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火灾

  起初岚莺说什么都不愿意把我丢下,但我也不愿意让她跟我一起冒险啊,好说歹说才算是把她打发走。他们离开后,我开始布置引线,一直把引线接到了炸药库外面,最后引线不够了,这才作罢。


  估计这根引线有二三十米,而我距离水井的位置大概有两三百米,他们把手电筒留下了,不出意外,时间应该来得及。水井的深度约有五六十米,我从引线这里跑到出口处,大概需要一分钟,从水井里爬出去,最快需要两分钟,也不知道三分钟之内会不会爆炸。


  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我只能尽量加快速度,争取在炸药库爆炸之前,成功的逃离出去。


  等了有十来分钟,估计他们都已经上去了,我这才点燃了引线,然后朝着出口处飞奔而去。


  一分钟后,已经来到了井底,看到他们放下来的绳子,我迅速抓着就往上爬,这时上面的人大概看到了手电筒的亮光,开始用力往上拽绳子。很快我就爬了出来,一看大家都在,急忙招呼他们远离井口,估计距离爆炸也不远了。


  炸药库的火药很多,估计会造成很大的破坏,也不知道会不会给其它地方造成影响。秋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正在给其他道士做思想工作:“各位道友,今天的事,打死都不能说出去,谁要是说漏了嘴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廖先生可不是好惹的,要是他知道了,谁也逃不了!”


  “秋师傅,你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这点道理咱们还能不明白吗,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!”立刻有人嬉笑着说道。


  “那就好,赶紧离开这里吧,马上要爆炸了!”秋云急忙招呼大家撤离。


  我们飞奔着朝仙来客栈的方向跑去,跑出去大概五六十米,忽然就感觉到地面传来一阵晃动,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传来,我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就趴在了地上。


  等爬起来的时候,眼前已经被浓烟和弥漫的尘土遮住了视线,就像冬天的雾霾一样,看不清远处的景物。


  只听到秋云在大声叫喊:“大家都没事吧,有没有人受伤?”


  “咳咳……我的腿……”忽然一个道士传来了痛苦的哀嚎。


  循着声音过去,发现那个道士腿受伤了,不过不严重,皮外伤,包扎一下就没事了。不止他一个人受了伤,还有许多道士都有不同程度的外伤,幸好爆炸没有造成太大的毁坏,只是有些地方的地面塌陷了,还有几座房屋受到波及倒塌了。


  “趁着黑市管理员没有赶来之前,大家尽快回到客栈,千万别被查到了,后果你们知道的!”秋云一边搀扶着受伤的人,一边大声吆喝着。


  所有人都明白黑市的管理制度,我们如今的所作所为,已经触犯了黑市的管理条规,对方有权利使用枪械。谁都不想招惹那些人,惹不起,但是躲得起啊,在他们赶来之前,必须得马上离开。


  由于很多人都受了伤,地面上难免会留下血迹,秋云安排没有受伤的人帮忙给伤者包扎,剩下的人处理地上的血迹,包扎完立刻带他们回客栈,有多快就多快,不能耽搁时间。


  匆匆处理好他们的伤势,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,我们便扶着受伤人员开始往仙来客栈赶去。没成想,还没赶到仙来客栈,大老远的就看到客栈着火了,秋云在前面大叫道:“不好,大家快跟我去救人!”


  于是我们没有受伤的立马就往仙来客栈跑去,跑到那里果然发现有人被困在客栈里面。秋云表现的很英勇,不顾危险就冲进了火海,我们拦都拦不住。


  这个时候唐菁的五行术起到了作用,她居然引来了水,这水虽然不能扑灭火焰,但也能确保冲进火海里的人不会受到伤害。很快的我们就跑上了二楼,把被困的几个人全部救了出来,除了有店小二伤的比较严重,大多数都只是轻伤。


  等我们把人救出来,黑市管理员也陆陆续续赶来了,一起来的还有廖先生。此刻廖先生正在询问火灾事故的原因,我们自然不会把真相告诉他,大家都是一问三不知。


  黑市有专门的灭火设备,地面上就有许多消防井,只有管理员手中有打开阀门的钥匙,几乎所有人一起出动,人多力量大,不用半个小时,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。


  与此同时,我们了解到,廖先生住的地方,包括黑市中最热闹的地带也发生了火灾。地下可燃气体泄露,很多人因此受了伤,许多房屋被毁,廖先生正在派人调查引起火灾的原因。


  得知这个消息,我们很内疚,同时也很害怕,担心会查到我们头上,一旦他们知道是我们几个人干的,不知道会怎样对付我们。不过我们的出发点是为了避免造成更多伤亡,不得已才这么做的。


  水火无情,鬼更是无情,如果有人贸然闯入军事基地,估计就不会有我们这么好的运气了。那些鬼魂之所以没有为难我们,估计也是感觉到我们不好惹,一个道士加上一个专业的驱鬼法师,它们敢出来才怪了!


  不过祸是我们几个人闯的,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不管最后会怎样处罚我们,救人是刻不容缓的。


  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,决定立刻加入消防队进行营救工作,在受火灾波及的地区进行极力抢救,争取保护好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
  幸好唐菁会五行术,跟着她一起行动,可以大大减少伤亡的可能,短短两个小时,我们就成功救出被困人员五十三名,受伤人员三十六名,加上妇孺若干,老人若干。


  虽然祸是我们闯的,但是那种救人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,我开始理解了消防兵的伟大,看着从火灾中成功被救下来的人,那种成就感,不亲自体验一下,根本体会不到。生命有时很脆弱,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,等同于给了别人第二次新生的希望,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