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断头台

  过了一两秒钟,秋云忽然意识到危险,急忙咬破了手指头,快速念了一句咒语,然后丢掉正在燃烧着的符箓,在左手手心用血画了一个符箓,念了一句急急如律令。


  这句咒语念完,他用左手狠狠拍在桌子上,顿时桌子上面的灰尘就被激了起来,然后他接着拿出另外一张符箓使其点燃,高高举过头顶。


  这时再去看,那些日本兵已经不见了,房间里到处都是灰尘,桌子上并没有餐具,只有一个巴掌印清晰可见。


  这时秋云的手电筒也能正常亮了,他楞楞的说道:“难道是幻觉?”


  “不像幻觉,你看到了吗,刚才这屋子里坐满了日本人!”我惊魂未定的拍着心口说道。


  秋云点了点头:“看来咱们俩看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,兄弟,你听我说,你现在赶紧出去,我留下来检查一下,说不定就是这些狗日的在作怪!”


  “不,这个时候你需要我,别逞强!”我果断拒绝了他。


  我知道他也是一番好意,但我不能总是躲在别人背后。谁说不会驱鬼就一定要害怕鬼,我浑身正气怕个毛啊,要来就来,我是不会向日本鬼低头的!

  秋云欣慰的看着我笑了,我知道他其实也不希望我离开,多一个人胆子都会大点。我们俩对屋子进行了一番检查,最终确定这里是一个餐厅,除了桌椅板凳,这里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
  那些灯泡,我也站在桌子上检查过了,是以前用的老式钨丝灯泡,可能是时间久了,灯泡里的钨丝基本都断了,不可能会亮的。可是刚才我们明明看到屋子里亮灯了,我们四个人八只眼睛都看到了,绝对不会是幻觉。


  那么唯一能够说得通的就是,我们的所见所闻,都是那些日本鬼弄出来的!

  本来我还挺害怕的,不知道怎么的,一看到日本鬼,反而没那么害怕了,此刻不但不害怕,还感到特别的愤怒!

  当年日本人屠杀我们多少同胞,他们简直连畜生都不如!我恨自己生的晚,要是生在那个年代,我誓要扛着枪杆赴战场,杀他个落花流水!同时我也庆幸自己生在这个年代,我们的祖先用满腔热血换来了后世的平静生活,但我们不会忘记祖先们为祖国付出的贡献。


  检查完灯泡,我俩又检查了整个房间,我们发现这个房间里的磁场很奇怪,罗盘的指针不停地转动,怪在哪里,秋云也说不上来。


  我想离开这里,秋云不想,他发现了另外一扇门,跟这个房间是连通着的,这扇门有锁,不过门是木头做的。这种门别看是木头门,质量可不是一般的好,我用力踹了几脚都没踹开。


  最后干脆使用内力,这才把门给踹开。门倒在地上,激起一片尘土,我立刻后退几步,用袖子遮住口鼻,过了一会儿尘埃落定,才跟着秋云慢慢走了过去。


  初靠近门口时,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儿扑鼻而来,那种气味儿很特殊,像是臭味儿,又有点淡淡的香气,但更多的是血腥味。我无法形容那是怎样的气味儿,只知道这种气味儿让人非常不舒服,闻过之后有恶心想吐的感觉。


  秋云对我说:“别急着进去,里面空气不流通,可能还有毒气。”


  于是我俩在外面等了一小会儿,期间我不停打量着这个不大的餐厅,之前看到的一幕幕还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。看得到的恐惧并不能算得上真正的恐惧,那些看不到的,又能感觉到的,才是真的恐惧。


  我一刻钟也放不下心来,生怕一个不留神身后就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,在等待期间,我不停打量着周围。秋云倒淡定,什么也不管,只管蹲在地上低着头抽烟。


  一支烟抽完,秋云站起身来招呼我进去,在进入这扇门之前,秋云先是在门框两边各贴了一张符,这符箓上面的墨水看起来还没干透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。他说可以辟邪,但我感觉这个地方的邪气太重了,普通的符箓恐怕起不了多大作用,顶多心理上感到宽慰一些罢了。


  我俩进入这个小房间后,看到房间里面有许多木架子,那木架子上面都吊着一块儿巨大的铁片,呈斧头的形状,上面已经锈迹斑斑了。


  看到这些东西,只要看过电视剧应该都能猜到是干什么用的,很明显是断头台,用来斩首的!不过这种断头台一般出现在西方国家,如今很少有人使用这种刑具了,太残忍,即便是犯了重罪的死囚,如今也是安乐死了。


  “我说怨气那么大,原来这里面还有这玩意儿,我可是生平第一次见啊,真了不起!”秋云走到断头台跟前,抚摸着那生锈的刀片,喃喃说道。


  “云哥,还是不要碰那个了,怪邪门的,你要是看不出问题,咱们还是走吧!”我站在门口,提醒着他。我可不敢就这么过去,那玩意儿一看就很邪乎,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为了断头台下的亡魂,这种凶器,我连看都不想看,秋云还直接伸手去摸,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


  “怕什么,这玩意儿平常想见都见不到,好不容易见到了,不拍张照片留个纪念哪行!来来来,过来帮哥哥拍一张!”秋云点了一支烟,一只手撑在木架子上,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对我说道。


  我真是无语了,都这个时候了,他居然还有心思拍照片,拍什么不好,还非得拍那断头台,多不吉利啊!


  “云哥,要不算了,干正事要紧,你说你这是干啥!”我想了一下,还是觉得不能听他的,于是劝说着他,希望他能理智一点。


  “对啊,我就是在干正事啊,你拍不拍,不拍我今天就不走了!”秋云脾气也倔,在这个节骨眼上,还耍起小孩子脾气了!


  我以为他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,没想到他还真就不走了,并且躺在了断头台下面耍起了性子。


  我彻底看傻眼了,总感觉这家伙有点不对劲,正想把他拉过来,忽然他的手电筒熄灭了。


  等他将打火机打着,忽然我看见秋云旁边的断头台下面,也躺了一个人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