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怪鱼

  “快躲开!”秋云急忙把我拉到了一旁,我疑惑的看着他,没等他解释是怎么回事,忽然我感到一阵头晕,差点就晕倒了。


  “怎么样,没事吧?”秋云立刻搀扶着我,关心的问道。


  揉了揉太阳穴,好像没那么晕了,我摆了摆手,示意他可以放开我了。秋云告诉我,这口井里面阴气实在是太重了,他没有带足够的道具来,如果有纸钱,往里面撒一些或许会好点。


  其他道士一听,也纷纷点头表示自己也感觉到了阴气,他们究竟是真的感觉到有阴气,还是人云亦云,那我就不得而知了。不过他们听说要下去时,都躲到了一旁,一个个表现出异常害怕的样子来。


  “放心好了,不会让你们下去的。你们过来,我还有事需要各位帮忙,来来来,我现在和我的朋友一起下去看看,你们要做的就是扶着梯子,在我们俩没上来之前,尽量不要走开,好吗?”秋云满面堆笑,非常有礼貌的询问道。


  “秋师傅你放心去吧,我们不会走开的!”


  “这话听的我心里发毛,算了算了,我还是下去吧!”秋云打了个哆嗦,便顺着梯子爬了下去。


  爬到一半,冲我喊了一声:“王权,把手电筒给我,这下面黑漆漆的,也不知道有什么,我得小心点才行!”


  我也赶紧跟着他爬了下去,把手电筒递给了他。我们只带了一把手电筒,也没有备用电池,就这还是大家一起帮忙找的,在这个地方手电筒是稀缺玩意儿,这里的能源有限,比不得地面上,连给手机充电都是收费的,平常住店使用的电费都比房租还贵!

  “你小心点啊,这里面阴气太重了,看到黑色气体尽量屏住呼吸,别又像刚才那样。”秋云在下面爬着,还不忘记提醒我。


  还别说,这井里真的有很多黑色气体,时不时的就会飘上来一缕,刚才在井口,我就是误吸了这种黑烟,才会出现头晕的症状。他不说我也能想到,这种黑色气体,应该是怨气所化,我以前在古墓里也看到过,有毒,吸入太多的话,能致人昏迷,甚至还会出现幻觉。


  不过不用太担心,这种黑色气体并不是一直有的,它就像抽烟吐出来的烟雾一样,很容易就能看到,吸入少量的黑气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,多了恐怕不行。


  我俩很快就爬到了井底,初步观察,这口井的深度大约在五六十米的样子,下来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会不会没氧气,因为这个深度,按道理说氧气含量应该会很低。生活在农村的我很清楚,家里用来储存红薯的地窖不过几米深,里面的氧气却很稀薄,下去的时候得有一个人在上面接应,否则很容易发生窒息的危险。


  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隔壁村子就发生过这样一起特殊的事故。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,因为贪玩不小心掉进了地窖里,等她的家人发现时,已经死在了地窖里。有经验的人说是缺氧死的,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,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,也算是因为那件事,为大家敲醒了警钟。


  生活中存在着许许多多未知的危险,我们看不到的,看到的,一个不留神就可能酿成悲剧,我只能说,生活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而我们此时此刻,还要做着许多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,危险程度自然不言而喻,可你又不得不去做,这也是我领悟到的一个道理,有些事,不得不做,因为你不做,就会有很多人倒霉。


  我们总是在默默的付出,从没得到过任何人的嘉奖,也许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些个无名小卒的存在,也许我们的存在,就是为了造福社会。我们不曾抱怨,人生苦短,能够在有生之年,真正的帮助别人,哪怕一次,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


  那些得到帮助的人,他们脸上喜悦的笑容,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嘉奖,我不曾后悔自己生在这个世界上,也不曾后悔自己屡次被卷入麻烦中。这么久以来,我在不断经历磨难的同时,也在不断成长,渐渐的我发现,有些磨难根本不是命中注定,而是我自己的选择,因为我选择做一个好人,我才会来到黑市。


  命运只是弱者失败的借口罢了,真正的强者不会向命运低头,这也是我最近领悟到的。


  “小心点,下面有淤泥。”秋云已经下到了最底下,正在给我打着亮提醒着我。


  还真是,这井底下的淤泥还挺深的,一脚踩下去,直接陷进去了,快到膝盖了。可是下来后也没有发现什么,我也完全感觉不到磁场有什么古怪,甚至都看不到那些黑气了。


  我四处打量着,看着那褐色的井壁,不禁疑惑道:“云哥,什么也没有啊,你是不是弄错了?”


  “没道理啊,就算弄错了,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。你可别小看上面那些家伙,他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每一个都是有真本事的,难道大家都错了?”秋云深吸一口气,皱着眉说道。


  正在这时,忽然我感觉到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,吓得我急忙把脚从淤泥里拔了出来,立刻爬到了梯子上面。


  爬上来后,我急忙把秋云也一把拽了上来,他正要开口询问,忽然从淤泥里面钻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一口就咬住了秋云的脚脖子!

  “妈呀,疼死我了,快把它拿开,快拿开啊!”秋云杀猪般的惨叫声传来,我立刻用脚踹了几下,那东西这才松开口。


  手电筒一打量,发现居然是一条大泥鳅,这条泥鳅差不多有成年人的手腕那么粗,超过半米长。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鳗鱼,看到泥鳅泛光的肚皮才知道不是,再说这里没有海,也不可能有鳗鱼啊。


  “小心!”秋云大喊一声,立刻把我按在了墙上。


  我才看到,那条大泥鳅居然一下子跳了起来,差点咬到我,那张嘴完全张开,差不多有碗口那么大,一口就咬在了梯子上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