急眼了,很明显这个姓吴的半仙让他很没面子。


  “粗茶淡饭,我怕各位吃不惯。”他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
  这人给我一种很清高的感觉,但绝不是坏人,只是防范心太重了,从刚才接触那一刻,我就隐隐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磁场,真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
  “吴非,你给我站住!”秋云这次动了真格了,大声喝住吴半仙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跟前,趾高气扬的说道:“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师弟,你不认我这个师弟没关系,哥几个大老远跑来,这会儿还饿着肚子,今天说什么也得在你家蹭顿饭再走!”


  我以为秋云要干什么,架子做的倒是挺足,没想到只是想蹭顿饭吃,真是让人啼笑皆非。


  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他师兄依旧冷着脸。


  “你不答应……不答应就不是你了,师兄,这么久不见,你还是一点没变,什么都要跟我争!”秋云忽然一改常态,扭扭捏捏的,让我们看傻了眼。


  刚才还想要跟他师兄干仗呢,忽然间就变的像个娘们似的,看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!

  “真受不了你,离我远点!”吴半仙看样子也不想搭理秋云,这家伙确实太恶心了,跟同性恋似的,看来以后得防着他点。


  “对了师兄,老鳖精的事情到底处理好没有,需要帮忙你就说话啊。”路上秋云向他师兄询问着。


  他师兄看着他笑了笑:“你?还是算了吧,好好赶你的尸吧,你去了只怕也是白白送死,到时候赶尸人被人赶,那就贻笑大方了!”


  “师兄,真的那么厉害吗,我再不争气,也是正宗的茅山传人啊,跟你比肯定差的远,但在同行中也算是出类拔萃啊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!”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可我们还是听到了。


  我们跟着吴非去了他家,原来他家比我想象中还简陋,不过收拾的倒也还算干净。通过交谈,我们也了解到了老鳖精的事情。


  听说在这条河的上游,有一个很深的水潭,那水潭有篮球场那么大,里面的水是黑色的。并不是水真的是黑色的,因为太深的原因,白天看上去也是漆黑一片,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深邃又恐惧。


  最近这段时间,深水潭里面忽然无缘无故往外冒气泡,而且一到了晚上,住在附近的人都能听到,那水潭里好像有人在哭。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没怎么在意,后来哭声越来越大了,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听到了,这才引起了人们的重视。


  吴非去查看过,他说那水潭里面有一只老鳖已经修炼成精了,如果不镇压住它,迟早会害死人的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