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奴隶的命运

  进去之后,秋云跟我说,他刚才灵魂出窍进入水潭下面,找到了那些女鬼,跟它们谈判过。本来女鬼怨气重,想直接留下他的,得知他能够让它们投胎转世,这才没有伤害他。


  女鬼们告诉秋云,它们生前过的很惨,没有人把她们当人看,她们的存在,只是为那些有权的人试药。


  有权有势的人病了,就会把她们抓去试药,那个年代懂药理的人不多,很多草药都有毒,在不清楚的情况下,就要找人先试一试,确定安全才可以给权势之人服用。


  这些女人同样也是玛雅人,不过她们生来卑贱,是被玛雅人圈养的奴隶。在玛雅大陆上,有许多奴隶被抓来贩卖,充当劳动力,无条件服从买家的任何要求,她们便是奴隶中的一部分。


  只不过她们最惨,被人买走还好,最起码不用担心生命受到威胁,可用来试药,随时都会没命。


  几千年前不比现在,那个时候的奴隶是没有人权的,说句不好听的,人命真的还没有牲畜值钱。当然这指的是奴隶,纵然是当时的人思想没有开化,种族之间也是有地位之分的,战争让很多家庭破碎,无数国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对奴隶而言,能活着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。


  他们没有选择,也无法逃脱命运的枷锁,一旦成为奴隶,就永远逃不出去了。有多少人不甘沦为阶下囚,拼了命的往外逃,最后不是渴死饿死在路上,就是被野兽吃掉,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。


  作为奴隶,他们只能认命,运气好被好心人买走,说不定不用挨打,每天也有饭吃,运气不好遇到心肠歹毒之人,那可就难说了,能保住命已经很不错了。


  这些女鬼生前只是众多奴隶中的一部分,她们说是用来给位高权重的人试药,实际上却每天要被人关进一个密闭的房间里,并且被注射一种麻醉药物。注射药物之后,她们会完全陷入昏迷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

  她们只知道,每次醒过来的时候,身体上就会出现许多伤口,就像被什么东西扎过一样,皮肉之下还隐隐作痛。


  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在试什么药,只知道就这样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,开始有人出现不适,口中吐出大量蠕动的虫子,没多久虫子吐完,人也就死了。


  而那些负责监督试药的人,主要负责把虫子收集起来,然后将尸体处理掉。作为奴隶,她们永远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,致死都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。


  许多奴隶不堪折磨,想尽办法自杀,后来监督者也采取了各种手段阻止她们自杀,直到她们口中吐出虫子,生命才得以结束,得以解脱!


  奴隶们很多都坚持不到最后,她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那种绝望足矣让一个正常人精神崩溃。


  人究竟可以无情到什么地步,从当年的玛雅人身上就可以看出来。虽然战争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伤害,可奴隶也是受害者,她们原本就是普通民众,没有参与战争,也没有能力去阻止战争。


  然而沦落为奴隶,就注定失去了人权,命都不是自己的了,说什么也都于事无补。


  秋云了解到的也就是这么多,由于时间关系,女鬼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。它们答应秋云不害人,就是想脱离这个地方,只要能够投胎,让她们做什么都行。


  秋云说起这话时,还跟我提了一下祭祀,这些女鬼之所以不能投胎,全是因为当初的某种祭祀仪式。她们的灵魂好像被困在了这个地方,本来是要炼成阴士的,后来玛雅文明历经了一次劫难,使得举国上下集体迁移,能走的都走了,活着的奴隶也得到了自由。


  玛雅遗迹就这样没落了,到最后只剩下无数空城,后来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,一次大范围的地震使玛雅文明沉入了地下。不过至今地球上仍保留着许多玛雅遗迹的建筑群,奇怪的是,在不同的国家,不同地域,却发生了一件相同的事情——玛雅遗迹几乎全部沉入了地下!


  说着说着,我们就穿过了狭窄的裂缝,眼前变的豁然开朗起来,秋云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,拿着手电筒四下打量。


  他走到岩壁跟前,用手轻轻敲打岩壁,过了一会儿,忽然神情激动的转过身说道:“应该就是这里了,兄弟,帮个忙,把它砸开。”


  我伸出刚刚包扎好的手:“你看我这个样子,能帮上忙吗?”


  “我倒是忘了,没事,你在旁边休息吧,让我来!”秋云说着话就抱起一块儿西瓜那么大的石头,使劲朝岩壁砸了下去。


  他的体能跟我自然没法比,没多久就累的气喘吁吁,连石头都抱不起来了,哪还有力气砸。于是我只能出手帮忙,操控内力用左手拿起石头,使劲往岩壁上撞去。


  “卧槽,你这是什么邪术?”秋云惊讶的看着我,仿佛在看一个怪物。


  也难怪,他两只手抱起那么大的石头都费劲,我却一只手抓了起来,像抓篮球一般轻松。我笑着说道:“你可能不会相信,这不是邪术,改天我慢慢告诉你吧。”


  没几下,我就把岩壁砸穿了,这里面是空心的,有许多人形棺材,跟我们之前见到的棺材一个样。


  秋云二话不说,直接打开了其中一个人形棺材,然后我就看到一具肥胖的女尸,尸体保存的还算可以,应该属于湿尸。只是这女尸身材过于肥胖,怎么看都跟那些身材火辣的女鬼不沾边!

  “人形蛹,看来就是它们了,快动手吧!”秋云说着话,就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小刀来,对准女尸的肚子,用力刺了下去。


  这个举动把我看愣了,不是说要超度女鬼吗,怎么还干起了解剖尸体的勾当?

  “你在干什么?”我楞楞的问。


  “当然是帮它们解脱啊!”秋云一刀下去,顺势一划拉,女尸的肚子就被划开了,忽然间从女尸肚子里钻出来许多类似蜈蚣的虫子,特别恶心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