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伏虎

  说话间,我们已经走到了笼子跟前,这只白色的老虎看起来很大,体型比一般的老虎大多了,不过看起来很温顺的样子,即便走到笼子跟前,它也不会发动进攻。我很少看到老虎,不知道品相好不好,但我感觉这只老虎长的挺漂亮,跟大一点的猫一样,我很想摸摸它,想想还是算了,老虎毕竟是老虎。


  老虎吃人的事件一直在发生,它们毕竟是野兽,兽性难改,人类不伤害它们,不代表它们不伤害人类。就算是动物园里的老虎,也常有伤人事件,不得不防着点。


  此刻白虎跟前许多人在观看,笼子设计的绝对安全,白虎应该是出不来,而且笼子外面写了牌子,不得伸手进去,否则后果自负。


  黑市里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,我还看到了几个黑人,甚至还有十来岁的孩子,他们同样是贩卖商品的。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,但凡生活过得去,谁会愿意长期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

  这里的空气很不好,什么气味儿都有,空气不流通的缘故,进来没多久身上就出了一层毛毛汗。许多人抽烟,烟雾散不开,整个地下废墟如同仙境般烟雾缭绕。


  白虎旁边卖东西的比较少,这时我才初步对这个古代遗迹有了全新的认知。正如唐菁说的那样,这里应该真的是古代残留的遗迹,可能是因为地壳运动导致的,遗迹已经陷入了地下。


  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个房屋里面,我看到了几根粗大的柱子,屋顶还能看到一些瓦砾和残椽。


  古代的房子一般都很高,内部空间足够大,黑市明显经过改造,很多地方都打通了,整体来看空间面积还挺大的,照明设备也安装的很合理,几乎没有死角。而且我还注意到这里安装了许多摄像头,远处还有酒店和小超市,公共厕所和餐饮店一应俱全,跟地面上也没什么区别,唯一不同的是,这里永远看不到太阳。


  “请问,廖先生在哪里?”唐菁随便找了一个人,上前询问。


  “廖先生?你说的是黑市老总吧,这个我可不知道,我只是商人,卖明器的,要不要看看货?”那人回答道。


  “不了,谢谢你。”唐菁摆了摆手,然后招呼我们往酒店的方向走去。


  “我看咱们还是先住下来吧,我再找人问问,看能不能问到廖先生的联系方式。”唐菁说道。


  于是我们暂时开了几个房间,也算是暂时有个栖身之所,想来这件事处理起来没那么容易。唐菁之前不是说了,铜甲尸的价格,动辄上百万,我们几个加起来也凑不到那么多钱,要想弄到手,估计得抢!

  这可不是一件小事,抢夺铜甲尸,等同于抢银行,危险程度不言而喻。我们几个虽然各有各的本事,奈何人家手里有枪支,功夫再高也挡不住子弹啊,所以还得从长计议。


  唐菁说,只要铜甲尸还在黑市,就不用着急,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运走的,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廖先生,然后假装想买铜甲尸,见到货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。


  唐菁还说,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在行动之前,也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,入住酒店虽然登记了身份信息,但在行动之前,一定要彻底将其销毁。廖先生既然能一手操控黑市,并且多年来维持这里的秩序,他的势力自然不容小觑,得罪了他,恐怕走到哪都会被人追杀,身份信息是一定不能泄露的。


  我们几个为了周紫萱和赵小枫能够醒过来,也算是豁出去了。秋云知道后果时,开始有些打退堂鼓了,他说早知道这么危险说什么也不会来。


  不过来都来了,自然没有半途而废的理由,我们几个好说歹说,才算是把他说服。他说自己这辈子没做过几件好事,这次干脆也豁出去了,权当是为自己行善积德。


  从唐菁口中,我们还了解到,铜甲尸之所以价钱会那么高,是因为它形成的条件极其苛刻,且不是人为能够操控的。


  铜甲尸的形成需要三个必备条件,一就是生于金年金月金时的人,二就是死于金年金月金时的人,三是葬在金地的人,这三样条件缺一不可。


  可想而知,铜甲尸的形成有多么不易,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,几百万的价钱对有需要的人来说,真的不算贵。


  至于他们要铜甲尸来做什么,这涉及到许多秘密,外行人恐怕真的不了解。


  我们入住的这家酒店还算干净,费用也不高,每人每天只需要一百块钱,这对于临时休息的客商来说还是比较亲民的。


  刚刚安顿下来,我本来想好好睡一觉,却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。岚莺急忙跑到窗户跟前去看,我还没过去,她就回过头来大喊一声:“妈呀,那只老虎从笼子里跑出去了!”


  我急忙跑到窗户跟前一看,可不是,白虎跑了,而且还把一个小孩儿扑倒在地上了!人们此刻正拿着武器试图吓退白虎,可那老虎根本不怕人。


  情况紧急,我也来不及思考,直接就从窗户跳下去了,我顺手抄起一把铁锹,迅速冲到人群中,然后举起铁锹往白虎身上打下去。这一下力度挺大,铁锹当时就断了,然后白虎吃痛放开了小孩儿,转而向我扑了过来。


  说时迟那时快,我急忙就地一个懒驴打滚避开了白虎的前扑,然后趁它没站稳之前,翻身爬到了白虎背上。我握紧拳头朝着它的天灵盖打了下去,此刻脑袋里想的是救人,也顾不得打死了要赔多少钱的问题。


  就这么一拳一拳狠狠地捶在白虎脑袋上,直到它倒了下去也才停手。这时人们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秋云急忙把我拽了回来,与此同时一个穿西装的人抱起了地上的小孩儿,走过来向我道谢。


  通过交谈,我们得知,这个穿西装的人正是廖先生手底下的人,或许可以从他口中问到一些有价值的情报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