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杀人凶手

  村里有人猜测,可能是鳄鱼或者是鲨鱼,可是说不通啊,长江流域水流湍急,再说鲨鱼都生活在海里,很少有淡水鲨鱼。至于鳄鱼那就更不可能了,水流湍急的地方不适合鳄鱼捕食,就算真有,它也不可能在急流中攻击人。


  究竟是什么东西袭击了老郭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医院虽然对他的伤口进行了分析化验,最终也没有出来结果,只知道老郭的断肢处呈锯齿状,而且非常密集。


  可以肯定的是,咬老郭的那条鱼个头儿很大,从咬合力来看,体重起码超过四百斤,并且长着满嘴锋利的牙齿。


  院方查阅过很多资料,没有发现一种鱼类跟他们描述的相吻合。老郭的腿就那样没了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咬掉的,只知道从那以后,在也没有人敢去长江流域捕鱼了。


  这件事当时在村子里传开了,不知道是谁散布谣言,说是老郭冒犯了江龙王,那条腿就是被龙王爷咬掉的!

  记得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做噩梦,梦里一条凶恶的龙一直在追我,每次都被吓醒,从那以后我也就对水有了深深的恐惧心理。


  其实类似郭老先生的事迹还有很多,全国各地关于大鱼袭击人的事件频频发生,有的小孩儿贪玩下水游泳,直接就被吃掉了。


  我只知道很多特别深的水域可能存在水猴子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水鬼。水鬼就喜欢把人拖下水溺死,通常有淹死过人的水域,都很容易出现水猴子,老一辈人常说,水猴子是淹死的人怨气所化,它必须得找到替身才能投胎。


  光是我身边听说的就不少,还有最有名的尼斯湖水怪事件,有人亲眼目睹了水怪的真容,特别大,而且是没有被发现的神秘物种。


  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很多,甚至随便找一个人问问,他们都能说出一两件这样的怪事。


  地球上海洋占陆地的百分之七十多,陆地上都有那么多物种,更别说是水里,尤其是那些很深很深的水域,深到人无法达到最底下,自然也就没人知道深水里会有什么可怕的怪物。


  刚才我们目睹的那个东西,百分之八十是一条鱼,我只知道它很大,体型比一头牛还要大的多,长什么样却是没有看清楚。


  此刻湖边血淋淋的,刚才从水里出来的那个东西就是闻到了血腥味,只是他们都不知道,这个人其实是被马真人杀死后抛尸澧湖的,他的用意我至今还不清楚。


  “那到底是什么他妈的什么东西!”花姐看到自己的兄弟们一个个惨死,这次死的更是悲惨,花姐的精神好像快要崩溃了,抱着头大声叫道。


  大家从愣神中缓过来,唐菁第一时间把花姐拽了回来,让她远离澧湖。是什么都不重要,人都已经死了,我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比较好!

  招呼大家撤离的时候,我看见了马真人,他正站在澧湖边上,看着那平静的湖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。


  我恨他恨的牙痒痒,这种人为什么还活着,为什么湖里的怪物不出来把他吃了!

  可是恨有什么用呢,我们现在治服不了他,法律在这里也约束不了他。这一刻我便暗暗下定决心,如果没机会亲手解决他,他最好别让我活着出去,不然的话,我一定会去报案,亲自揭发他的罪行!


  不知道马真人是不是能听到我的内心独白,当我心里这么想的时候,他忽然盯着我,脸上的笑也僵住了,看的我头皮发麻。


  打了个寒颤,我对他们说:“还是离这个湖远点吧,湖里的东西会吃人,留在这里很危险!”


  花姐悲伤过度,好像昏了过去,唐菁只好背着她往回走。马真人也跟了上来,他对我们说:“这个地方太危险了,大家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。这样吧,反正都休息的差不多了,不如去找找火山在哪里吧。”


  “师叔你……你真的打算把湖里的水放了?”秋云惊讶的问道。


  马真人点头说:“对啊,这就是我来的目的,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

  “可是师叔,已经死了这么多人,我看您还是收手吧,我不想……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了!”秋云眼睛里有泪光在打转。


  马真人装模作样的抹了一把眼泪,其实他根本没有流泪。然后长叹一声说道:“发生这么多事,我也不想的,可是有什么办法!他们不会白白牺牲的,我向你们保证,他们的死都是有价值的!”


  “说什么屁话,猫哭耗子假慈悲!”岚莺小声嘀咕着。


  我急忙用胳膊肘捅了她一下,示意她不要乱讲话。事已至此,我们都知道他不是好东西,但是我们拿他没有丝毫办法,只能委曲求全,在没有离开这里之前,最好不要跟他对着干。


  我们加起来也干不过他,他会把人定住,把他惹毛了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我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,来了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不想惹毛他,就是担心身边的人会出事。


  在马真人的带领下,伏尸教的教众开始抬着金棺寻找火山了。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澧湖,但我知道,很快我们还是要回到这里,到那时澧湖里的怪物会现出原形,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!

  马真人一路上都在看罗盘,不大一会儿就招呼众人停了下来,然后蹲在地上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,开始检查起地面来。


  我好奇的蹲下来看了看,发现地面上的岩石跟其它地方不太一样。唐菁很快看出了端倪,她说这是熔岩冷却后形成的,这说明我们离火山不远了。


  我们几个都没有看出来是熔岩,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这玩意儿,课本上虽说有学到过,但那只是纸上谈兵。很多东西,其实还是要亲眼见一见,才会发现原来跟想象中大相径庭。


  “看来就在附近了,留下两队人看护金棺,其他人跟我来。”马真人收起罗盘,转过身严肃的吩咐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