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戒严

  “王权,你说的那个伏尸教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唐菁问起了这个。


  于是我又花时间把我误闯伏尸教的一系列经过告诉了他们,大家听完再次惊讶的看着我,秋云最夸张,嘴巴张着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。


  “乖乖啊,你不是在吹牛吧,跟讲故事一样!”秋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明显有点不相信。


  “我可没有骗你们,句句属实,岚莺也知道这事儿,那个邪教真的存在,估计他们来这里也是为了铜甲尸。”我分析着。


  唐菁说道:“真要是这样,反而比较简单了。”


  “什么意思?”我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,皱起了眉头看着她。


  唐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轻轻抿了一口润润喉对我们说:“很简单,只要有人制造混乱,咱们就有机会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我看如今这个情况,干脆大家都不要再行动了,只要铜甲尸还在,咱们就不着急,敌不动,我不动!”


  “我觉得这个办法挺好的,刚才王权也说了,黑市的管理员武器太强了,硬碰硬明显要吃亏,咱们可不能担这个风险。”秋云颔首说道。


  “小莺,你怎么看?”我看了看她,帮她擦了擦眼泪问道。


  她吸了吸鼻子,委屈巴巴的说:“我听你们的,但是你要答应我,下次不要再把我一个人丢下了!”


  “好,我知道了,刚才我也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多事,是我考虑的不够,下次我会注意的。”我苦笑着答应了她。


  “还有下次,你小子命真大,这种事情我看还是不要有下次了,听你说起来我这心里就扑通扑通的,要是换成我,估计早就交代在那里了!”秋云点了一支烟,递给我一支说道。


  大家商量好,就打算各自回房间去休息,铜甲尸没有运走之前,谁也不会再轻举妄动了。


  秋云刚刚走到门口,就有人敲门了,他透过猫眼一看,回过头小声说道:“糟糕,看样子像是管理员!”


  我心里咯噔一下,急忙跑去洗澡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,把脸上的泥土洗干净,然后做手势让秋云开门。


  “怎么这么久,在干什么?”管理员一进门,就把我们四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最后目光落在岚莺身上,然后又转移到唐菁身上,看他色眯眯的眼神,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!


  “怎么了,我们在看电视呢?”唐菁笑着问道。


  “没事,就是提醒你们一下,黑市戒严了,没事别到处跑,外面乱!”管理员拿起桌上的香烟,抽出一支放在嘴边说道。


  秋云立刻帮他把烟点上:“大哥,戒严是什么意思,我们刚来不久,不清楚这里的规矩。”


  “怎么,刚来的,来买什么?”管理员把秋云审视了一番。


  “哦……我们是想来买点古玩,打算拿出去卖的。”秋云急忙满面堆笑回答道。


  “这几天你们可能走不了了,戒严就是封城,外面的人进不来,里面的人出不去,明白吧?”管理员冲岚莺吐了一口烟,笑眯眯的说道。


  岚莺呛得连连咳嗽,我急忙闪身挡在她前面,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个管理员,我可不会怕他,要是惹到我,天王老子也照打!

  “小妞儿不错,兄弟艳福不浅啊!没事我先走了,记住别到处乱跑,枪子儿可不长眼!”他拍了拍腰里别的手枪,神气活现的说道。


  临走还把秋云买的好烟揣兜里了,还不忘再多看一眼岚莺和唐菁。等他走后,秋云冲着门口吐了一口唾沫,骂道:“呸,什么东西!”


  “算了算了,强龙不压地头蛇,凡事都要忍耐嘛。”唐菁坐在沙发上,端起茶杯一饮而尽,叹着气说道:“不能出去,看来不用担心铜甲尸了,这几天他们应该在搜寻凶手,铜甲尸就算要运出去,也得等上几天,正好咱们可以暗中观察,说不定可以来个渔翁得利。”


  “唐姐说的对,那咱们就不用提心吊胆了,正好闲着没事,要不打牌吧?”秋云把房间里原本就有的扑克牌拆开,放在桌子上说道。


  我哪有心情打牌啊,我现在还没有从恐惧中缓过来,毕竟我刚杀了一个人啊,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接受了!虽然那个人确切的说并不是我杀死的,他只是被自己的手榴弹炸死的,可是有什么区别呢,我亲自目睹了他的死亡,也亲眼目睹了那几个瘾君子的死亡。


  以前碰到鬼的时候,虽然也会害怕,却没有像这一刻一般感到无助,我很自责,我怀疑根本就是我把那个管理员引到了垃圾站。如果不是,他或许不会知道垃圾站有瘾君子,也不会对着他们开枪,更不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引爆手榴弹。


  如果可以重来一次,我绝不会好奇出去查看,伏尸教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早该想到要偷铜甲尸没有那么容易。既然人家敢光明正大的把铜甲尸放在小旅馆,就说明人家做好了万全的措施,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人偷走的!

  只可惜,后知后觉的我已经在无形中害死了好几个人,我心里感到愧疚,如果不给死者们一个交代,我估计做梦都会吓醒。


  “做一场法事吧!”我点了一支烟,对秋云说道。


  “顺子,到你了唐姐。”秋云正在全神贯注的跟她们打牌。


  “我说,做一场法事吧?”我加大了声音。


  “什么?”唐菁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秋云也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了。


  “那几个人是因我而死的,我想超度他们,云哥,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!”我深深抽了一口,对他说道。


  “兄弟,你开玩笑吧,黑市怎么能做法事,再说也没有道具啊!”秋云苦笑着说道。


  “要什么道具?”我随即问道。


  “黄纸、冥币、纸钱、纸扎,等等等等,很多东西都要有,做法事不能糊弄,不然只会适得其反,你明不明白?”秋云严肃的说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