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盟友

  “暂时不用,没必要弄死它,修炼这么久也不容易,只要它知难而退,咱们不必主动招惹它。”马真人见花姐那帮人把厉害的武器拿出来了,赶紧连连摆手制止了她。


  枪火弹药可能对它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,火箭筒可就难说了,马真人说的也对,人家辛辛苦苦修炼了这么多年,又没有伤害过性命,我们凭什么要害它。再说,万一火箭筒解决不了它,反而激怒了它,那东西可不是好惹的,万一它盛怒之下大开杀戒,我们这些凡体肉胎,能不能挡得住,那可就很难说了!

  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花姐又让人把火箭筒收起来,然后双手托在胸前,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,询问道。


  马真人配合着唐菁,一边释放着符箓,一边说道:“看情况再决定怎么对付它,目前已经知道这东西怕火,我手里面的符箓还有很多,这丫头会五行术,暂时能克制它,你们也别再开枪了,省点子弹吧!”


  “也好,都别开枪了,收起来!”花姐一声令下,所有人都停止射击,乖乖的把枪给收了起来。


  我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,点了一下人数,花姐带的人可不少,足足有五六十人,可以说是一个大部队了。幸好有马真人坐镇,要是他不在,花姐这帮人可能就直接把矛头指向我们了,哪还会好声好气的跟我们在这里说话。


  他们就是想要铜甲尸,很显然他们的实力不够,没办法从马真人手里夺走。别看如今我们两股势力暂时合二为一了,那只是暂时的,一旦有什么变故,这些人随时会发难!


  如今不止是要对付青鳞蛟,伏尸教的人也挺让人头疼的,他们就像安置在身边的定时炸弹,随时都会爆炸!


  青鳞蛟被惧怕火焰,一时不敢靠近我们,僵持了一会儿,它果断放弃了我们,调头就钻进了一条岩洞里面。秋云还作势去追,跑出去几步又回来了,惹的马真人很不高兴,板着个脸呵斥道:“继续追啊,回来干嘛!”


  “那个……师叔,这家伙太狡猾,还是算了吧。”秋云尴尬的说道。


  “大家尽快待在一起,原地休整,安排人轮流放哨,在附近五十米内来回巡逻,发现异常立刻大声呼喊。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,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,现在都应该放下,只有团结起来,才能共同面对危险,才能在危险来临之际及时做出相对的措施。我说完了,谁有意见现在可以提。”马真人如一个领导上台演讲一般,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
  众人皆沉默,过了片刻,他们开始窃窃私语,当然多数人都是围绕着花姐展开讨论的,花姐作为领导者,任何事情都得征求她的意见。伏尸教的人一向都循规蹈矩,花姐说一,没有人敢说二,这一点其实也挺好的,他们足够团结。


  “那好,就按你说的办吧,不过我有一个疑问,不知这位大叔打算怎么处理铜甲尸?”花姐似笑非笑的看着马真人。


  马真人忽然脸色一变:“糟了,尸体还在外面呢,小云,你和那个谁,你们俩去把棺材抬进来!”


  我和秋云面面相觑,那金棺死沉死沉的,加上里面的尸体,估计得有几百斤,我们俩哪能抬的起来啊!


  “师叔,再多叫几个人吧,我们俩根本抬不动!”秋云立刻苦着脸说道。


  “也是,那你们安排几个人过去帮忙吧,你的问题我慢慢回答你,怎么样?”马真人看了一眼花姐,带着询问的语气说道。


  花姐思忖片刻,点头应道:“也好,第一小队,你们跟着去帮忙,二队巡逻,其他人原地休息。”


  很快就有六个人跟着我们走了,这些人身上都有枪,我俩也不是二愣子,自然得提防他们。于是我俩小声商量了一下,决定让他们走在前面,这样就不用担心他们玩花样了。


  我原本以为伏尸教的人会趁乱再一次把铜甲尸偷走,没想到他们还算有点自知之明,没有这么做。不管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想离开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,尤其是刚才见识到了青鳞蛟,这个时候偷铜甲尸是最容易出事的。


  花姐是聪明人,所谓良禽择木而栖,这个道理她应该明白。很显然,跟在马真人身边,暂时是安全的,他既然敢来,就说明做足了心理准备,他能认出青鳞蛟,说明之前可能已经照过面了。


  然而我们来这里的目的,却是找一副绘画,想想都觉得可笑,马真人肯定是有更多的秘密瞒着我们。只要不傻都能猜到,如果只是找绘画,了解玛雅文明,根本就不需要带铜甲尸来。


  他不惜花三百万高价收购铜甲尸,又不远千里把铜甲尸带到这个地方,绝对是有他的目的。我敢保证,这铜甲尸在他心里,比任何人都重要,这是没逼到绝路上,一旦走投无路的时候,他肯定会拼死都要保住铜甲尸,至于我们,说到底只不过是他的棋子,没了也就没了。


  这一点我是看的明明白白,秋云懂不懂我就不知道了,也不好说的太直白,怕影响他们俩的感情。


  “愣着干啥,动手吧!”走到金棺跟前,秋云没好气的吩咐道。


  伏尸教的人看起来很不情愿,不过他们一向是听命令办事的,花姐的话他们不敢不听。


  几人搞了个一二三,便把金棺抬了起来,他们都不是普通人,力气比常人大了很多,如果换做普通人,想六个人把金棺抬起来,估计得费一番工夫。


  来的时候,把这纯金打造的棺材拖下车,都用了十来分钟,大家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才把棺材抬下来。就是因为棺材太重了,不方便移动,所以才原地休整,等待马真人的下一步指示。


  没想到绘画还没有找到呢,反而遇到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我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