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血债血偿

  小慧吓坏了,她看到自己的老公心口插着一把水果刀,因为疼痛,已经醒了过来,并且绝望而无助的看着自己。看着自己老公嘴巴里不停溢出鲜血,小慧清醒了过来,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她不该让老相好帮她对付她老公。


  那孩子是谁的,他们都很清楚,此刻不光是她在复仇,孩子的亲生父亲比他更加想杀了那个害死自己儿子的凶手。


  等小慧明白过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晚了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公在痛苦中死去,她后悔了,她多想救他,可惜已经太迟了。


  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小慧也不想再看到有人为此付出代价,她打算做一个了断。她不想自首,更不想牵连到她相好的,于是两人一番合计,决定将尸体偷偷处理掉,到时候就谎报人口失踪,查不到算他们运气好,查到了就认栽。


  关键是他们住的小区有监控,要把尸体运出去不容易,于是两人商量着,是不是能够把尸体分成几份运送出去。


  小慧自然没有那个胆子,不过她那个相好的胆子比较大,而且是主攻人体学的,人体解剖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小慧也是那时才知道对方是带足了工具来的,她也是后知后觉,原来对方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她老公活着。


  肢解的事情,自然而然交给了她相好的去做,而小慧则开始计划着怎样来为自己开脱。整整一个晚上,他们都在为尸体的事情策划着,到后来发现屋子里的刀具都不够锋利,没办法切开尸体。


  两人试了很多次,尸体身上砍了许多刀口,仍然还是无法顺利切开。为免夜长梦多,两人决定开车把尸体丢弃在荒野,然后报人口失踪。


  一切都很顺利,尸体被装上车的时候,完美的避开了监控,小慧次日清早就报了警。警方很快出动调查了起来,几天的时间自然调查不出,监控也都看过了,她老公生前的交集也都查过了,案件还得进一步跟进。


  陈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,陈家三兄弟一番合计,决定还是先把人带回来下葬比较好,民间讲个入土为安,尸体一直放在停尸间也不是个事。


  于是他们就托关系想让人把尸体带回老家下葬,但是运尸公司不接这种横死之人,一看尸体就拒绝了。后来陈家托关系找到了秋云的师叔,想以赶尸的方式把尸体带回来,这才有了后来的经历。


  小慧把一切都招认了,陈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在,大家听完皆是沉默。是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,既然真相已经大白,该怎么处置,就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了。


  这时我刚好看到院子里有个人贼头贼脑的想出去,我提醒了大家,陈家很快就认了出来,那个人正是小慧说的那个老相好!本来陈家并不知道他跟小慧有往来,这下逮到了,自然不会让他逃脱法网!


  这两人杀了人,自然难逃法网,陈家很快就报了警,警察没多久就到了,接下来等待他们的,将是法律的严惩。而陈家祖坟风水的问题,也有了答案,原来风水并没有出问题,跟我猜想的一样,他们故意在祖坟埋死猫尸体,为的就是转移别人的注意力,想让人们误以为有人在坟地动手脚,从而误导别人。


  风水的问题我虽然是没有帮上忙,陈老三还是把两万块钱交到了我手里,说没有我们帮忙,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他儿子是被谁杀害的。不管怎样,我们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,还他儿子一个公道。


  其实我心里挺高兴的,看到凶手最后落网,这种喜悦不是钱可以代替的,虽然钱这玩意儿确实有很大的诱惑力。


  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,我们也就该离开这里去办我们要办的事情了。还是开着那辆破车,我们几个一刻钟也没有停留,吃过午饭就离开了陈家大院。


  这次车上没有尸体,可以走大路了,好在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麻烦,我们没走高速,比起乡野小路,效率提高了不少。


  一天后,我们抵达了湖南,先是找了个地方住下来,稍作休整,然后唐菁就开始打电话四处联络知情人士,打听铜甲尸的下落。这种事情一般人肯定不知道,不过她认识的人多,连泰国人都知道铜甲尸在中国,并且还知道目前在什么地方。


  唐菁打听出铜甲尸目前在湘西苗族一个神秘的小村寨里面,距离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大约还有一百多公里。连夜赶路,大家都疲惫了,于是就决定先休息一晚上,明天再出发。


  我们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,美美的洗了个澡,晚上我哪也没去,躺床上就睡了。岚莺睡不着,一直在看电视,声音开的很大,吵的我也睡不好,一直到后半夜才渐渐进入梦乡。


  但是睡的一点都不踏实,大半夜的,秋云忽然打了个电话把我吵醒了。


  岚莺听到手机响了,也睁开了眼睛,我跟她说秋云要过来,她急忙穿上了衣服。不一会儿秋云真的来了,他神色慌张,我一打开门他就闯了进来,看到岚莺急忙紧张的说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两个谁帮我算一卦,我刚才做了一个梦,梦到有个老婆婆要让我做上门女婿,我不答应,她就诅咒我不得好死,吓死我了!”


  “云哥,你没发烧吧?”我摸着他的额头,不像是发烧了啊,可为什么他会说胡话。


  岚莺听他说完,噗嗤一声笑了,她翻身下床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抿了一口说道:“这就有点意思了,堂堂七尺男儿,居然被一个梦吓得六神无主,你以后可别跟人说你会抓鬼!”


  “不是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解释,这个梦感觉有点不寻常,不是普通的梦,小莺,我记得你好像会算卦,能不能帮我算一卦?”秋云的语气听起来很紧张,看样子好像真的要出事了一样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