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又是阴债

  这家伙的举动太过分了,我都看不下去了,我在犹豫要不要动手,看来唐菁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,她撸起袖筒就准备下楼,这时忽然看到一只碗咻的一声飞到了地中海的脸上。


  这家伙被一只飞来的碗砸到了,顿时火冒三丈,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,破口大骂:“他奶奶的,哪个狗娘养的打老子,给我出来!”


  “你爷爷我看不惯你,教训你一下而已,怎么样,打疼了吧!”秋云这时从众多道士中脱颖而出,他在这群道士里,算是最年轻的一个了,由他来出头似乎也比较合理。


  “来来来,乖孙,爷爷看看打疼了没有!”秋云笑嘻嘻的走到地中海跟前,一看之下眉头皱成一团:“啧啧啧,都肿了,真可怜啊!不怕不怕,爷爷有钱,拿去买点药擦擦,一百够不够,不够爷爷还有,爷爷穷的只剩钱了,乖孙别怕啊!”


  “你……你他娘的,找死!”地中海气的说话都不利索了,扬起手来就要打秋云。


  秋云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恶狠狠的说道:“站在这里给你打你都打不到,你说你是不是废物!快滚!”


  “好小子,你等着……你给我等着!”地中海明知自己打不过秋云,只好狼狈的逃走了,临走还不忘记放下几句狠话,挽回一点尊严。


  “什么东西,爷爷等着你!”秋云嬉笑着说道。


  转过身,又对众人说道:“事情就是这样的,你们要留就留,不留就走,这客栈本来就不是为你们服务的,我言尽于此,好自为之!”


  此刻的秋云在众人眼中,无疑是一个英雄级的人物,连我都看愣了,他做了很多人敢想不敢做的事情,一时间许多少女投来了崇拜的目光,就连唐菁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。


  经历了刚才发生的一幕,这些人也知道了自己的分量和地位,就算他们不甘心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散去。本来如果他们客客气气的说话,兴许还真的会有人送他们,如今闹成这样,他们只能自己回去。


  路上会不会遇到僵尸,谁也说不准,不过这也是他们自找的,谁让他们不尊重人,居然敢看不起道士,没修理他们已经很给面子了!

  等到众人散去,客栈里又恢复了平静,只是突然出现许多僵尸,多少会让人感到很不舒服。好在是每个道士都很尽心尽责,为免僵尸吓到人,他们主动把僵尸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
  这些僵尸额头上都有镇尸符,但这还不算最安全的,道士们说还得想办法把它们体内多余的尸气逼出去,否则早晚还会尸性大发。按理说这些僵尸不应该会出现如此反常的举动,是什么原因导致的,众人也说不清楚,还得调查之后才能知道。


  “牛鼻子,过来!”岚莺站在二楼冲他喊道。


  秋云笑着跑了过来:“别担心,他们都是有本事的人,僵尸不会再作乱了!”


  “他们有没有本事我可不知道,不过你刚才的表现确实很棒!”岚莺一改常态,崇拜的看着他。


  这让我心里多少有点不爽,我会吃醋,但我心眼没那么小,知道岚莺是什么人,她绝对不会背叛我的。


  其实我要是想在人前风光,我比秋云更够资格,像刚才那个地中海,五大三粗却不懂功夫,十个他我也不放在眼里。


  只是我担心,那家伙会不会来找麻烦,刚才秋云可是把他狠狠的羞辱了一番,万一那家伙有势力怎么办。


  刚才已经有道士们跟秋云讨论过这个问题了,秋云的态度十分明确,说是如果真有麻烦,祸是他闯的,绝不会牵连无辜,有什么事他一个人扛着。我再问他,他还是这套说辞,跟以前我所认识的秋云不太一样,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,直到此时此刻我才发现,原来我对他的了解还不够多。


  “好了好了,不要讨论这个了,那个人要真有本事,刚刚也不会狼狈离去了,如今咱们应该想想怎么样……还是屋里说话吧!”唐菁四下看了看,发现楼下依旧还有很多道士,便招呼我们进屋讨论。


  关上门,唐菁对我们说:“如今最重要的是怎么样弄到铜甲尸,别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关心,我徒弟的小命,就系在铜甲尸身上!”


  “我跟你一样担心,你徒弟也是我们的好朋友,而且她会变成这样,跟我也有很大关系,我比你还渴望能救她!”我发表着自己的看法。


  “别担心了,顺其自然吧,再过几天,那个买铜甲尸的人应该就来了,耐心等着吧!”秋云说道。


  正在说话时,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,岚莺惊呼一声:“坏了,那个人来闹事了,牛鼻子,快躲起来!”


  说着话,岚莺居然掀起床单,示意秋云往床底下钻。秋云摆了摆手,直接打开门出去了,我们紧随其后,来到一楼一看,原来是有个男人遇到了怪事,想来找道士解决。


  经过询问我们得知,这个男人是从外面刚来的,是听他朋友介绍,说黑市道士多,于是就想来求助。他说自己遇见了鬼,而且还是他女朋友的鬼魂,一直缠着他,这些天他被折磨的坚持不下去了,不得已才会来求道士帮他。


  具体的经过他没有说,不过我们几个一听,就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了。通常鬼魂不会随便缠着一个人,何况两人还是男女朋友关系。


  这种情况其实屡见不鲜,多半是这个男人欠了他女朋友的,对方缠着他或许只是为了报复,很明显又是一桩阴债,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插手,免得惹一身腥!


  客栈里有个道士好像喜欢管闲事,别的道士听完都默不作声,只有他满口答应了下来,还拍着心口向那个男人保证,只要来到了这里,任何脏东西都伤不了他。


  他不说还好,一说这话,那个男人忽然就变了一副嘴脸,口中吐出一股黑气,便死死抓住了那道士的脖子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