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蚩尤血脉

  他们六个人抬着金棺,看样子也不怎么费劲,秋云便给我使了个眼色,让我不要插手,在后面跟着就好。


  不一会儿金棺就被这几个人抬进去了,不得不说他们的力气确实挺大,这一路走来,面不红气不喘的。


  把金棺放在空旷的地方,马真人上前检查了一下,忽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立刻让秋云过去帮忙,他俩拿起毛笔,用朱砂混合着血液,在金棺上面画了很多符咒。


  忙活完,我才敢过去跟秋云说话,把他叫到一旁去询问他:“怎么回事,铜甲尸有异样吗?”


  “说不准,师叔说它正在吸收灵气,怕它出来作祟,刚才让我帮忙画镇尸符咒,暂时压制住它。”秋云回答道。


  听到他这样说,我又开始担心了。有一个青鳞蛟在附近都已经让人惶恐不安了,铜甲尸要是再有什么异样,我们可就真要把命留下了!

  “不过你也别怕,我师叔道行比我厉害多了,要镇住铜甲尸应该不是难事。你想啊,没有把握他会把铜甲尸带来,那不是自掘坟墓嘛!”秋云看了一眼马真人,像做贼似的小声对我说道。


  正好我有些事想跟他探讨探讨,于是示意他坐下来,别引人注意。然后我俩各自点了一支烟,假装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确定马真人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,我这才严肃的问他:“你师叔带铜甲尸来玛雅遗迹的目的是什么,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


  “这我上哪知道去,你要想知道,为什么不亲口问问他。”秋云笑着说道。


  我深吸了一口烟对他说:“你别不当回事,事关重大,你就算不知道,难道猜不出来吗?你师叔是什么人,没有人比你更了解,他有什么目的,你再好好想想,猜错了不要紧,至少说出来让我分析分析。你也知道,他不愿意让咱们知道,问了有什么用,我就不自找没趣了。”


  “说真的,我还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,我也觉得很奇怪,你说来就来吧,说是找什么关于玛雅人遗留下来的文明,我也不怀疑,可他偏偏带着铜甲尸来,这就十分可疑了……”秋云一只手托着下巴,陷入了沉思。


  “我想问的也是这个,既然你不知道,就当我没问吧。如果有机会,最好跟你师叔多交流交流,套套他的话,兴许能问出什么来。”我压低声音,小声对他说道。


  秋云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你也别想太多了,时间不早了,该休息还是早点休息吧,把精神养好再说,别的啥也不要想!”


  我一看,可不是,除了巡逻的几个人,多数人都已经躺下休息了。花姐的人带的东西比较多,每个人都有一个睡袋,他们已经躺进睡袋里了,可我们连个棉被都没有,就这么睡下去还真有些冷。


  好在花姐这个人也不算坏,她居然主动让她的人把睡袋让出来给我们睡,反正时刻都需要六个人巡逻,正好能空出六个睡袋来。


  我们也不跟她客气,在这里,身体就是本钱,普通的小感冒都可能要了人的命,御寒保暖工作必须得做到位。


  躺在睡袋里,果然暖和多了,这样睡起来也舒服很多,而且有人巡逻,不用担心会有突发情况,睡觉这里也踏实了。


  我早就困了,钻进睡袋里,没多大一会儿就睡着了。正当我睡的正香时,感觉有个人轻轻捅了我一下,我以为是做梦,睁开眼一看,居然是花姐。


  她冲我微微一笑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打手势示意我起来到一旁去说话。


  坐起来一看,除了巡逻的几个人,大家都睡着了,连马真人也钻进睡袋里打起了呼噜。马真人可能是最累的,这么久他都没有合过眼,也算是尽到了本分,我不知道是否是我自己疑心病太重错怪了他,看他这么尽心尽责,似乎也不像多坏的人。


  “你找我……有事?”揉了揉眼睛,我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
  花姐急忙把食指竖在嘴唇边,小声说道:“别吵到他们休息,去那边说话吧。”


  于是我穿起衣服鞋子,跟着她来到了距离人群二三十米的一块儿石头旁。她吹干净石头上的灰尘,示意我坐下说。


  我疑惑的坐了下来,问她:“有什么话你赶紧说,咱们长话短说,这个节骨眼冒泡脱离队伍是很危险的!”


  “不碍事,我的人就在一旁巡视,有什么情况,他们会提前发出警告的。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,你听了不要吃惊,也不要告诉别人。”花姐坐在我身旁,柔声说道。


  “什么事?”


  她低下头,一只手托着下巴,沉思许久,才转过脸看着我说道:“其实你跟我们一样,我们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。”


  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我惊讶的看着她,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。


  “蚩尤血脉体格异于常人,可以更快学习到新的东西,你以为你真是练武奇才,你以为你的一身绝学都是靠自己努力学来的?我不说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其实你和我们一样,都是蚩尤一族。我们生来就跟常人不一样,不仅寿命比别人长,身体里流淌的蚩尤血脉一旦激发,能够开拓无限潜能。你可能运气好,不知不觉就激发了蚩尤血脉,而我们教会的人,除教主以外,其他人都还没有激发真正的潜能。”


  “我们想抢夺铜甲尸,也是打算用来激发蚩尤血脉,否则教会的兄弟姐妹身体承受不了潜能带来的负担,他们每天都活的很痛苦。我这么做,完全是为了救人,如果你还有点良知,就应该和我联手把铜甲尸抢过来,我答应你,事成之后,你想要什么,我都能满足你。金钱,女人,只要你想,甚至可以取代教主的地位。”


  花姐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突然间跟我说这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。她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说来说去,她还是在围绕着铜甲尸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