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怀疑对象

  就这么盯着她看了有半个小时,我眼睛都睁不开了,困得不行,于是就让岚莺先盯着,我要去睡一会儿了。


  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睡的正香,忽然有人在摇晃我的身体。睁开眼什么也看不到,但我知道那是岚莺,于是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
  “快起来吧,她走了。”岚莺打开了床头灯,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。


  这个时候我困得不得了,实在没有心思去管别人的闲事,但这件事不管还真不行,说不定真能查出凶手是谁呢。能够为死去的人申冤,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,可以为自己积攒不少阴德,辛苦点又有什么关系。


  我穿好衣服就跟着岚莺出去了,因为四合院走廊里都是木质地板,我俩鞋子也不敢穿,像是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那个女人的房间门口。我刚刚把头伸过去准备听听屋里的动静,忽然就有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,还好我心理素质过硬,这才没叫出声来。


  回头一看是秋云,这小子原来也还没睡,冷不丁的出现确实把我吓得不轻。可我又不能责怪他,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,生怕被屋子里的人听到。


  秋云示意我们不要说话,然后我们三个屏气凝神聆听着屋里的动静。这个时候我好像听到了脚步声,还有流水声,屋里的人应该是在洗澡。


  我很紧张,这要是被陈家任何一个人撞见了,恐怕解释不清楚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有什么企图呢。


  “听到了吗,里面有男人!”秋云小声说道。


  “不可能吧,我怎么没有听到?”岚莺问道。


  岚莺的听力一直很好,她说没听到那肯定是没听到,怎么会有男人呢,我不信在这种情形下她还敢跟别的男人乱搞。


  不过这事儿也说不准,秋云这样一说,我好像也隐隐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,好像是喘气声,但是听起来不像是一个人的声音,像是一男一女。


  其实听到这声音,我就已经大概明白了,估计真的被秋云说中了,这个女人确实不检点,自己的老公还没入土,就开始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。并且他们还是明目张胆的在家里乱搞男女关系,也不怕被人发现,能够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的人,心理肯定很变态,有可能真的是杀人凶手!

  凡是杀人者,一般心里的想法跟正常人都不一样的,要不就不会杀人了。或许他们是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失手杀了人,但这也掩饰不了他们心理变态的事实,做事一根筋不考虑后果。


  我问秋云接下来怎么做,要不要推开门进去看看,秋云摇了摇头说:“不用,别打草惊蛇。”


  然后秋云就招呼我们离开了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我也没有多问,这种事情我帮不上忙,他想怎么做那是他的事,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自然会全力配合。


  秋云一句话也没说就回房间去了,我和岚莺回到屋子商量了一下,岚莺觉得秋云可能是对的,那个女人真的有问题。


  不过眼下我们也不好戳穿她,还是等到明天再说。一夜就这么过去了,说实话我睡的并不踏实,几乎不敢睡的太沉,而且睡觉前还检查了门窗,我怕半夜有人偷偷溜进来把我们结果了。


  我们在查探凶手,说不定凶手也已经盯上了我们,防人之心不可无,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要有的。天亮后,我们找到了陈家老三,询问了一下关于他儿媳妇的事情。


  陈老三还是那套说辞,他说自己了解的不多,不过他想起来一件事,那就是他儿媳妇一年前买了一份保险,受益人就是她自己。但是他儿子也买了保险,受益人也是自己,买保险的事,他们跟陈老三说过,两个人买的金额都是一样的,也算是为自己的人生买一份保障。


  本来这事儿再正常不过了,昨天晚上陈老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因为当初买保险的时候,他儿子跟他提到过,说是他儿媳妇怂恿他儿子买的,而且花的还是他儿子的钱。


  陈老三认为,他儿子的死或许跟他儿媳妇有关,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怀疑过儿媳妇,就在昨天晚上,他翻来覆去睡不着,越想越觉得有问题,但是又不敢说,害怕冤枉好人。他说儿媳妇嫁到陈家之后,一直遵守妇道,对长辈也很孝顺,经常会探望老人,每次都带很多礼物,不像是会谋杀亲夫的人。


  陈老三跟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,还叮嘱我们谁也不要说,万一传到儿媳妇耳朵里就不好了,总之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,听听也就算了,可千万不能说出去。


  我们几个自然不是大嘴巴,也明白其中的利害,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们不做。至于我们也怀疑陈老三他儿媳妇这件事,我们没告诉陈老三,正如他所说,事情没查清楚之前,最好不要说出去,也许只是误会呢。


  反正昨天晚上我确实听到了两个人的喘气声,今天早上我还特意躲在屋子里观察了一会儿,并没有发现有男人从她房间里出来。也许是我起来的太晚了,那个男人在天亮之前就离开了,也许昨晚真的是我们疑神疑鬼了。


  房子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,而且附近还有人家,四合院坐落在闹市附近,这个县城有夜市,晚上总会听到一些动静的,也许真是我们听错了也不一定呢。


  总之陈老三的儿媳妇确实值得怀疑,我们打算今天晚上继续蹲点,再观察一下,要是还查不出问题来,秋云就打算用另外一种方法了。


  秋云说的这个方法,是利用他老公的尸体去吓唬她,或许吓一吓真相自然就会浮出水面。但是兹事体大,弄不好会把人吓出毛病来,所以在使用这种办法之前,他得争取陈老三的同意。


  当然也不急于一时,过了今天晚上再说,按理说那个男人如果昨天晚上真的在她的房间里,今天晚上多半还会去的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