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飞行器

  可马真人此刻却在为九星锁的阵法苦恼,他纵然见多识广,对八卦五行相当了解,可是九星却不在他涉及的领域内。


  眼前的这个九星阵法,应该是奇门遁甲里面的九星,内行人知道它的排列顺序,知其原理,或许能够解开,可马真人却是只懂皮毛,估计想解开很难。


  最让人想不通的是,几千年前的玛雅人为什么能够使用这种神乎其神的阵法,难道那个时候的人们已经掌握了奇门遁甲?

  这是一个谜,目前为止没有人能解开的谜题。不过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想必不解开这个谜团,马真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
  “师叔,你打算怎么做?”秋云听完,楞楞的问。


  马真人沉思了一会儿,摇着头说道:“我想想办法吧,不用说,你们肯定不懂奇门遁甲,也帮不了我。既然如此,都退到一边吧,留意四周可能会出现的危险,没什么事不要扰乱我的思绪。”


  “等等……”这时唐菁站了出来。


  马真人微微一愣,继而静静地注视着她。唐菁说道:“我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,不过我对奇门遁甲之术也略通一二,不如让我试试吧!”


  “如此甚好,那你们就该干啥干啥去吧,别打扰我们讨论问题。”马真人大手一挥,就把我们打发走了。


  我才没有闲工夫听他们讨论什么奇门遁甲,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岚莺的伤势。虽然只是外伤,可她一直很疼,包括伏尸教那么多人都受了同样的伤,随着时间推移,我发现外伤似乎也会扩散。


  岚莺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,表面皮肤呈红色,就像开水烫过。奇怪的是,之前皮肤上那些水泡消失了,但是又出现了更为可怕的症状!


  他们的症状一样,皮肤都变得皱巴巴,就像在水里浸泡的太久产生的褶皱一样。不光是身上,脸上也有,岚莺原本漂亮的脸蛋此刻已经脱相了,变的特别恐怖。


  “别看我,你离我远点!”岚莺一直捂着脸不让我看,我很担心,却也无计可施。


  她不愿意让我看到她不好的一面,我也不去刻意盯着她看,免得伤了她的自尊心。


  “怎么样,看起来不太妙啊?”秋云凑近我,小声说道。
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们的伤……”


  “我没事,不要担心,他们也会没事的。王权,你快拿碗来。”岚莺转过脸去,艰难的说道。


  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,把碗拿来才知道,原来她打算放自己的血解毒!


  岚莺说,她自幼炼蛊,尝尽百虫,体内的血液原本就对毒素有很强的抵抗能力。可这次中的毒却在皮肤上,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没想到利用血液解毒,就在刚才她才忽然意识到这点。


  “可是你现在这么虚,我怕你撑不过去!”我拿着碗,手在颤抖。


  “没别的办法了,只有我的血可以解毒,试试看吧!”岚莺下定了决心,撸起袖子就把手腕伸了过来。


  我还是下不了手,最后岚莺只好请求秋云帮忙,秋云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鼓足勇气拿起匕首,朝她的手腕划去。


  为了能够救活伏尸教的众多伤员,岚莺也是豁出去了。放了一大碗血,然后我留下帮她止血,岚莺吩咐秋云把血均匀的涂抹在伤员身上。


  果然,血涂抹在身上没多久,伤员身上皱巴巴的皮肤就慢慢恢复了正常。而岚莺的皮肤也逐渐恢复了原先的细腻,只不过因为失血过多,她的皮肤看起来比以前更苍白。


  我留下来照顾她,喂她喝了一点水,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,悉心照料,只希望她能够撑过去。


  花姐为了感谢她,也过来帮忙照顾她,甚至还放了自己的血让她喝,说是有助于身体恢复。本来我不打算让她这么做,可她却说,她的血跟常人不一样,确实是很好的疗伤药。


  这让我想起了她之前说的话,她说她跟我一样,身体里流淌的都是蚩尤血,拥有这种血脉的人,的确有超乎常人的能力。


  我寻思着,反正放点血也死不了人,花姐应该也不会害岚莺,要不是岚莺不惜放血救大家,伏尸教恐怕还得死一大群人,花姐没理由恩将仇报。


  马真人那边,他和唐菁正在讨论九星奇门该如何解。我听到他们俩说话的声音了,好像在说什么:阴遁顺布六仪,逆布三奇。阳遁逆布六仪,顺布三奇。


  这句话我好像能理解,我以前听师父偶然提起过奇门遁甲之术,也算是多少听说过。


  他们刚才说的应该是二十四节气,把每个节气上元的第一天天支称为符头,神指符头。九星每星主一宫,直符在前,九地神在后。对照九地、八门、天盘、地盘,以八卦为辅,应该能解开九星锁。


  我回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话,此刻不知为何,脑子变的特别好使,曾经很遥远的记忆历历在目!原本我根本不可能记的这么久远,自从身体发生了变化之后,我发觉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强了!


  趁着这时脑子清醒,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马真人和唐菁。他俩一听,觉得有点道理,两人采纳了我的意见,又开始重新分析,重新排列。


  经过了漫长的几个小时,随着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传来,九星锁真的被解开了!

  马真人露出了欣喜的表情,兴奋的一把抱住了我。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激动,他要是一个好人那该多好,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,可惜,我们注定不是一路人。


  等地面全部裂开,地板下就出现了一条弯曲的阶梯。马真人拿出罗盘看了看,然后就招呼我们进去了。


  下到最底下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金属仪器,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只见马真人围着那金属仪器仔细观摩着,就像抚摸女人一样,小心翼翼地轻抚了一会儿,抬起头对我们说道:“果然在这里,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
  众人皆摇头,马真人得意的笑着说:“这可是飞行器,有了它,不愁出不去了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