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寻梦者小说网 尸婆神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姻缘卦

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姻缘卦

寻梦者小说网 科幻灵异 尸婆神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


  我没见过秋云这样紧张过,就算遇到鬼也不会像此刻这般紧张,我能感觉到,这件事可以有蹊跷。于是我跟岚莺说:“小莺,要不你就给他算一卦吧,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
  “对对对,赶紧给我算一卦,不然我这心里不踏实!”秋云苦着个脸说道。


  岚莺放下手中的茶杯,无奈的说道:“那好吧,真是服了你了,一个大男人做梦都能吓成这样,还是道士呢!”


  “生辰八字报上来,我帮你起一卦。”岚莺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三枚铜钱,又拿出一个卦盘,将铜钱放在桌子上说道。


  秋云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后,岚莺就开始双手合十将铜钱夹在其中,闭上眼睛微微低头,过了一会儿她放开手中的铜钱,然后铜钱掉在了卦盘上面。有两枚铜钱是阳面,一枚是阴面,岚莺说是少阳,然后便继续抛铜钱,连续抛了六次,每一次正反面都不一样。


  六次抛完,岚莺便开始低着头认真研究起来,我俩也看不懂,于是就走到窗户跟前抽烟去了。秋云脸色凝重,似乎很紧张的样子,他看着我许久,这才小声对我说:“兄弟,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个事,万一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我希望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
  “云哥你就别说笑了,一个梦而已,至于吗!”我啼笑皆非。


  他却严肃的说道:“不,你听我说!我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,我衣服口袋里有个记事本,密码是我的生日,你打开看看,自然就会明白。”


  听他这么一说,我的心也跟我揪了一下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怎么好像在交代临终遗言一样!

  “有了,这卦不难解,卦象中可以看出来,你会有一段姻缘,而且近在眼前了!”岚莺收起铜钱说道。


  “还真是,看来我的时日不多了!”秋云长叹一声说道。


  我小声问岚莺:“小莺,你的占卜术到底灵不灵,你可别刺激他,这小子多半是亏心事做多了,做个梦都会吓成这样!”


  “你以为我故意拿他寻开心啊,卦象真的是那么说的,他确实会有一段姻缘,你要是不信,咱们就走着瞧!”岚莺不服气的抬起头噘着嘴说道。


  “那个啥……云哥,你别太认真了,有什么事兄弟我帮你扛着,就算那个梦是真的又怎么样,不就是姻缘吗,说不定到时候见到真人,不用别人威胁你,你自己就答应了呢!”我只能这样安慰他,除此之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才好。


  秋云毕竟是道士,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做到,就比如他说的那个梦,普通人应该很难梦到自己的未来,但是他可以。在岚莺开始卜卦之前,我还抱着一丝怀疑的心态,认为秋云只是太累了,做了一个梦而已,可我此刻已经不这么想了。


  “算了算了,生死有命,我还是睡觉去吧!”秋云叹了一声,便沮丧的打开门出去了。


  他走后我问岚莺:“小莺,你的卦到底准不准,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啊!”


  “怎么不准,我以前不是也算过吗,你不也亲眼目睹过吗。只是我很少起卦,也不打算靠这个谋生,我是怕算的多了,自己的命会越来越薄,要说占卜这方面,我比那些靠算命为生的先生还灵,你不信咱们就走着瞧好了!”岚莺自信满满的对我说道。


  我回想起来,以前她确实使用过这种占卜方式,当时真的灵验了,我还被吓了一跳。岚莺说她小时候就学过占卜术,其实这东西外行看个热闹,看起来很复杂的样子,只要掌握了它的原理,一点都不复杂。


  不过没事最好还是不要算卦,小事算准了也没意义,大事算准了只会让自己承受更大的压力。算卦不难,难的是算的准,同时还能帮人消灾,不过消灾一般人是不会做的。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禁忌,如果帮别人消了灾,灾难很可能会降临到自己身上,不是自己的血亲,给再多钱也不会有人愿意这样做。


  “那你说秋云真的要做别人的上门女婿了吗,他要是真的留下了,铜甲尸怎么办,唐菁她能行吗?”我略有担忧的分析着。


  岚莺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她行不行是她的事,你但什么心呢,有功夫考虑这个,不如问问你自己行不行!”


  看到她露出了狡猾的笑容,我顿时明白她的意思了。关了灯,我俩就钻进了被窝,此处省略一万字。


  第二天醒来,我们就退了房,唐菁说接下来要去真正的湘西了,那里是苗族,山高水远,路不好走,估计车开不进去,到了那里可能要徒步行走一段距离。她朋友已经把地图传给了她,看着地图也能找到那个地方。


  于是我们就风尘仆仆的顺着地图去了,一路颠簸,总算是在天黑之前到了那个地方。跟唐菁说的完全吻合,这里根本开不了车,要开车的话要绕很远,最后还是有一段路要走。


  我们干脆直接把车丢在了外面,打算徒步行走,反正带的行李也不多,一人拿一点就当是旅游了。


  不得不说,这个地方的风景确实很美,只可惜夕阳西下,夜幕很快笼罩下来,我们也无心欣赏风景了,听到山谷里的狼叫,我禁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
  我可不想碰到狼,就算此刻的我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,我也不想节外生枝。我自己应付一群狼自然是没有问题,怕就怕他们几个会受伤,在这种地方受伤问题可就大了。


  在我们身边,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,此刻我们行走在峡谷中,四下无人,静悄悄的,只能听到大家沉重的脚步声。没有人说话,气氛显的有些沉闷,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,心理防线也会慢慢崩溃。


  我正打算说点什么缓和一下这紧张的气氛,忽然走在前面的秋云跟我们打了个手势停了下来,并且回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