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猴儿皮

  我没想到房间外面竟是一只猴子,当时愣了几秒钟,那只猴子就这么抬着头直愣愣的看着我。过了一会儿,我好像认出了它,这只猴子不就是当时表演猴戏那个花旦吗,耍猴人给它取名花花,应该是一只母猴子。


  “你怎么逃出来的,快进来吧,明天我送你去警局,跟你的小伙伴团聚。”我蹲下来轻轻抚摸着它的头,它很听话,慢慢的走进了房间。


  我也没有吃的,只好让它睡在我床头,打算天亮了再联络那个给我名片的警察。


  正准备接着睡,忽然小猴子拿起了我的手机,有模有样的在那里摆弄起来。我也没阻止它,反正手机里面没有什么重要数据,玩就玩吧。


  谁知过了一会儿,忽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喂,是谁?”


  我急忙接过电话:“不好意思打错了。”


  挂断电话,我惊讶的看着花花,想不到它居然还能拨通电话号码。我只当它是无意中拨打出去的,也没当回事,把手机往床头一放,就接着睡了。


  过了一会儿,电话里又传来了声音:“喂,你到底是谁?”


  这次我没急着把手机抢回来,因为我看到花花正拿着手机,放到自己耳朵边,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,花花居然流泪了。


  我看到它嘴巴张着,发出了一阵悲鸣声,拿着手机的那只手都在颤抖。我感觉到不对劲,把手机抢过来一看,发现居然还是刚才拨通的那个电话号码。


  “你好,小孩子调皮,打错电话了,不好意思打扰了。”说完,我就准备挂断电话。


  “等一下……等等,先不要挂。”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
  “花花?是你吗?花花,我的女儿……”男人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,让我心里一惊。


  小猴子听到这声音时,情绪特别激动,一把抢过我的手机,放在耳边听着,嘴巴里发出了沙哑的声音。


  它竟像是人一般流下了眼泪,泪水滴答滴答落在地上,楚楚可怜的望着我。


  接着,它做了一个让我十分不能理解的动作,它放下手机,使劲撕扯自己的皮毛,硬生生把身上的毛都拽掉了。


  我没有阻止它,我觉得很奇怪,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吧,花花身上的毛已经几乎拽下来完了,但是它却没流血,好像也根本不疼似的。


  “喂,说话啊,你到底是谁,你把花花怎么样了?”


  那个男人一直在喊,带着哭腔。我寻思着,不会只是巧合吧,这只猴子叫花花,那个男人的女儿也叫花花?


  猴子把身上的毛全部拽了下来,我走近一看,忽然发现在它背上,有一道很长的伤疤,从脖子处一直延伸到尾骨。


  猴子双手背在身后,接下来做了一个让我头皮发麻的举动。


  它居然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皮剥了下来,露出了皮下那猩红的肌肉组织!


  我早已吓得腿发软,坐在地上不敢靠近一步。这一幕发生的太过于突然,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看到这一幕,换做任何一个人,也会吓一跳的。


  猴子把自己身上的皮扯下来之后,慢慢转过身来向我走了过来,或许是身体虚弱的原因,也或许是太累了,忽然我眼前一黑,人竟昏了过去。


  不记得自己昏睡了多久,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那只猴子已经不见了,昨天那个警察正站在我房间窗口跟前抽着烟。


  见我醒了,警察对我微微一笑,走过来递给我一支烟:“怎么样,你没事吧?”


  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昨天晚上……我好像看到一只猴子……”我努力回想着,想起来还是一阵后怕。


  警察帮我点上烟对我说:“不用担心,那只猴子已经得救了。而且你绝对想不到,它根本不是猴子,而是被人贩子拐走的小孩儿!”


  “什么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惊讶的猛的站了起来。


  民警告诉我,昨天晚上,他们也发现了端倪,那些猴子躁动不安,居然相互撕扯对方的毛发。等到他们赶过去阻止时,已经有几只猴子身上的皮都扯了下来。


  很快他们就发现,原来猴皮下面根本就是小孩儿的身体!


  他们连夜审讯犯人,终于知道了真相。原来那些可恶的人贩子居然给小孩儿身上套了一层猴儿皮,一路上以表演猴戏儿掩人耳目,想把这批小孩儿贩卖到偏远地区。


  我很是惊讶:“这么说,花花也是人类小孩儿?”


  “不错,她已经和父母团聚了,你放心,他们伤的不重,在医院躺几天就没事了。对了,花花让我转告你,有时间的话,去医院看看她,她有话想对你说。”民警说完,就递给了我一张医院的名片。


  “没什么事,我先走了,再次感谢你协助我们侦破了这桩悬案,非常感激!”我与他握手道别,送他离开。


  然后我一刻钟也没停留,立刻打车去了那家医院。来到前台一打听,就问出了花花所在的病房。


  推开门,就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白净的小女孩儿,女孩儿看到我很激动。她的父母也在,两人看到花花的眼神,就立刻明白了,赶紧跑过来跟我握手:“您就是王先生吧,太感谢您了,我们都听说了,要不是您,花花指不定被那些坏人带到什么地方去呢,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!”


  男人声泪俱下,女人也是哭的说不出话来。等他们情绪好点了,我才走过去看望花花:“小妹妹,你已经安全了,不要害怕,好好休息,等身体养好了,就跟爸爸妈妈回家好吗?”


  她笑着冲我微微点头,看着她那几乎溃烂的皮肤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


  花花的父亲告诉我,人贩子简直不是人,他们不仅把抓来的孩子伪装成猴子演出,还用一种药水把他们毒哑了!

  医生说,外伤能医治好,不会影响容貌,但是他们将永久丧失语言能力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